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期- 主題企劃-實例篇 :不管「她」或「他」,都是我寶貝!


我們的家庭生活原本平安美滿,兩個女兒從小在教會長大,也一直品學兼優。

老二活潑外向,在高中非常受歡迎,連任了四年的班長。在最後一年,她似乎開始有了改變,只是我搞不清楚是甚麼原因。大學第一次暑假回到家,帶了女朋友回來,原來她成了同性戀。就在這個暑假,她第一次鬧自殺,醫師診斷為憂鬱症。我們家從此陷入一場大風暴,怎麼也走不出來,生活充滿了黑暗。

勞苦重擔,力不能勝

我們家老二一直是留著長髮,喜歡穿裙子,在高中舞會或是 prom(畢業舞會)都會化妝打扮得美美的,十足女孩子氣。從小到大,我從未察覺她有性取向的問題,她自己也沒有提。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忙,錯過了她想要讓我知道的機會。

後來有一次她問我,如果她要和女朋友結婚,我會參加嗎?我嚇得不知如何回答,只說這是罪,不合聖經的教導,是會得罪上帝的。完了!從此我們的關係破裂,她不再叫我媽媽。後來她書也讀不下去,找了一個調酒師的工作,就搬出去住,結交了一群LGBTQ的朋友。也許我錯誤的回答是將她推向作變性人的導因之一。

成了變性人她更加痛苦,走在路上會被人打,處處受到歧視,參加家庭聚會親人們也以異樣眼光看她,一切的一切都使她更痛苦。我們居住的州大麻合法後,她吸大麻像需要吸氧氣,停不下來。

大麻使人癱瘓而且錢變得永遠不夠用,每次打電話來不是要錢就是出了問題來找我解決,看到是她的電話我就緊張害怕,可是每一次發生事情,我也總是像救火員般一馬當先去為她滅火。雖然禱告說:「上帝啊,祢能!」而我其實並未信靠上帝,自己擔著一切,真是勞苦重擔壓肩頭!

我尋求教會的幫助,可是得到的回應是:「我們了解,也很同情,可是不知道要如何幫助!」一臉的同情茫然。我將孩子的情形告訴小組、團契,請求代禱,有些人開始躲着我,甚至被告知這種事情不適合在教會公開尋求幫助,要懂得「教會文化」。

我每天不斷禱告,可是情形並沒有好轉,我想孩子和我都深深得罪上帝,這麼大的罪,是不是使得上帝遠離而任憑我們陷於罪中?我日日痛苦哀求上帝,孩子則選擇轉向尋求毒品和靈界的幫助。

天使出現,愛中陪伴

2019年底,孩子餓倒街頭被警察送到醫院,上帝存留了她的生命。我們想要她回家或是去戒癮,可是她說她永遠不要回家。2020年1月,她執意要離去,送她上灰狗巴士,我心痛如刀割,晚上睡覺時,想著自己有溫暖的床,可是孩子今晚要睡在哪兒呢?

我整夜流淚禱告,懇求上帝為她預備住處。上帝實在是充滿愛且有憐憫,那天晚上她到庇護所很晚了,已經沒有床位了,可是那裡的人居然肯送她去旅舘住,免了露宿街頭。

上帝不但看顧孩子,也對我有預備。多年來尋找一個支持團體,就在這時找到了「真愛使者團契」,終於有人能談,也能懂得如何支持我的感受。上帝又賜下一位禱告同伴,她真是天父差來的天使,我們素昧平生,她卻持續不斷地陪伴。她在上海我在洛杉磯,雖然時空不一,然而上帝的靈卻將我們兩個母親的心連在一起。從 2019年底至今,我們每個禮拜兩次為老二禱告,從未間斷。

2020這一年,孩子經過政府的幫助有了穩定的住處,並領到社安生活補助金,還有社工幫助。我終於得到一年的休息,不需要一天到晚擔心孩子的安危。在這一年,我有許多時間禱告讀經,聖經的話變得又真又活,我清楚知道上帝在對我說話,我和祂的關係越發親密。我知道只有上帝能改變孩子,我要學會放手信靠祂,我的心也漸漸不再痛苦、憤怒,而開始有了感恩,喜歡用聖經的話勉勵人。

等待夏娃歸來

2021年2月農曆新年孩子回家,我不再看她是一個變性人,而是我的女兒,她說我變了好多。送她上飛機時,她緊緊抱着我說,“Oh! I love you so much!"

她回家期間有一天正好是禮拜天,她問我可否和我一起去教會。這是十多年來頭一次她主動表示要去教會。當時我心中非常糾結,因為她的外表是個男生,到了教會怎麼解釋「他」是我女兒?最後我們一起去了。感謝牧師,他不但處理得很好,而且還送了她一本聖經。她好開心,把聖經緊緊抱在懷中。

當我似乎走到人生盡頭,知道自己甚麼都不能做,只能依靠祂,祂就讓我在禱告中經歷祂的信實。我感謝上帝一直保守孩子的性命,並讓我看到她開始回轉。誠如聖經希伯來書10章22-23節所說:「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上帝面前,也要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不至搖動,因為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我會繼續以禱告和信心等候孩子的改變。

當年給孩子取的名字是夏娃,是上帝所造的美麗女子,我會繼續等待她的回轉,也祈求上帝為她保留她的亞當。

掃描報名「真愛使者團契」(同性吸引者家屬支持群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