第125期- 主題企劃-專題篇:人性解放,重塑家庭


婦女解放運動

1960年代從美國啟動的婦女解放運動本意很好,是勢在必行的兩性平權運動。但它多被認為只是著重在為婦女爭取平權,更被誤導為「婦女要像男人一樣」、「男人做的事,我們女人也可以做,而且可以比他們做得更好。」


這些訴求激勵婦女從家庭走入職場,「職業婦女」被形塑成婦女解放運動的典範與目標,而導致有些職業婦女最終落入另一類不自主、不自由的陷阱。此外,婦女解放也被一些男士扭曲,而產生偏激消極的反應,認為女人既然要抗爭、要競爭,要像男人一樣,便要求妻子:「出去賺錢養家!」「做愛時,妳主動!妳在上面!」


婦女就業和男人一樣,皆是發揮人力和才能、貢獻社會的重要資源,並且夫妻都應該兼顧家庭與職場,極力取得兩者的平衡。否則,會造成很多個人與家庭問題。


果然,有些婦女察覺到,她們誤以為隨著潮流走入職場,就是婦女解放的惟一訴求,一味地投入職場後,反而陷入了另一種束縛。1990年代,有些職業婦女因此鼓吹,妻子在個人的自主、自決之下「走回家庭」(Swing Back Home)。她們認為婦女也可以欣慰且得意地選擇在子女幼童期間,或更長期地在家承擔較多責任,並享受個人及理家的成就。


我個人認為,除了免於男性的歧視、暴力、壓迫,兩性平等共榮、平權共享之外,爭取女人自主、自決的權利,才是更根本和重要的婦女解放訴求。懷恩和我結婚已進入第51年,在我們的婚姻裡,她一直都過著自主和自決的個人、家庭和服事生活。多年來,我們一起服事,她甘心樂意地參與和配搭。這期間她最主要的角色是選擇盡責又享受「理家」(Home Making)的樂趣與心得。多年來,懷恩活出了正確、積極又成熟的「解放精神」。


解放需代價非犧牲

我們夫婦一起主領很多屆家庭營,營會中常有輔導姊妹們的機會。有的姊妹決定「犧牲」自己,離開職場理家和養育孩子。這種情況有些是事先丈夫同意,也有些是丈夫當初並不很樂意妻子作全職家庭主婦。無奈的是,一段時間之後,她們遭受不小的委屈甚至傷害,當需要家用時,丈夫甚至嫌她為甚麼不再出去賺錢。這對於原本有高學歷和收入的婦女,非常難以忍受,覺得很沒有尊嚴,不值得如此犧牲。


妻子若說:「我回去工作,孩子怎麼辦?」先生說:「可以把孩子帶回老家給長輩照顧啊!」其實,如果是出於妻子的有心,再加上夫妻一起做的決定,願意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專注陪伴和養育,是很值得肯定的夫妻共識。


我們不是鼓吹「婦女走回家庭運動」,也很了解,從職場走回家庭,對妻子有很大的衝擊,對家庭經濟也有不小的影響。若是夫妻一起做此抉擇,就不要認為是無奈的犧牲。若真的感到「犧牲」,夫妻同心協力彼此扶持,一起體驗「選擇犧牲、享受犧牲、值得犧牲」。


男人也需要解放

回顧歷史,女性解放運動興起初期,本就應該同時強調、激勵和幫助男性參與男人解放運動。一般而言,如果夫妻兩人同意照著傳統的方式經營婚姻及家庭生活,也是好事。若只是婦女解放了,在夫妻關係中反而易引發彼此間的緊張與不滿、對立,甚至難以一起生活,最後分道揚鑣。


頗受關注的蓋茲夫婦Melinda和Bill於2021年結束 27年的婚姻。從公開宣布中,可得知他們分手的主要原因。Melinda說:「我們的後半生,無法在一起成長中生活。」她從大學時代,就是婦女解放運動、新女性主義的推動者,她從結婚後,一直希望且努力幫助 Bill一起成長(解放),享受更親密的夫妻及親子關係,但 Bill至終沒有積極的決心,所以在孩子都已成年時,他們選擇分手。


恩師的例子:我在美國 Claremont School of Theology(CST)進修時的恩師Dr. Howard Clinebell是教牧心理學與輔導及家庭輔導領域一位知名的先驅者及泰斗。五十多年的臨床和教學生涯中,出版了27本書,其中有幾本被廣泛使用為專業教科書。


一次上課時,教授突然感傷又懇切地請幾位教牧學博士生(D.Min.)為他的婚姻禱告,因為師母Charlotte Holt已經提出要跟他離婚。


他在教書之前,曾經是教會的主任牧師,夫妻一直過著傳統式的婚姻生活。師母在孩子長大後,走入婦女解放領域,並取得輔導碩士及教育學博士學位(Ph.D.)。這段期間,她想要的婚姻生活是從傳統(師母角色)轉變成解放(親密朋友)。教授尚無法接受及配合之際,幾乎和所有男人一樣,受到極大的困擾、挫折而感到不滿。


難得的是,教授最終放下身段,虛心接受妻子的開導和協助,親嘗「男人解放」,一起進入婚姻得解放的新境界。十年後我回到母校,攻讀另一個博士學位(Ph.D.),好幾次和他們夫婦相聚時,發現他們的關係真是一對親密的心靈伴侶(soul mate)。這期間,他們還從長期的切身體驗,一起合寫一本很受肯定的專書The Intimate Marriage(親密婚姻)。


個人的例子:1976年,我在CST選修的第一門課,由 Dr. Holt教授,她使用自己剛出版的著作Counseling for Liberation(解放輔導)為教科書。


第一堂課,她先要每個學生分享為甚麼要修這門課。我說:「因為我很敬佩又崇拜Dr. Clinebell……,我決定來這個神學院,也是慕他的名而來……。」課後,一位老同學善意警告我,在她的課中要小心發言。師母的課對我這個從臺灣來、在輔導領域中有多年經驗、自認比其他男士已經先進、開明很多的人來說,可說是一系列的震撼教育。


難得的是,某一次去老師家,她跟我說:「我和 Howard教過的男博士生中,很多人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都沒有你一年中的成長。」恩師幾年前83歲去世後的第三天,師母來電說:「Howard去世前,已和我討論並交代,在他的告別禮拜中,指名要你代表他教過的學生(博士生就超過五百人)致慰詞。」對我個人而言,這是何等的榮幸。恩師夫婦的偉大,不只在專業和學術上的成就,更是在生命和婚姻生活,深深地影響學生,特別給我的生命、婚姻、家庭及服事,帶來很大的祝福。


兩性的解放

婚姻和家庭的重塑與更新,建立在個人及夫妻一起解放的基礎上,才能帶來一起改變與成長,一起分擔責任與壓力,一起維護與享受婚姻和家庭生活。兩性解放符合性別平等的觀念,進而促進個人生命、家庭關係和職場共事都受惠。Dr. Holt在上課中指出做過的研究報告:在兩性解放、性別平等的國家,幸福指數較高,公司企業離職率較低,婚姻關係和家庭生活的滿意度也較高。


我欽佩 Dr. Holt。她不是走狹隘偏激的婦女解放路線,而是致力於幫助婦女和男士破除障礙,邁向豐盛生命的成長之旅,也就是人性成長、生命改變,進而促進夫妻一起解放,使得夫妻二人一起重塑更美好的婚姻和家庭。


聖經的範例:新約聖經有六次提到一對夫婦,百基拉和亞居拉,他們很受使徒保羅和信徒們的肯定與敬愛。更難得的是,聖經每次都同時列出兩人的名字,其中四次妻子百基拉的名字還特別放在前面。可見不只妻子是一位解放的自主婦女,她的丈夫也一定是一位解放的新好男人。他們一起理家、一起經營織帳篷生意、一起服事,也一起牧養教會、扶持傳道人。這在兩千多年前的世代是絕對「異類」。


解放的歷程:從(From)……到(To)……

公元前 1500年左右,在埃及為奴 400年的以色列人,終於苦等到上帝差遣摩西引領他們出埃及。然而,以色列人從埃及被解放出來後,卻在曠野飄流40年,才進入迦南應許之地。走過解放的歷程需要時間,很少人是直接從埃及地跳入迦南地。不論是女人、男人,以致兩性解放運動的推展,都必經過這三種歷程:埃及為奴之地―受苦、壓迫;曠野流浪之地―徘徊、困惑;迦南應許之地―自主、自決。


男人解放前的「埃及地」(特別在亞洲)

男人的文化―工作、應酬、醉酒、色情、外遇、暴力、競爭。

男人的迷思―不落淚、不認錯、不示愛、不示弱、不管家、不服輸、不求助。


男人解放後的「迦南地」

男人解放後的「迦南地」就是成為新好男人,進而在家庭中成為好丈夫、好爸爸、好兒子,在教會和職場上成為好同工、好同事。新好男人就是將心歸家享最愛的愛家人;Cool老爸就是有情有愛、有笑有淚的守家人。韓國人推動「好爸爸學校」的一句口號:「爸爸活過來,家就活起來!」是的,男人解放,爸爸就活過來,家就活起來。

以我個人為夫為父的親身體驗,男人最幸福和感恩的角色就是「丈夫」!而男人最榮幸和驕傲的身分就是「爸爸」!遺憾的是,不少男人卻哀歎:「苦啊,我是一個爸爸!」他們自責地告訴孩子:「以後別像爸爸這樣!」真愛家庭協會的好爸爸事工,幫助男人成為好爸爸的具體目標就是:「感謝主,我是一個爸爸!」「孩子,我要你以爸爸為榮。」


整全的人性解放

後現代偏離的物質主義導致人性物欲化、關係非人化,因此整全解放運動的終極歷程必須強調「人性解放」。女人解放和男人解放著重在個人生命更新成長,兩性解放著重在兩性關係的突破與更新,而人性解放則是所有解放的核心、主軸和基礎,最終影響家庭重塑及社會和諧。

何謂「人性解放」?簡單地說,就是恢復人性的本質。而人性的本質,就是活出有神形像的有靈人屬性。聖經創世記說:「上帝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1:27)「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2:7)約翰福音裡,主耶穌說:「我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10:10)


人性四種本質

人是無價―珍愛生命、尊重生命、彼此相愛。

人是全人―生命包括身、心、群、靈的整合。

人非完美―人本有罪,會犯錯,要彼此包容。

人可改變―人雖非完美,但能改變,會成長。


人際四種屬性(以男、女為例)

獨特性―個別的男人和女人有差異的獨特性。

相似性―同族群的男人和女人有一些相似性。

共同性―所有的男人和女人有集體的共同性。

人 性―男人和女人最一致的本質就是人性。


人性解放與家庭重塑

依照上述人際四種屬性,人際之間的相處互動,應該先建立在以人性為本的基礎上,再強調彼此的共同性和相似性,進而尊重、欣賞個別的獨特性,才能和平共存、和諧相處、互相肯定、彼此珍惜、分工合作、同心協力。

以人性為主的解放,才是各種解放的基礎和終極目標。反之,以獨特性為主的解放,因過度強調獨特性,最終易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優越感、排斥、對立、歧視、壓制,甚至迫害,如二戰時納粹殺害猶太人。


以男女或夫妻互動為例,男女的「獨特性」是兩性之間最小而不是最大的差異,「人性」則是最大而不是最小的一致。婚姻關係互動中,如果夫妻強調的是男女各自的獨特性,而非一致的人性,彼此關係容易造成疏遠(圖a)。許多夫妻結婚後,忽視以人性的本質為關係的基礎,夫妻關係也難以親密(圖 b)。

如果只有女人解放,妻子希望在婚姻關係中多強調人性本質,丈夫卻不願一起經歷男人/兩性的解放,彼此的關係不只是不親,最後還有可能如 Bill和Melinda般分道揚鑣(圖 c)。若兩性都一起解放,即便兩性仍有獨特性差別,但是兩人一起努力,跨過性別差異,達到人性的解放及結合,則可如 Howard和Charlotte,個人及婚姻都在不斷的成長中,使得生命更豐盛、夫妻更恩愛(圖d)。


各種解放運動最根本和終極的議題是恢復人性本質,活現有上帝形像的有靈人。恢復人性本質的過程,先從脫去舊人、穿上新人,進而生命蛻變,成為新造的人,最終重塑合神心意的婚姻、家庭、教會、職場,和社會生活。


21年來,真愛家庭協會很榮幸和感恩地提供了17項家庭事工:EQ、好爸爸、婚姻、親子、單親、性別關係、家庭職場,以及中、老年事工等等。每一項事工的標竿,都盼望先促進個人生命的改變和成長,從經歷個人、兩性和人性的解放,進而重塑婚姻、家庭、親子、職場等各種人際關係。看到歷年來已有許許多多有識之士參與這樣的事工,而帶來個人的生命更豐盛、家庭更健康、職場更精彩。


個人省思/問題討論

1. 你對男人需要解放的男人文化和迷思有哪些體驗或觀察?

2. 你覺得「男人解放」最主要的障礙是甚麼?女人能怎樣協助?

3. 請分享因為只有一方解放而導致夫妻關係緊張、不安……的實例。

4. 分享人際經驗中因為特別強調獨特性或人性而造成不同的結果。

5. 完成以上的省思或討論後,請再次閱讀本文,並分享還有哪些感想、心得、反省和期許。


回應:從解放到重塑(胡慧玲副會長)

家庭治療大師薩提爾(Virginia Satir)認為,每個人的行為表現都只是冰山露出的一角,而且都是各人在應對更深層情緒的展現。這些深層情緒背後又是從各樣的主觀信念、假設和預設立場而來的感受,再往下還有對自己、對他人及從他人來的期待,更深一層則是每個人的渴望被愛、被接納、認同、價值,及自由,最終達到人性的核心。


誠如葉會長在本文中所指出的,婦女因著長期在傳統文化和家庭環境中不能滿足個人的期待、得到肯定和自主自決,而感到需要解放運動,希冀能平等地享有被尊重及自由發揮天賦。只是,與此同時,男人常會因著過去的文化傳統和觀念,而在兩性互動上產生許多矛盾、不適應與不滿。


故此我很同意,男人、兩性及人性,都需要從過去不當的觀念、期待和壓制上有所解放,才能在真理與真愛的基礎上,最終達到男人與女人更彼此認同、尊重和享受親密的互動,一起活出人性的本質和屬性,共享更豐盛的人生和健康的家庭。


真愛家庭協會的多項事工,正是努力從各管道來關懷、教導、輔導、重塑,好幫助個人與家庭恢復合上帝心意的人性及其榮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