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週年慶主題企劃-實例篇2:從了無生趣到真美真好


想作人上人

我小時特別調皮,爸爸常揍我,有時甚至不讓我吃飯。在文化大革命中,除了捉弄和批鬥老師,我沒學到甚麼。改革開放後復學進了初中。大人要我們努力學習,好拿鐵飯碗,但是我很叛逆,想要報復社會,立志作人上人,把別人踩在腳下。


爸爸是當地一國營企業的領導,我乾脆休學,下海從商拼命賺錢。我憤世嫉俗,拉攏收買許多小兄弟,要他們替我「辦事」去。幾十年下來,做房地產,開舞廳、夜總會、賭場,甚至開基金會,小有成績,心裡卻不滿足,常感焦慮不安。


九O年代兩個兒子相繼出生後,我曾立志不讓他們像我沒人愛、沒受教育。小時候,大家都說我壞;有錢有勢後,大家都說我好。我決心要把孩子帶出那種「凡事向錢看」的環境,帶入有愛又溫暖的淨土。2013年,我輾轉把妻子和孩子送到美國,然後獨自回新加坡拼命賺錢。然而,在長期追求金錢的壓力下,把自己拖垮了。


一心求死

表面上,我是顧家好男人,努力賺錢給妻子和孩子過上安舒的生活。事實上,我們家像火藥庫。1990年結婚後,才過了三、四年,就開始明爭暗鬥。我有大男人主義,她有「能頂半邊天」的能耐;我要她在家作賢妻良母,她偏要出去發展理想。夫妻每天吵來吵去,兩個兒子討厭這種家庭氣氛,也變得很叛逆。


在許多人眼裡,我是有能力的「大哥」、企業家、成功人士。但是在這人情淡薄、爾虞我詐的社會裡,我迷茫了。難道就這樣為了金錢拼死拼活一輩子?年屆50歲,我真知道人生的意義和目的是甚麼嗎?終於,我那虛妄無根的自信動搖了,變得焦慮煩躁,對未來、對自我、對一切事物和人都失去了信心。


我得了憂鬱症,常常整個月都睡不著,醫師開了藥卻效果不彰。每天看著一堆賺回來的錢,我就害怕,想到需要查帳、結帳、報帳……,我更焦慮了。腦子呆了、眼睛直了、臉變形了,啥事都做不了。


漸漸地,有了自殺的念頭,把刀子和毒品準備好,還找了可以跳樓的地點,每天無可控制地想找死。然而,每次要付諸行動時,想到妻子和兒子都需要我,就下不了手。對我而言,最痛苦、最糾結的,還是想死卻不能死。


又陷焦慮

孤獨無助下,心想或許真有神能幫助我。懷著投機取巧的心態,我開始一邊去教會,一邊到處拜偶像。結果,狀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更複雜了,公司也倒閉了。

我不敢告訴在美國的妻子,只好回深圳療養,每天借酒澆愁買醉。以前的小兄弟和朋友知道我的情況嚴重,不請自來地到身邊照顧、陪伴,還問:「哥,你以前的霸氣哪裡去了?」

半年後,精神較穩定了,就先到紐約,不久又搬到洛杉磯,一家終於團聚了。一切安穩後,我並沒真心感謝上帝,反而認為這一切都是我的努力和好運帶來的。


雖然不再拜偶像,我卻沒有除掉家裡的偶像;我想哪個神都不得罪,免得受到咒詛。雖有小聰明,我對前面要走的路卻越來越沒把握。當大兒子沒被他想去的學校錄取,我在美國的工作進展得不順利,安全感盡失,我又開始焦慮起來。


終見曙光

2017年的一天,我偶然發現住家附近有家華語教會,心想,教會這麼近,一定是上帝為我預備的。某個星期天早晨,我鼓起勇氣走進教會,受到了熱情的接待。


聽了主日講道後,被邀請參加慕道班。第一次聽到:有一位真神;祂以大愛無條件饒恕、接納悖逆的我們;只要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和生命的主,就得蒙拯救。我對這信仰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和好感。


後來我堅持每週到教會參加主日敬拜和慕道班,也開始認真閱讀聖經。我發現,上帝不就是我一直尋找的獨一真神嗎?祂不就是我最需要的有慈愛、公義和真理的天父嗎?一個月後,便毅然決志,報名受洗。


受洗後幾天,大兒子接到通知,被一直想去的那所學校錄取了,還給他全額獎學金!我知道,這是上帝為我這初歸入祂名下的孩子所預備的「見面禮」,祂真是愛我!於是清除了家裡所有的偶像,不再擔心會被詛咒。半年後,妻子也信主了。


信主後,我了解聖經對丈夫和妻子的教導,決心從改由 變自己開始,重整夫妻關係。以前在家裡,我是霸王,妻小都必須聽我的,造成孩子也學我用強勢暴力來爭取他們所要的。現在他們都成年離家了,我和妻子要改變用了30多年的溝通模式,實非易事。


最困難的,是要對妻說「愛的言語」。以前我常在廚房對她說:「走開!妳煮的是甚麼東西?要餵豬嗎?!」現在進步一點,改說:「讓開讓開,我來煮吧!」幸好她能遷就我,知道我是「愛你在心口難開」的硬漢,既然已經努力嘗試改變自己,她就很滿意了,也不一次要求太多。


真美!真好!

信主前,我追求名利,每天心情的好壞,取決於當天賺了多少錢。信主後,雖然一樣得工作,卻把生活所需交託給主,學習一天的難處一天擔,不為明天憂慮煩惱。我倆立定心志:生意上,損人利己、違法亂紀的事,絕不去做,即使會影響我們的收入。


現在我們生活的優先次序和價值觀真的與從前大不相同了。如果上帝讓我們再次富有,我不會像以前每分錢要獨占,或要傳給下一代,而是拿出來幫助有需要的人、回饋社會、支持福音事工。


2020年我們在教會開始一項事工,針對禮拜天不能到教會的人士,例如餐飲業者或新移民,關懷他們身心靈的需要。我們也計畫接受更多裝備,好參與宣教事工。


以前我倆一天到晚彼此抱怨。現在我們深知自己的缺陷和軟弱,而夫妻關係最需要的,是彼此體諒、互相尊重。我們都在學習多發掘、欣賞對方的優點,不要嘮嘮叨叨,不要為小事糾結。偶爾鬥嘴時,一見她做出把嘴唇拉上拉鍊的手勢,就勒住自己的舌頭,然後反省。


現在妻子最高興的事,就是我不管去哪兒都帶著她;不管做甚麼飯菜,都請她第一個品嚐。我最喜歡和她一起做的,則是同桌吃飯、同心禱告、携手為大學生團契煮菜送飯、並肩在教會參加聚會和服事。每個主日,她妝扮端莊典雅,笑容滿面和我到教會。我常從旁欣賞她專心學習和關懷人的神態,不禁由衷讚歎:「真美!真好!」

關於真愛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 Facebook
  • Line@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