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期- 真愛分享-真愛故事館:Amy的交響人生(第二樂章)



2003年 3月,暗夜終於到了盡頭,翹首望天,竟看到乍現的曙光。感謝上帝,感謝提供幫助的所有朋友,感謝探望的牧師、師母及弟兄姊妹,感謝醫療團隊,當然也感謝勇敢的兒子。當時所有醫護人員都說了相同的話:Steven是個神蹟!


兒子甦醒後,醫師添加更多復健項目。當時他的狀態如同新生兒,身體、心智都需要重新學習。譬如不能自行咀嚼、吞嚥,因此進食必須仰賴胃管;手腳的運用尚未協調,需要各式各樣的練習。


在醫院辛苦復健有了進展,Steven終於出院回家了!


驟成孤兒

家中五個孩子我排行老二。十歲時,母親在睡夢中因心臟病發離世。此後爸爸父兼母職,負起教養我們的重任。


11歲時,有天父親晚歸。我強忍著睡意,不肯上床睡覺,終於爸爸在午夜12點左右進了家門。見到父親、立刻奔向他、開心地抱著他。跟爸爸一起吃了簡單的宵夜,聊聊家常瑣事,他當時正準備升級考試,便打開教材,研習功課。我想陪伴卻打起瞌睡來。父親輕輕地拍拍我,要我上樓睡覺。


半夢半醒間,聽到父親的呻吟聲。我猛地坐起來,探頭進爸爸房間。黑暗中只聽見他所發出的奇怪聲音。爸爸做噩夢吧?要不要叫醒他?猶豫間,他已不聲不響。我驚恐地大聲哭喊,期盼父親能睜開眼睛看看我,可是他已不再有任何回應,就那麼一動也不動地躺著。


那夜,我目睹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


我們姊弟在短短一年內先後失恃、失怙,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只能隨風飄零……


慘遭凌虐

無從得知親戚間如何做出決議、父親定喪禮後,二伯父就領著們姊弟五人回去。或許二伯母無法接受這份強加的教育責任與經濟負擔,對我們終日惡言相對甚至拳腳相向,她要我們幾個大一點的孩子放學後便不停手地做家庭代工,似乎要迫我們賺足食宿費用。


除了做代工,二伯母還想出許多規定、限制。譬如不准我們使用家中厠所、只能用已廢棄的公共厠所;不允許使用家中浴室,只能在後院的露天走廊下洗澡。弟妹還小、或許並不在意、我和姊姊正處在發育期,怎麼可能在毫無遮掩的地方洗浴?於是一到洗浴時間便惶恐不安、深怕他人看見、隱私不保、活得沒有一絲尊嚴。


不知道二伯母為何心中滿是怒氣,而每每找姊姊發洩。當伯母惡毒地打罵時,總是令在一旁的我膽顫心驚。尖銳的聲音、刻薄的字眼、揮動的竹條,雖是對著姊姊、卻宛如冰雹打在我的心田裡、又冷又痛,卻無處可躲。我們哪裡錯了?該向誰尋求庇護?


天使與魔鬼

中學分班後、我因成績優異進入升學班,應學校要求,每天多上一堂課,晚一個鐘頭放學。伯母認定我逸樂貪玩,找理由不回家做工,於是放學後,只給我加了生水的白飯裹腹。夜裡入睡時,會覺得胃裡的酸水都要冒出來了,不知是因為飢餓、還是辛酸。


幸而同學吳秀琳得知情況,每天想方設法凑個十塊錢,好讓我能吃上一碗熱騰騰的陽春麵。這麼好吃這麼香的麵,填飽了肚子、也溫暖了我的心。事隔40年,我仍然經常想起秀琳、感激她雪中送炭,相信這是上天賜給我的第一位天使。


然而在家中,伯母卻變本加厲。中學三年級期末考那天,我正準備出門到學校溫習功課,怎料伯母強令我不許出門,就算我已朝著學校走,她還尾隨身後,拿掃把朝我後背猛然抽打,同時奪走我手中所有的書本,扔到屋外池塘裡。


我愣在那裡許久,說不出話也動不了,腦中盤旋著曾經享有的溫馨親情。多麼渴望能回到從前!然而眼前落水的課本殘酷地提醒著我、愛、幸福、快樂……,又只是遙不可及的夢。


紅塵的夢

在被壓迫凌虐的環境裡成長,我渴慕得到愛,嚮往能有幸福完整的家,苦苦追尋愛的感覺。心中既充滿對別人的羡慕和嫉妒,又自卑、自憐,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義,也不知道自己的價值。那時一心只想改造自己的人生,希望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可是,我又能做甚麼?


原以為童年的種種缺憾、悲傷,只要成人後夠努力,人生一定可以翻牌。我習得一技之長,自力更生,希望從工作上得到成就感。也走進婚姻,以為有了家就會有安定。但無論再怎麼努力,仍然不如意,依舊不滿足。


婚後一雙兒女相繼出生,我傾力追求並營造幸福的家庭生活,心想就算自己的童年百孔千瘡,至少要讓孩子們沒有缺憾。怎料當時經營代書事務所的先生,經常喝酒應酬,夜不歸家,我對家的期盼與夢幻破滅了,只能持續在苦海裡載浮載沉


1995年,我們舉家來到完全陌生的美國新澤西州。風雨飄搖中,即便水土不服,即便文化衝擊,面對全新的生活,我依然滿心期待明天會更好。


然而事與願違,來美之後日子更加艱困。先生並無一技之長,求職總是碰壁,導致他灰心喪志。當時我在美髮店工作,獨自擔負起家計,極其厭惡地過著這樣毫無進展的生活,期望丈夫也能分擔責任,總是想方設法要激起他的鬥志。幾年後,得到丈夫家兄姊幫助,做起餐具批發生意。


眼見日子即將步入正軌,稍稍感受從小渴望的美滿幸福,我對自己說:苦到頭,該是嘗口甘甜的時候了。怎料另一場更大的風暴竟襲捲而來,2001年的那場車禍,把這個家撞進人間地獄。


應允禱告

昏迷數月後Steven出院返家,生活中仍有許多無法掌控的困境:岌岌可危的婚姻、沉重的經濟壓力、遙遙無期的復健……,各個層面傾軋糾結。


但是我抱著感恩的心走進教會,讓耶穌成為我傾訴的對象,最貼心的朋友。雜亂的心回歸平靜,無可言喻的平安讓我覺得好輕鬆,肩頭、心上的擔子,似乎就在教堂門口放下了。當聖歌響起,藉著湧流的淚水,心底的傷痛得到安慰。在教會,我找到一直以來嚮往的平安喜樂……


原本人生似已山窮水盡,無路可走。如今峰迴路轉,彷彿有人為我挪開大石、打通山脈,開了一條出路。我滿心感動開口禱告:「主耶穌,我相信祢有能力幫助我,並且顧念我。請祢永遠不要離開我。我要相信祢。」從那刻起,耶穌基督進入我的生命,憂傷的心靈得着安慰,對生命能重新燃起盼望。


2004年 11月決志受洗,我成了基督徒,有了嶄新的生命,深層的平安感油然而生。從此有耶穌作生命的主。之後帶著一雙兒女認識基督。看到我從過去以淚洗面、愁苦哀怨,轉變成溫柔微笑、滿懷盼望,外子也願意去教會,隔年他和兩個孩子同時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此後丈夫理清了婚外情,我們婚姻也暫時得以修復。


下期預告:全家人都成了基督徒,Amy是否從此高唱歡樂頌?她的生命樂章還有甚麼意想不到的轉折?敬請期待下一樂章。

關於真愛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