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期- 真愛分享:家族傳承-"大苦難?大驚奇!"



猝不及防 2017年初,孟瑋常感覺腰背疼痛,甚至延伸到腹部,嚴重影響睡眠。醫師已發現不正常的超音波和驗血報告,但美國的保險制度一再耽延進一步的檢驗。她和丈夫大為只好匆忙回臺灣就醫,以為兩三個禮拜有結果後,就可以回美國。


初到臺北,正值放長假,經歷一番折騰後,住進了醫院。孟瑋的主治醫師是一位敬虔的基督徒,第一天就發現她的腎功能急速惡化,立時協調相關部門,馬上進行洗腎。做了電腦掃描,發現她腎後面有壘球大的腫瘤。幾天後確認那是快速增長的淋巴癌,已緊緊掐住輸尿管,使她無法排尿,全身嚴重水腫。醫師嘗試插管打通,但手術失敗,於是計畫從她背後插管直通腎臟,把尿引流出體外,但此計很可能招致感染。


「孟瑋必須經歷這猝不及防的苦難,讓我心疼又著急!當醫師說:若孟瑋能自主一天排尿2000cc以上,就不需要這手術。我們馬上告知在洛杉磯的教會,懇請他們守望代禱。五天後,她竟然排尿了,雖然只有300cc,我非常興奮,不斷在病房裡來回讚美上帝!接下來的三天,尿量一路增到800……1600……2100,太奇妙了!」這奇蹟對大為顯然是極大的震撼,如今談起,仍洋溢著激動和興奮。


兩週內洗腎六次後,醫師說她的腎功能恢復了,不需再洗了。從前孟瑋非常憐憫需要終生洗腎的病人,現在她更能體會上帝救她免於腎衰竭,是何等的恩典!然而,接下來六個月的化療,各種副作用和併發症,例如心律不整、肺炎、高燒、白血球過低等等,她都一一經歷了。

「我們曾求上帝特別恩待,讓腫瘤神蹟般地消失,或減輕我所承受的痛苦和折磨,但祂沒應允。我只能順服,緊抓著祂,祂就賜下足夠的力量和恩典,來面對每天的挑戰,也讓大為寸步不離地陪伴、鼓勵、幫助我。我們每天一起讀經禱告、聽詩歌和信息,深感有主,有愛,在苦難中就有盼望。」


女婿盡孝 八個月後,醫師團隊宣佈:孟瑋的淋巴癌已治癒,但免疫系統和造血功能還很弱,必須在家中休養十個月。因此她和大為在臺灣總共住了一年半―她生命中很重要的18個月。


大為說:「1979年我們移民美國,這40年裡,少有機會為岳父母做甚麼。這次藉孟瑋求醫,我們陪伴照顧他們,略盡孝心。他們年紀大了,有自己的堅持,兒女想改變他們的習慣,他們不見得會聽,但女婿講的,他們會客氣一點,勉強接受。例如岳父晚年時,不願別人打理他每天該吃的藥,連岳母也不許碰。但我幫他把那些藥整理有序後,他很高興。他有時會問:『我吃過藥沒有?』若別人說:『你吃過了!』他會反駁。只有我說的,他才相信。因著和岳父母有特別的關係和感情,幫助我照顧他們時能更順心。」


孟瑋接著說:「那一年半,我們就住在爸媽家對面。大為每天晨昏定省,噓寒問暖,若他們有甚麼不舒服的,他馬上到位處理。他的耐心和愛心令我這為女、為妻的,萬分感動又感激。我身體軟弱,吃完晚飯就必須回去躺下休息,他卻心甘情願地陪伴岳父母,只因爸爸曾在沒安全感時,告訴他:『你要等到我上床睡覺了,才回去喔!』」


聽來大為確實是很不一樣的好女婿。被問及秘訣時,他感恩地回憶:「在八年抗戰和國共內戰時,家父和岳父是生死之交。他隨國民黨到臺灣後,因捲入『白色恐怖』被關了七年,從我出生到六歲半,父親都缺席。這期間親友們怕被牽連,都不敢來我家,惟有孟伯伯和伯母常來關懷我們。後來孟伯母帶領我認識耶穌,改變我的一生,又讓我娶他們可愛的女兒,所以我對他們有很特別的尊敬和感激。」


意外的最後陪伴 孟瑋如何告訴父母她得了癌症?她歎口氣,娓娓道來:「2002年大姊和姊夫死於空難,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折磨父母許久,家人十多年來都不敢重提這事。因此淋巴癌確診後,我們不敢告訴年邁的父母,恐怕他們無法承受。剛從美國回臺灣時,只說我腎臟有問題,但越來越難隱瞞,例如為甚麼我會瘦得皮包骨,只剩90磅?為甚麼頭髮大把大把地掉落了?……


迫切禱告後,我們約了大哥繁毅夫婦,一起告訴父母我的病情。大出所料地,兩老相視片刻後,媽媽鎮定地說:『可以啦,我們就繼續依靠主……!』然後忙著吩咐菲傭每週三次蒸土雞、滴雞精,用最營養的食物餵養我。在我軟弱無力之際,父母反而比我更有信心、更堅強,我太感恩了!」


孟瑋解釋:「我從小就怕爸爸,因他是武官,曬得很黑,加上常帶兵在外,三個月才回家一次。我常聽同學說可以坐在父親膝上撒嬌,羨慕極了,認為這種父女間的親密關係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何況當時大男人的情感是不形於外的。」


不同於以前的遠距關懷,在臺灣的這一年半,我每天坐爸爸身邊一起吃飯。一個是百歲孱弱的老人,一個是被癌症和化療摧殘的病人,都是沒胃口的。我常說:『爸爸,這個有營養,您多吃一點吧!』他有時也在餐桌上用手勢鼓勵我,說:『吃啊!吃啊!』那一刻,我真切感受到,爸爸的身體和精神都這麼虛弱時,還是在注意我、關心我。驚喜中,真想告訴他:『爸爸,原來您好愛我呀!』」她眼中含淚,嘴角卻掛著滿足的微笑。


以前,看到年齡相近的朋友失去父母時,孟瑋就擔心換成她時,一定會崩潰,或備感遺憾和虧欠。意外得到了和父母朝夕相處的一年半,雖然自己癌症在身,但老邁父母最需要的,不就是兒女的陪伴嗎?更何況還有大為盡心盡力服侍他們。2018年9月爸爸去世時,她當然有許多思念和不捨,但還能很快地站起來,因為確信爸爸去了很美好的地方,也為他那充滿恩典的101在世年歲感謝上帝。


美好的傳承 那一年半中,在香港上班的余家兒子和媳婦常帶孫兒回臺北,享受四代同堂之樂,也耳濡目染了父母的孝行。孟爸爸去世一個月後,他們調職搬回臺灣,加入陪伴孟媽媽(他們的外婆)的團隊。


「媽媽已重聽,向她說話必須大聲又重複,但不能失禮或不敬。孫媳對她非常有耐心,她的每一眼神或動作,孫媳都不忽視。媽媽有時心情低落,說:『我老了,沒用啦。』」孫媳馬上安慰她:『不,婆婆,您很好的,您常為我們禱告,我們最需要您的禱告……。』就因有這美好的傳承,我們才能放心地回美國,繼續服事教會。」孟瑋欣慰地說。


談到未來,孟瑋神采奕奕:「以前我很喜歡職場的工作,雖到可以退休的年齡了,還是留戀不退。這場大病改變了我的眼光、心態和價值觀,認知未來的年日是上帝特別賞賜的,是白白得來的。因此決定不再上班,先把身體養健康了,才能走更遠的路。我與大為在教會帶職事奉已數十年,2019年初他也從職場退休了。想到我倆能攜手一起全心事奉上帝,心中就充滿感恩和喜樂!」


孟瑋為本刊108期〈爸爸,請為我禱告〉受訪者孟繁毅牧師之妹。夫婿余大為現任南加州國際大使命教會區牧長。

關於真愛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