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期- 主題企劃-詩歌篇: 所有美善力量


所有美善力量都默默圍繞,奇妙地安慰保守每一天;讓我與你們走過這些日子,並與你們踏入新的一年。

這一年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刻,沒有紐約時代廣場的大蘋果,或《魂斷藍橋》的主題曲,也沒有閃耀夜空的煙火,或狂歡擁吻的人群。

我們安靜在電腦前,參加教會的網上跨年聚會,一起禱告唱詩,最後以〈所有美善力量〉這首詩歌,伴我們踏進新的一年。

這首歌在耳邊縈繞,溫暖與光明的歌詞,乘著優美的旋律,在心中迴旋,為新的一年譜出基調。

伴隨詩歌的影像,是黑暗中閃爍的燭光,點亮歌詞傳遞的盼望。眼前浮現一幅景象:作者在溫暖家中,沉思於燈下桌前;在歲末之際,緬懷美好過去,期盼光明未來,俯首寫出對上帝的感恩。

然而,上網搜尋後赫然發現,這首詩的背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沒有書桌燈台、沒有家人環繞,只有四面灰牆,及門外獄卒。潘霍華寫這首詩時正身陷囹圄,在納粹囚禁下已近兩年。

潘霍華是德國牧師與神學家,在希特勒時期,為堅守真理,公開反抗納粹政權。他知道入獄是遲早的事,但因忠於上帝呼召,願付上任何代價―監禁、酷刑,甚至自己的生命。而惟一牽掛於心的,是他對家人的思念,特別是摯愛的未婚妻。1944年聖誕前夕,在狹窄陰暗的囚室中,他拿起紙筆,寫信給未婚妻及家人;深藏心底的感觸泉湧而出,寫成〈所有美善力量〉,作為送給他們的聖誕祝福。

潘霍華明白前景晦暗無望,生命旦不保夕。然而,回顧過去一年,他筆墨中仍滿了信心:「儘管過去的年日折磨心靈,艱困時光重擔壓迫我們,主啊!拯救飽受驚嚇的心靈,以那為我們預備的救恩⋯⋯」

牢房的黑暗,無法熄滅心中的燭光,局勢的艱難,壓抑不住內裡的盼望;死寂中,他聽到讚美頌歌的迴響,將它化成溫暖光明的詩句。他活在偉大真實的永恆中,超越了短暫有限的世界;他確知上帝與他同在,並經歷祂美善力量的奇妙護庇。

這是潘霍華所寫最後一首詩。隔年4月,他被納粹秘密處決。但生命的結束,卻非最後的終結。〈所有美善力量〉後來被譜了曲,成為膾炙人口的詩歌。潘霍華的生命與著作,把鼓勵與安慰,帶給許多身處困難的人。

過去幾天,在安靜獨處時,我常用這首詩歌默想。潘霍華的生命與歌詞交織,將黑暗中的光明、生命及盼望,隨旋律推進,充滿我靈深處。我反覆唱著,回首生命中或崎嶇、或險阻的高山低谷,心中油然升起無比感動!曾經,在最懼怕、最絕望的時候,我經歷了這美善力量的護庇。

那是十多年前在加護病房,我望著全身插滿管子的父親無意識地躺在病床上。第一次與死亡面對面,感到寒慄、空白、不知所措。夜晚,我睡在家屬休息室,房中瀰漫著恐懼與沉重,不時響起淒厲哭聲,悲歎人生無常。

每天清晨,我一面繞行院區,一面向主禱告。安靜中,我確知上帝與我同在,祂的力量掌管一切。當再次回到醫院大門,與熙熙攘攘的醫護人員踏進院內,我懷著篤定,面對一天的未知。

第二次與死亡面對面,並沒有更容易。

2011年一個夜晚,我從醫院停車場六樓,一層層慢慢繞下來;空蕩蕩的停車場只有我的車燈在緩緩移行。腦中盤旋著剛才醫師對丈夫癌症的宣判,眼前暗黃燈光倏然暈開。停車場一片寂靜,車內的我失聲痛哭。憂慮、驚懼幾乎將我淹沒了,我無助地向上帝哭訴,將承受不住的壓力對祂宣洩。

一陣哭泣後,心中突然轉為澄淨。開車回家的路上,一股新的平安與勇氣充滿了我。我確知有位全能者,在人生路上與我同行。

上帝已在聖經中向我們顯明,祂美善力量以及同在的應許:「耶和華的慈愛永不終止,祂的憐憫永無窮盡。祂的慈愛和憐憫每天早晨都是新的,祂的信實無比偉大!

我(耶和華)是你的上帝,我必與你同在,你不用驚慌也不用害怕。我必賜你力量,幫助你,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

疫情帶來前所未有的困境;新興問題與舊有沉痾層出不窮,許多人經歷了心靈折磨與重擔壓迫。在踏入歲末年終之際,無人能預期,接下來的一年會是漸入佳境,或有更多的磨難?在世局瞬息萬變、生命充滿挑戰中,我們當以何種心態來面對?

詩歌溫暖的樂音仍在播放,唱出安慰、勇氣與盼望。上帝的美善力量,將環繞著信靠祂的人,一同走過新的一年。

而我,願意一遍又一遍地唱:「所有美善力量都遮蓋,不論如何都期盼那安慰;在晚上早上每個新的一天,上帝都將與我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