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期- 真愛分享-家庭與流行文化 : 你不愛,我愛!


「這是甚麼節目?……這七個女孩長得挺標緻的。」推開家門,看見女兒在電腦前如痴如醉地手舞足蹈,媽媽好奇地問。


「拜託,是男生啦!他們是全球娛樂界最有人氣的BTS防彈少年團!」

「男孩?!怎會這般脂粉氣、奶油味!……唱韓文的,妳怎知他們在唱啥?」

「媽媽咪呀!妳真是落伍,連 K-pop都不懂!」女兒一把抱起電腦,頭也不回衝進自己的房間。


媽媽一頭霧水,不懂已大學畢業的女兒,怎麼會……

K-pop源於韓國傳統音樂,1990年代逐漸融合了世界各地流行音樂的風格和流派,例如搖滾、爵士、聖詩,hip hop,R&B(節奏藍調),民謠、鄉村和古典音樂等等。加上多年唱歌 和 舞 蹈 的 嚴 格 訓練,由韓國少男或少女組成的歌舞樂團如雨後春筍,風靡東西方娛樂界,形成令人難解的流行文化風潮。


以號稱 K-pop霸主的 BTS防彈少年樂團為例,2013年出道,奮戰幾年後,大小獎盃不可勝數。2017年“DNA"一曲是 BTS第一支破十億點擊率的YouTube音樂視頻,首次進入美國與英國單曲榜。2018年,獲時代雜誌票選為世界100最受歡迎人物。最不可思議的是,直到 2020年 8月底才推出第一首英文歌“Dynamite",到 10月中在 YouTube上已超過四億人次觀看。2020年 10月 15日這樂團的母公司Big Hit Entertainment上市,每股115美元,七名23至28歲的BTS成員,每人身價達800萬美元。


BTS的歌迷後援會稱為 ARMY,2020年已達四千萬人,75%為女性。被稱為「鐵粉」的歌迷粉絲,在全球已多達一億三千六百萬,年齡從 八歲到70歲。對於一支罕唱英語的樂團,只靠 ARMY在視頻上義務翻譯,就能消除文化和語言的隔閡,登上世界娛樂音樂界的最頂峰,堪稱天下奇聞。


為了更多了解 BTS的粉絲,以及他們對 BTS的喜愛是否影響家人關係,本刊記者以中英文採訪 11位住在美國,包括亞裔及白人在內的男女老少粉絲,依年齡分三組:A組,18– 22歲,Alyssa, Annie, Maria, Max;B組,28–39歲,Kat, Kay, Sam;C 組,40– 45歲,John, Mimi, Sharon, Ting。


Q1. BTS有甚麼吸引你的特點?

11位粉絲列出的特點,最常被提及的有三:七人的性格和團隊的精神;他們的唱功和歌曲;七人的舞技和團隊的編舞。


BTS是我看過最熱情的樂隊。他們七人的個性都是獨特的、有趣的、可愛的、團結的,唱的歌曲總是傳播積極正面的信息,例如珍愛自己。視頻上,他們衷心感謝粉絲的支援,這種坦誠的溝通與親和力,是ARMY願意無條件效忠和服務的動力。2020年他們捐100萬美金支援美國BLM(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ARMY也跟著募款百萬匹配(match),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善行。 ― Annie


BTS的歌唱、舞蹈、傳遞的概念都有專業水準。他們不只有俊美亮麗的外表,更有深度內涵。七人各有特色,也都謙虛、勤奮,功成名就後懂得回饋社會,並藉著慈善活動和捐款喚起社會意識。我放心讓年幼的兒女看他們的節目。 ― Kat


音樂對我勝過一切,但是讓我願意成為ARMY的,絕對是他們的奮鬥史,以及輝煌的成功 ― 成為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K-pop團隊。 ― Sam


我小時候,長輩總是說男生必須彬彬有禮,不可跳舞。長大後,看到BTS俊男又跳又唱,他們很享受,聽眾觀眾更享受,我非常羨慕。他們的歌常有振奮、啟發、安慰的作用,總會觸動人心。 ― John


歌唱和舞蹈原是我的最愛。第一次看BTS跳舞,我馬上被迷住了,七人的舞蹈很有張力,斷點分明,動作切換很快,但七人又可以同時同步,超整齊,看來非常帶勁。而且有一些舞是結合現代舞和popping(機械舞),locking(鎖舞),特別吸引我。後來我主動去認識這七名成員,去看他們七年來所有的成名作,所有的舞蹈練習,和一些他們的成長故事,深覺他們都是很有才華、很努力的可愛男孩。 ― Mimi


Q2. 你去過BTS的現場演唱會嗎?多常聽他們的音樂?多常看他們的視頻?你還做過那些能顯示你熱愛BTS的事?

我曾買許多海報、燈桿,毛衣、鑰匙扣、貼紙和BT21襯衫等等。 ― Alyssa


我買過實用的產品,例如孩子的可愛玩具、桌巾、抱枕、碗、電腦滑鼠墊。一回,為了鼓勵和捧場,我花美金一千多元買BTS單曲專輯。 ― Kat


我通常每天步行和騎車兩個小時,在那段時間裡,我只播放BTS音樂,最喜歡的歌曲是“Home”。我每天看他們的視頻,也經常觀看他們的直播。 ― Annie


2019年,我總共聽BTS音樂228小時。我定期地觀看BTS節目,每週大約1-2個小時。為了表達對BTS的熱愛,我也購買專輯並成為ARMY正式會員。 ― Max


我和女兒通常在車上都會聽BTS的歌,短程長程都聽,越聽越有勁,不會睡著,小孩也是整程跟唱跟跳。我在健身房跑步時,整個小時都在看他們練習舞蹈的視頻,邊跑邊感受他們歌曲的勁道,可以愈跑愈有力,不覺累。 ― Mimi


Q3. 對於你迷上BTS這事,你的家人反應如何?誰的反應最強烈?你怎麼看待他們的反應?

我的父母沒有任何強烈的反應,他們非常支持我。當我看到喜歡的BTS商品,或有機會去聽BTS演唱會時,他們會為我感到高興。 ― Alyssa


起初父母很奇怪我竟然喜歡唱韓語的男生樂團,直到他們看了一些已翻成英文的視頻才了解。我認為他們的反應是相當合理的,儘管感覺他們對BTS有些偏見。我希望他們支持我,他們不必勉強裝得很有興趣,只要他們不拿我開玩笑就可以。 ― Max


當我向男朋友推薦BTS的歌曲時,他似乎非常願意聽。有時,他會坦言我太過分或太沉迷,但我對BTS充滿熱情,不讓他的觀點影響我的看法。我的家人不知道我對BTS狂熱,我希望他們能讓我繼續興奮和痴迷下去。能碰上令我熱愛的男生樂團是千載難逢的好事,他們應該會為我感到高興的。 ―Annie


我的家人並不感到驚訝,但是兩人說BTS成員看起來像女孩,我認為這無可厚非。 ― Maria


只要我合理地喜歡BTS,家人就沒有任何反對的理由。 ― Ting


我希望家人不會小題大作。成為鐵粉對我是很有意義的,但『鐵粉』這個詞彙不一定能把我定位。我父母並不知道K-pop或BTS是甚麼,弟弟倒是有點興趣,有時還會問我有關BTS的事。 ― Sam


老公沒那麼迷BTS,但他也很愛他們歌曲的勁,稱讚BTS是他看過跳舞最整齊有力的一團。然而,如果我們每天都繞著BTS轉,尤其是小女兒,他就覺得我們像花痴……。我還算知道怎樣適可而止啦! ― Mimi


丈夫剛開始有點吃驚,但他發現BTS的音樂不錯,只要不是一整天都播放,我也做了該做的事(我可以一邊聽,一邊洗碗),他就不追究,只要我高興就好。即使為了觀賞BTS在韓國發表新單曲的演唱會,我要熬夜不睡,他也能了解。 ― Kat


老公覺得我可愛又可笑,居然喜歡那麼年輕又自成一家的fobby boys。但他有空時,也會和我一起欣賞BTS的節目。我很感激老公,他給我很多空間,讓我享受作快樂又自在的女人。 ― Kay


Q4. 如果你已為人父母,你會贊成兒女去迷戀如BTS這種青春偶像嗎?

11位受訪人全投贊成票。B、C組中有 5位已為人父母,雖贊成,但也有附加的條件。

當初只因臉書上有BTS的影片介紹,我好奇地看一下,就欲罷不能了。既然作媽媽的也曾瘋過,我就不會禁止兒女追星,但迷戀要適度,該盡的本分要盡,還需注意沒有引人犯罪的陷阱。 ― Kat


我只擔心他們能不能分辨所追求的,有沒有暗藏足以危害身、心、靈的成分。 ― Sam


只要他們不花太多時間沉迷其中,我不介意。 ― Kay


只要青春偶像帶來的是正面的影響,歌詞沒有不當用語,本身也有好形象、肯上進,我就贊成女兒去喜歡,甚至結伴去欣賞。就像我們年輕時,也曾經追過青春偶像,這可能是成長過程中的必經之路吧! ― Mimi


我會用20年前父母對付我的絕招。如果女兒想得到BTS產品作為生日或聖誕禮物,我會成全她們。如果她們想花1000美元去看演唱會,我會先讓她們找到一份工作,並督導她們在薪水中取1/10奉獻給教會,儲存2/3在銀行,然後用餘款支付演唱會的費用。 ― John


特邀回應者:施玲羽 (前中天新聞主播,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同工)

家中住著兩位追韓星、吃韓式料理、跳K-pop舞蹈的少女,從旁觀察兩個沉浸於韓流的小老美,發現BTS文化現象頗有值得基督徒家長省思之處。


三座普立茲新聞獎得主、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曼在一篇〈談美國社會變遷〉的受訪中指出,美國人口結構已經產生鉅變,2040年,美國將成為少數族裔佔大多數的國家!


有別於上一代的移民父母,成長於多族裔、多文化背景的 Z世代年輕人,對於所處線上線下社群中的多元性早已習以為常。任何能夠與他們生命對話的藝術、音樂與文化,都會為他們帶來不可抹滅的影響力。


在寫給以弗所教會的信中,保羅強調上帝賜給教會肢體不同的恩賜。家庭也是廣義教會的一部分。試想,當父母能帶領全家在真道基礎上呈現多元化的經驗、智慧與觀點,在主耶穌的恩典下每個人得以培養及發揮恩賜,上帝的豐盛和榮耀將如何透過這個家庭團隊彰顯出來!


流行文化對於 80、90後,以及 Z世代的影響是多元、多方,而且是有機的,基督徒父母大可迎接挑戰,用熱情與活力進入兒女的世界,與他們共歌共舞,才能在他們生命中擁有話語權和心靈影響力。


此外,流行音樂有跨地域、跨文化的力量,主耶穌的救恩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分國界、不分種族,藉著無遠弗屆的網路科技,靠著聖靈的大能,每位基督徒父母若能鼓勵兒女效法BTS「鐵粉」的精神,成為神國的 ARMY,忠心熱情地將福音以在地化的方式宣傳並翻譯給不認識主的人,要將福音傳到地極,豈非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