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真愛分享-夫妻一世情: 親愛的,妳變酷了!


2018年聖誕假期,我們家三代和朋友家三代共19人,赴海拔3000公尺的猶他州Brian Head去滑雪。


沉睡不起?

我們浩浩蕩蕩由賭城開了四小時車,抵達滑雪場附近,找到預租的度假大木屋,已是晚上九點。當時內人瑩瑛就覺得頭疼。但我們40年前住美東時就已學會滑雪且樂此不疲,也多次遠征歐洲高山滑雪場,因此也不以為意,心想:沒事兒,晚上休息,明天起床後又是一條「好漢」!


翌晨漱洗後,看到瑩瑛還沈睡不醒,而大隊人馬出發在即,我就試著搖搖她……,沒醒!又用力拍她肩膀……,也沒反應!趕緊叫來兒子和女兒……,一樣叫不醒她!


這時我注意到瑩瑛嘴唇發紫,呼吸微弱,推測疑似高山缺氧所致,馬上打 911叫救護車。十幾分鐘後,救護人員趕到,檢查後果然發現血液含氧值過低,確認是高山症所引起的缺氧。於是立即輸氧,並將瑩瑛送往山下就近的醫院急診室。


一問三不知

急診室中,瑩瑛慢慢甦醒過來。醫師問她出生年月日、今年是西元幾年、美國總統是誰?……等等,她都望著天花板想了半天無法做答。醫師繼續輸氧,並打上點滴,做胸腔 X光及腦部斷層掃描。大約兩個小時後,檢查出因缺氧引發的肺部、腦內水腫及心肌組織損傷。


由於山下醫院規模較小,沒有心臟科醫師駐診,因此必須轉院到兩小時車程外的大醫院做進一步處置。


這時瑩瑛的精神狀態相當恍惚。人的生命竟然如此脆弱,生死就在一線之間。如果缺氧時間再長的話,不就成了植物人,甚或天人永隔!


第二家醫院所在地約海拔1500公尺。經過進一步的檢查,心臟科醫師認為應無大礙,但需要住院觀察。當晚我就睡在病床旁邊沙發上。


半夜,我被嗶嗶的儀器警示聲吵醒。原來是瑩瑛嫌氧氣鼻管不舒服,下意識地自行拔管,以致血氧含量過低。第二天早上醒來,瑩瑛還是一副茫然的神情,對於夜裡拔掉氧氣管的事也一無所知。平常說笑不停的她,變得木訥寡言。


觀察兩天之後,醫師說可以出院了,但必須隨身攜帶氧氣筒,並囑咐,回家後需再做進一步的腦部核磁共振,檢查是否有腦組織受損。走出醫院時,我這把用了75個寒暑的老骨頭,因為在病床邊沙發上睡了兩夜,竟然一瘸一拐,寸步難移。


出院後 第二天,兒 孫 們 下 山 和 我 們會合。孫輩們看到一向談笑風生的阿嬤變得如此沉默寡言、一味「含情默默」, 很不習慣,不停地催促她:「阿嬤!Say something!」

變身「一等二厨」

回到洛杉磯,過了新年,家醫科診所一開門,我立即為瑩瑛約診,做了腦部核磁共振檢驗。結果一切正常,但是瑩瑛還是喜怒不形於色,酷到不行,彷彿一名大智若愚的沉思者,周遭一切對她有如浮雲一般。家醫科醫師是我們多年好友,知道這不是正常的瑩瑛,於是安排神經內科醫師會診。


神經內科醫師認為,雖然腦部核磁共振檢查不到有任何腦細胞損傷,但可能那一夜缺氧期間有某程度的化學性傷害,如同微中風一般,至少需要六個月至一年才能慢慢恢復。


就這樣,平常家中的嘮嘮叨叨、吵吵嚷嚷全都沉寂了;數十年如一日被太太管東管西的我,一下子也沒人挑剔了。這,……還真有點不習慣呢!


自猶他州山上回來後,家裡大小事,如洗衣、拖地、清掃、採買,都由我一手包辦。我每晨負責做活力營養早餐,越做越得心應手。午晚餐烹調雖暫仍無法代勞(瑩瑛烹調功夫還是一級棒,絲毫沒有受損。)但是,我可是「一等二廚」喔!多年的外科訓練,本人切菜功夫頂佳,切絲、切片、切丁……都難不倒我,堪稱「免費自動切菜機」!


整整一年之久,我每天半夜起床如廁之後,上床之前都會查一下老伴的血氧濃度。我發現她在夜半熟睡時,血氧指數還是在正常值之下。後來做了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檢查,醫師建議用睡眠呼吸輔助器(C-pap)。自此半夜裡瑩瑛的血氧濃度大幅改善。


有天和兒子聊天時,告訴他我每天半夜都替媽媽查一兩次血氧濃度。兒子說這樣豈不是嚴重影響睡眠品質。我說,查了媽媽的血氧含量,知道是在正常範圍,心裡才踏實,確定明天早上有人和我共享活力營養早餐,也知道明天的午餐及晚餐都會有著落,因此更可以再安心入睡。


換我照顧妳

禍不單行!不知是否因高山症後遺症引發平衡不良的緣故,2019年7月中旬,瑩瑛跌倒在家中硬木地板上。五體投地、正面衝撞,前額霎時出現一處長達十公分、宛如嬰兒嘴巴、深可見骨的撕裂傷,血流如注。


送醫急救騰折了四小時,縫了九針。在急診室時,出於數十年行醫的專業素養,我還蠻鎮定的。可是當晚半夜醒來,想到枕邊人受此重傷,不捨之情油然而生,竟然號啕大哭。跌倒兩三天之後,又發現瑩瑛右肩隱隱作痛,經檢查才知道右肩旋轉肌也有撕裂傷。後來經過三個月的復健治療,才慢慢恢復正常。


瑩瑛自幼喜愛音樂,五歲就開始學鋼琴。從小到大一直參加合唱團。自從搬到南加州以來,參加「福爾摩莎聖樂團」已30餘年。以前她每星期都自己開車去練唱。發生高山症事件以後,我不放心讓她開車,但因為唱歌很可能有助於後遺症的消除,我每星期都送她去練唱。她看樂譜的能力似乎不曾受損。


2016年,我接受人工膝蓋手術後,瑩瑛不眠不休照顧了我整整三個月(請上網賞讀本刊105期〈老公換膝記〉)。沒想到,如今換我照顧她了。目前她還是很「文靜」,似乎忘記了怎麼罵人。


有次我帶她去看心身內科醫師時,提到瑩瑛患高山症之後,我們夫妻一年來都沒機會吵架。醫師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確,我們很難改變一個人的性格,只有上帝做得到。藉著此事,上帝挪去了她的急性子,也留給她起初被創造的美好與真我。


這樣的經歷讓我深深感受到:每天清晨醒來,能夠夫妻倆共享香醇濃郁的咖啡,就是上帝的恩典!我倆不再事事認為理所當然,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刻。原來,幸福的滋味就蘊藏在這麼平凡的日日夜夜中。


高山症事件後的那個母親節,女兒寫了一封洋洋灑灑愛的告白信,說出了多年深深藏在心中對媽媽的感恩。女兒由衷感歎:經歷這次驚心動魄的事故,此刻不向媽媽表達感謝之忱,更待何時?!

作者葛原隆醫師為本會董事暨長輩事工負責人。

關於真愛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