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期- 真愛分享-成長之路: 縫補心靈的缺口


新衣=幸福?

小時候,幸福就是一件件漂亮的新衣服,裹著媽媽的愛,戴著對美的啟蒙,還披著被注目時的一抹驕傲。悄悄然,藏進心靈深處!

那時,還是1980年代。生活算不上富裕,不過,絲毫不能攔阻媽媽打扮女兒的那分熱情與執著。

還記得,約莫六、七歲的時候,媽媽找來裁縫,為我量身訂做了一套紅色的小西服套裝。頭上斜扣著一頂水藍色的禮帽,再配搭著一個高領絨毛的脖套。在不大的縣城裡,媽媽帶著我,走到哪兒,我就成了哪裡的焦點,吸引無數艷羨的目光。

漸漸地,我長大了。

我與媽媽打發時間的惟一方式,就是出入商場,挨個兒門面地看衣服、買衣服。逢年過節,我最期待的禮物是新衣服;媽媽出差,我最盼望的也是新衣服的驚喜。不知不覺間,新衣服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分不開,也不能分開。

記得初上大學,校園生活可豐富多彩了。然而最亮麗的色彩還是從市面上買來,又被塞進衣櫃裡的那一件件新衣服。只是這時,少了媽媽的陪伴,不過,媽媽寄來的錢與叮囑,常常讓我再添一件新衣裳。

第一個學期,因著成績的優異,順利拿到一筆獎學金。那時的我,回報媽媽的方式,也是衝進商店,精挑細選了一身套裙,將所有的錢花了個精光,沒有一點心疼。我自豪地將衣服送給媽媽時,媽媽哭了,不過,是帶著笑的,還有深深的滿足。

畢業後有了工作,有了收入,也有了另一個身分―月光族。那個「光」,一如既往地給了華衣美服,而且越買越貴。我想,帶著父母出入高檔商店消費,是一種孝順,是一分愛;別人有的,我也要讓媽媽擁有。甚至花盡了一個月的工資,就是為了給媽媽買一件衣服。刷卡的當下,心裡充滿驕傲,還帶著幾分炫耀。

跨過那道牆

後來交了男友。他是基督徒,生活節儉,寧可花錢為路邊的遊民買條褲子,也不捨得為自己添一針一線。於我而言,他像一股清澈的水流,帶著愛情湧入我的心房。那時,我欣賞他的品行,羨慕他的節制。

然而,婚後卻經歷到兩種生活形態的激烈衝擊。曾經被欣賞的節儉,婚後解讀為吝嗇。他不買衣服,我就為他買。結果換來的不是感謝,而是疾風驟雨般的爭吵。

一來二去,我學習尊重丈夫,也不再插手他的生活方式。可是心裡並沒有感到輕鬆,二十多年構築的美衣世界,似乎開始搖晃,甚至要瓦解。真是痛苦!丈夫帶我信主後,也意識到自己需要改變,需要跨越心中的那道牆。

當時剛好流行一個網路新詞,叫「剁手族」,意思是因為每次都控制不住消費,只好用「剁手」的方式才能停止。這是帶著自嘲與調侃的說法。

現實中,若真想摘掉這頂「剁手族」的帽子,可並非易事。而且越在意這個行為,就越無法控制;甚至露出猙獰的面目,猶如一隻看不見的黑手,扼住我的喉嚨,讓我無法喘息。

說得難聽一點,那是一種「癮」,一種被包裝了的「癮」。

不再是偶像

我掙扎著,思考著,力圖改變生活的策略―

本來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先打開電腦,瀏覽美衣一番,下幾個單,然後才開始工作。後來為了克制衝動,先把想買的東西放在購物車裡,過幾天再付錢,甚至付錢之前,也再做一番取捨,盡量刪去一些不必要的東西。可是,總是沒有辦法做到完全清空購物車。再後來,乾脆克制自己打開網頁,只在下班途中從地攤上淘一些衣服。

這個過程持續了許久。慢慢地,添購的衣服由昂貴到便宜,由多到少。這可是生命的蛻變,我為自己的改變欣喜。可是,衣櫃裡缺一件衣服,是我躲不開的感受,彷彿心裡有一個洞,永遠填不滿!

如果說這尚且算作溫柔的斷捨離,那麼跟隨丈夫踏上異域求學之路,便是一場斷根式的割捨。甚至來不及反抗,只能無奈地適應。

沒有了新衣,世界都灰暗了。

好在沒多久,便得知學校裡有一間小倉庫,裡面陳設了別人免費捐贈的二手衣,可以隨意拿取。第一次造訪時,我暗自嗤之以鼻。心想,我可不要穿別人穿過的衣服。所以,空手回去了。

之後又在同學的陪伴下來過幾次,也是看看,然後走掉。

又過了一陣子,同學為我挑挑揀揀,選了幾件適合我的送到家裡。我半推半就,趕緊扔進洗衣機,烘洗一番。

沒想到這次被動的經歷,讓我越過了自己心裡的那道防線,不再排斥穿二手衣,並且漸漸穿出喜樂,穿出感恩。知道這些衣服雖是白白得來,但並不是沒有價值。這裡面,同樣裹著愛,一份來自他人的愛。

意識到這一點,每次拿衣服時,便開始感謝上帝,感謝那些捐贈衣服的人。儘管並不知道對方是誰,可是我願意默默祝福她。

說來奇妙,就這樣,華衣美服從我的神壇上走了下來,不再是我膜拜的偶像。

真正的自由

某天,丈夫神神秘秘地帶我逛街:「知道妳最喜歡衣服,這幾年都沒添一件像樣的,真是難為妳了,咱們今天不買不歸!」聽了這話,我鼻子一酸,嘴上一個勁兒說不用了,心裡卻是甜甜的。我,第一次品嘗到一份自由―不被美衣捆綁的自由。

沒錯!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曾經以為,「自由」就是做我想做的一切,買我想要的一切。結果卻是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如今,看似沒有往昔那般自由,不得不學習節制,不得不與心中的貪婪爭鬥,似乎不能隨意取悅自己了。可是掙脫了衣服的「枷鎖」,能夠感恩地生活,知道有衣有食就當知足。

幾年後,媽媽不遠萬里前來探望,知道我穿別人的二手衣,頓時一陣心疼。告訴媽媽:「我動了個『手術』!以前,我的心裡有個洞,要靠衣服填滿;後來,上帝縫合了我心靈的缺口,那個洞被補上了……」媽媽似懂非懂,看著我臉上洋溢的笑容,竟「噗哧」一聲,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