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期- 真愛分享-家庭診療室 : 男人也有墮胎後遺症!


男人也是主角

目前在美國大約有25%的女性曾有過墮胎的經驗。其中約有三分之二會有墮胎後遺症(Post Abortion Syndrome,簡稱 PAS),造成這些人在身心靈各方面的傷害。所以在美國多年來就有很多機構或教會在幫助這些女性得到關懷與醫治。


但你有沒有想過,每一樁墮胎案例背後,都有一位男人的身影?他是胎兒的父親。據調查研究,約有一半的男人會陪伴女友或妻子去墮胎中心,以表關懷與支持。至於墮胎過程所帶來的生理壓力和心理不安,雙方如果沒結婚而各奔前程,通常男的會就此置身事外,然後繼續他的人生旅程,完成學業,也許跟其他人結婚,而忘記自己曾是一位胎兒的父親。


雖然男人在墮胎的過程中,也是主角之一,但絕大多數的男人不會去談去想,更不會檢視自己是否有墮胎後遺症。關於「男性與墮胎」的研究與報導文獻資料並不太多。因為絕大多數的人以為墮胎後遺症與男性無關。


真的嗎?若不是,該如何面對?讓我們從以下五個問題來尋找答案。


男人墮胎後遺症五問

Q: 如果男人因胎兒被打掉,而受到一些身心靈的傷害,為甚麼整個社會文化,包括教會機構,都不去探討和關心這個問題?


A: 有史以來,整個社會文化把墮胎的問題都歸於女性。墮胎的決定和隨之而來的過程也「理所當然」地是由女性來承擔。所以到底墮胎事件是否影響男性的身心靈,也就很順理成章地沒人去過問了。加上男人對這種事情,通常認為自己可以私下處理,而不去想或不敢去面對真正的感受。


自從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裁決墮胎合法後,近五十年來有很多關於女性的墮胎後遺症的研究資料。可是一般媒體、社會學研究機構、教會等,都對墮胎事件如何影響男性及男性的墮胎後遺症等課題,始終不加關注。


直到 2015年,加拿大才有第一次關於墮胎如何影響男性的研討會(Canadian Conference on Men and Abortion)。這是社會科學團體首次公開發表這方面的研究報告。近年來(2015–2020),這種大會沒再舉行過,也許再次證明整個社會對這個問題的冷漠態度。研究資料顯示,40%的男性,一樣受到墮胎後遺症的影響。可見,此議題絕對值得探討。


Q: 當一對男女選擇墮胎,男人也會經歷墮胎後遺症嗎?症狀是甚麼?

A: 根據近年來的研究,男人同樣有墮胎後遺症,其症狀如下―

1.無助感:感覺自己對骨肉遭殘害無能為力。有些甚至哀求胎兒的媽媽不要抹殺這生命,但遭對方拒絕。

2.悲傷:感到個人極大的失落;失去了親生骨肉,失去了當父親的機會,甚至覺得自己男人的尊嚴、魄力、剛強、保護的特質都被剝奪了。

3.罪惡感:感到自己未能負起保護胎兒生命的責任。墮胎後才真正了解自己是殺害胎兒的同謀。如果男性強迫或壓制女性去打胎,則罪惡感可能更為嚴重。

4.心理問題:當一對男女(無論是情侶或夫妻)經歷墮胎之後,多數人最深層的心底(soul)會感覺到,他們做了一件讓心靈不安的事。這件事會阻礙他們的溝通,使他們表達愛與關懷的管道阻塞。

5.吸毒或色情上癮:有些男人會用這些方法來紓解不安、沮喪、焦慮的情緒。

6.性功能障礙:包括暫時或長期的性無能或失去性慾。

Q: 有男性墮胎後遺症的真實案例嗎?

A: 當然有!以下是一些有案可查的例證。

‧想起被打掉的胎兒,一位父親這樣說:「幾乎每一天,一想到我是殺自己胎兒的同謀,就想大哭。雖然我已經在上帝的面前懺悔,但就是感覺不到生命的喜樂。」


‧另一位先生並不贊成太太把胎兒打掉,但盡力阻擋無效,傷心地說:「我的心都碎了,我從未感覺過這樣痛苦。因為這次墮胎,我們的家就這樣被摧毀了。」


‧有位太太如此描述她先生的墮胎後遺症:「自從我把胎兒打掉後,先生一直沒有饒恕我,他變得容易生氣,然後亂摔東西,甚至打我。有時一怒之下離家出走幾個小時,甚至幾天。」


‧有位父親這樣描寫自己的心情:「每次看著我們三歲的 Jimmy,我就聯想到我以前跟女友交往期間,曾經有過把胎兒打掉的痛苦經驗。若當時沒有犯下罪行,如今他將五歲了,可以做Jimmy的哥哥。Jimmy有時看到我神情不對,就問,『Daddy,你怎麼了?』後來這位父親參加了教會中專門幫助墮胎後遺症男性的小組。透過彼此禱告,扶持和關懷,得到了醫治。也因為知道上帝赦免過犯真理,使他得自由,之後他才可以真正地愛Jimmy。


‧另一位男性這樣說:「當我在醫學院念書時,曾同意女友把胎兒打掉,因為我們還沒結婚,學業尚未完成。後來我們結婚了,沒想到墮胎的經驗與失落,竟然隔絕了我們夫妻的親密關係。很幸運地,透過教會的支持小組,我們得到上帝的醫治和赦免。於是為這孩子取個名字,在禱告中從這件事獲得解脫,寬慰與釋放。」


男性讀者們,如果你以前有過類似的經驗,希望你盡快面對心靈中暗地裡背負的重擔。只要願意,你也可得到醫治,饒恕與自由。

Q: 如何幫助這些曾參與墮胎的男人得關懷與醫治?

A: 通常男性比較不會主動地去尋找醫治的管道。很多時候是當他們面臨人生危機和苦難時,才會去深思,因而進一步領悟到目前的掙扎,跟以前參與墮胎的經驗有關。以下是幾個建議:


‧介紹他們向專業輔導關懷機構求助。有些機構可提供線上服務。在美國,有如Restored Life, Abortion Recovery Network, Rachel's Vineyard Ministries, Ramah International, New Life Ministry等機構,專門幫助輔導墮胎後遺症的男女或其他家人。請打關鍵字即可在網上尋到聯絡資訊。


‧在臺灣或其他地區,就得在當地尋求教會或專業服務機構的幫助。

Q: 教會及機構如何幫助有墮胎後遺症的男人?

A: 如前所述,墮胎後遺症同樣影響著男性和女性,差別只在於影響的輕重和時間的長短而已。前面提到,在美國約有25%的女性曾有墮胎經驗,也就是說有同樣多的男性有參與了墮胎事件,只是男人一般不去想、不去談而已。所以從服務大眾的角度來看,這是教會與基督教機構不可缺的事工。以下是四項建議:

1. 教會的信息要包括對墮胎議題的探討和教導。

2. 與會眾談論關於墮胎的話題,指出其嚴重性時,不要忘記同時給這些有過墮胎經驗的男女恩典的信息―只要勇敢面對過去、悔改認錯,人人都有得到醫治、更新的機會。

3. 訓練領導者(尤其是經歷過墮胎事件的)來帶領墮胎後遺症的醫治小組。

4. 教導聖經的生命價值觀,如「生命從何時開始?」「為何要保護生命?」等課題。


莫讓祝福變咒詛

試想一下,每位男孩將來都可能是父親。我們當然期望這個男孩有位負責任的父親,讓他的兒子看到為父應有的榜樣,並從父母的夫妻關係中學到如何互相關愛和服事對方。同時在他的成長過程中,耳濡目染、潛移默化地學到人生應有的正確價值觀。


所以當他長大後,開始與女性交往時,能深刻明白:這是一個開始學習如何了解女性,和如何表達對異性關愛和服事的良機。在這種價值觀的引導下,男女的性親密,是上帝為婚姻中委身關係而精心設計的享受,而不是滿足一時的慾望和衝動。本來懷孕的消息,應該是在婚姻中多麼值得歡慶的人生喜事。可是現代人常把它當成阻止自我滿足、自我享受的不便與累贅。


世界上不必有墮胎,也不必有墮胎後遺症,更不需要抹殺這麼多無辜的胎兒。當然也不必看到這麼多的怨男怨女因墮胎而帶來的傷心和失落。這是人因自己選擇違背真理,墮落和自私的苦果。


每個胎兒和後來出生的嬰兒,都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精心傑作。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獨特的命定,可在人生旅途上發揮自己的天分,完成自己活在這世界的使命。


世界上最聰明的所羅門王這樣說:「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但願我們不要把上天的賜福,變成地上的詛咒。


✽臺灣「生命之光協會」可協助受墮胎後遺症之苦者。官網修建中,但課程資料等在FB可以看得到,請掃描 QR Code。

作者郭淵棐老師與妻子劉永齡老師為本會特約講師和資深家庭輔導。文中所引用數據都有文獻依據,若需要,可e-mail作者georgeykuo777@gmail.com索取資訊或進一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