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期- 真愛分享-真愛故事館 : 絕處逢生婚姻路(第一幕)


1950年代,在臺北被視為天之驕女的數千名北一女中學生裡,有位引人注目的少女。她品學兼優、口齒伶俐;她喜歡唱歌、跳舞、演話劇,是當時全省中上游泳比賽個人四式的紀錄保持者,也是公認的美女。

純純的愛

高一時她認識了「他」,高二開始純純地約會,到大三才真正成為男女朋友。他內向,她外向,兩人都喜歡讀小說、看電影、游泳和旅行。

榕生說:「每個女人都期望男友對她的愛,比她付出的愛更多。但我這位高、富、帥的男友,卻不善表達他的愛。一天,他要我幫一個忙,卻不告訴我為甚麼。他帶我去公園,掏出一些信,說是一個窮追他的高中女生寫的告白信,他要我出面讓這女孩看一下,證明他已有意中人了。那時我太單純,以為他只是利用我來驅散愛慕他的一群女性,卻不知這其實是他的另類表白。

「從開始深交,甚至到結婚前,心中清楚知道他不見得是適合我的終身伴侶,因為兩人都驕傲能幹、好強好勝。但我記得爸媽常說:『你們嫁娶貌美的人,生的孩子就漂亮;嫁娶智慧的人,生的孩子就聰明。』男友和我都才貌雙全,我們不是絕配嗎?」

大學畢業後,他必須服兵役,榕生先到美國佛羅里達州念碩士,然後去喬治亞州教書。1968年,認識十年後,他們結婚了。

「蜜月旅行回來後,他先開車送我回喬州,然後單獨回佛州繼續研究所學業。那天晚上,我聽到有人輕敲我的窗子,是他,興高采烈地說:『我們的結婚照洗好了,我知道妳迫不及待要看。』原來他為了讓我看婚照,又從佛州開車四個半小時回來。這是我對新婚時期極甜美的回憶。」

童話背後的真相

決定嫁他時,榕生曾立志要作賢妻良母,所以婚姻初期,她盡量順從先生。但婚後不久,即發現他有控制慾,用妻如用兵,還有大男人主義,常使出四張王牌:「不知道」、「不相信」、「不願意」、「不妥協」。然而,她也不是省油的燈,兩人常針鋒相對,唇槍舌劍。

「先生曾讓我恨他恨到不行。例如:老大是我吃避孕藥時懷的,他一直要我拿掉,我拒絕。懷孕九個半月中,他每天都給我臉色看,讓我哭。1971年老大出生那天,他下班後先去嬰兒室看女兒,見到我第一句話就說:『妳不醜,我也不醜,為甚麼我們的baby這麼醜?』從此每天他下班回到家,都不去看她,直到雙眼皮、酒窩出來了,會跟他笑、說話,才開始理睬她。

「那時他在IBM上班,我在大學教書,可是孩子和家中的大小事全要我一手包辦。

「1974年生完雙胞胎後,我只剩88磅(40公斤),走起路來像在雲上飄一樣,孩子和家中的事仍由我一手包辦。先生要我繼續上班,計畫把雙胞胎送回臺灣讓他媽媽照顧。為此我天天哭,新仇加上舊恨,被診斷患了抑鬱症。」

榕生一向認為自己的成就都是靠努力和敬業而來,常沾沾自喜,自信滿滿。外貌和能力可使她驕傲,榮華富貴卻不能填滿內心的空虛。每次遇到挫折或打擊,她就消極對峙,怨天怨地,沮喪焦慮。那幾年,日子盡是無奈、無力和無望。

最好的決定

在撫養三個孩子的過程中,榕生常常感到孤獨無助。有一天,路過一間基督教堂,看到上教堂的男女老幼都著裝整齊,和樂融融,似乎是上帝特別賜福的人,因此決定把孩子帶到教會去。自己不見得能相信耶穌,但孩子們可以相信就好。

那時先生並不反對,他不信上帝,但教堂有關於家庭、婚姻和養育孩子的電影或演講時,他都會參加。就這樣,她和孩子們在教會裡逐漸成長。現在看來,把孩子帶去教會是她一生中做過的最好決定。

「1984年,我走過人生中最艱難的歲月,在六個星期內,我經歷了三個重大手術。第三次手術前,我和先生都擔心癌細胞可能已經進入淋巴和血液系統,擴散到全身。那天晚上,我突然明白了聖經詩篇62篇 5~7節:『我的心哪,你當默默無聲,專等候神,因為我的盼望是從祂而來。惟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 。』於是我第一次跪下禱告:『天父,我錯了,求祢寬恕、憐憫我,醫治我。我承諾:手術後,我要向世人宣告祢是我的救主。』手術果然很成功,兩個月後,我受洗了。這是神奇的療癒之旅,不單單是身體上的,也是心靈上的。然而,我仍用『以牙還牙』的直接情緒反應與先生互動,兩人的關係仍是晴時多雲偶陣雨。

「先生 60歲生日那天,我暗地邀約了五十多位親友,為他開一個驚喜派對。我把自己打扮成瑪莉蓮夢露,戴上金色假髮,穿著白色露背裝,臉上點顆美人痣(雖然我點錯邊了),突然出現他眼前,性感地為他唱〈祝你生日快樂〉。他果然又驚又喜,還大方地當眾吻我!但這招只如杯水車薪,無法徹底解決我們的婚姻問題。

「一天,我們找了婚姻諮詢師,期待十堂輔導課能改善我倆的互動。上第八堂時,先生、我分別和諮詢師談。她告訴我:『依我看,妳只有兩個選擇:離婚,或忍耐再忍耐。他剛愎自用,總是認為問題都是別人的錯,自己不需要改變。』『可是我不想離婚啊!』『妳必須問他是不是想離婚。』『我……我不敢,妳問他吧!』結果,先生居然理直氣壯地說:『既然我們已結婚這麼多年了,我想再給她一次機會。』

原來他如此愛我!

「五、六年前,在一次爭吵中,怒火中燒時,我做了一件極愚蠢的事,讓先生吃很多苦。出事時,他沒怪我,反而擔心我的安危,擔心我會過分後悔自責,就馬上通知兒子來陪伴照顧我。事後,他不曾找我算帳,好像這事根本沒發生過。

「像一根刺從眼中拔掉了,我的視野突然一亮―原來這個『愛妳在心口難開』的鐵漢,是這麼愛我!他 EQ不高,老愛講令我不爽的話,但我也半斤八兩,自我中心,常踩他的痛腳。我向上帝認罪,決意從那天起,要無條件地愛他,不離不棄地愛他,還要天天為他禱告。當我謙卑下來,上帝就給我智慧,來處理我們之間的衝突。奇妙的是,本來極負面的這件事,竟然產生極正面的結果,這完全是上帝的憐憫和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