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期- 主題企劃-實例篇:携手並肩,裡外兼顧



爸爸媽媽在我眼中,是一對最恩愛的夫妻、最有人緣的餐館老闆、最棒的父母親。他們職場親職兼顧,是影響我一生最重要的人。


父親今年86歲,母親70歲 。1974年,父親在臺北市仁愛路白手起家,開了一家「北平半畝園」。就我所知,這應該是臺灣第一家以此為名的餐館。


在我成長過程中,父母親幾乎都是從早到晚在餐館忙進忙出。儘管忙碌,他們卻沒有忽略我和哥哥,我可以感受到一家四口的緊密連結。從小看著父母親辛苦工作,假日我不太和同學們出去玩,只想到餐館幫忙。招牌三寶:牛肉餡餅、刀削牛肉麵和綠豆粥,永遠吃不膩。打從有記 憶開始,除了上學,我不是家裡就是餐館,小小的「半畝園」就是青春歲月的全世界。


父 親 4 4 歲 才 有 了我,中年得女,故疼愛有加。下午餐館休息時間,爸媽會主動和我閒話家常,關心生活的種種,問問有何需要。有時我會坐在爸爸的大腿上,有時也和爸媽擠在店裡的床鋪小憩或趴在桌上休息,等到傍晚五點又開始忙碌。小學時非常樂意為父母親擦擦桌子、換換調味料瓶;上了國中,就迫不及待進廚房洗碗。


從小最難忘的,應該是每年全家大小到各地旅遊。溪頭、日月潭、阿里山、高雄澄清湖、墾丁、花蓮……幾乎臺灣的知名觀光景點都有我們全家的足跡。 正因為父母親平日都忙,所以更珍惜家人共處遊憩的時光。父親常說 :「再忙,也要全家一起旅行!」每次回顧那一張張老照片,如同看到一顆顆閃閃發光的鑽石。如今父親都八十幾歲了,還隨我們到美國迪士尼世界旅遊呢!


同進同出,蔚為典範


如果問我: 「令尊在妳身上做得最對的一件事是甚麼?」我想,應該是他對孩子的生活教育。父親經常教導我們兄妹倆作人做事的基本道理:「作人比做事重要」、「敬老尊賢」、「吃虧就是占便宜」、「食人一口還人一斗」……。父親從來不會說一套做一套,總是言出必行。他待人厚道,思想開明,極看重禮貌。在課業方面反而對我們要求不高,他老是說:「考試可以零分,但是作人不能零分!」所以一直以來我總認為自己還算挺有家教的!


15歲那年與母親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從小至今,似乎沒看過母親在外人面前與父親爭執。她總是順服、體諒並包容父親。我相信,這和母親的信仰息息相關。父親比我們晚了十幾年才受洗。受洗時特別感謝上帝賜下包容他的好妻子。


無論到哪兒,爸爸媽媽總是同進同出、形影不離,是 事業上的好夥伴,也是彼此在家庭中的好幫手。以前開餐館時如此,現在退休了也是如此。他倆就是事業與家庭兼顧的活典範,也是活出基督信仰的美好見證。


半畝園中植親情


2003年我從美國大學畢業後,曾經認真考慮是否要留在美國發展。那是人生中一次重大抉擇。最終,為了陪伴父母,我毅然回到故鄉。


上世紀90年代是餐館的全盛時期,2004年遭逢亞洲SARS風暴,生意一落千丈,加上父親年紀一天天老邁,經營似乎陷入無法突破的困境。不想看著父母一手建立的家族事業淡出歷史,不願見到這家在臺北市大安區挺立了45年的老店從此消失,我和外子(當時的男友)決定承接父母親的老店,重新裝潢,迎接「半畝園」的第二春。


原本以為父母會大大贊成我接管餐館。不料,他們卻認為做餐館太辛苦,時間被綁住沒有自由,而且全力栽培我到國外讀書,返鄉後卻做餐館,大違他們的初衷。但我深信,爸媽對我還沒出生之前就已存在的「半畝園」,有很深很深的情感,這是他們一生打拼的心血,也是一家人避風遮雨的小港灣。從最早仁愛路巷子裡的鐵皮屋,到後來東豐街這家轉角小店,都是我們全家親情凝聚的小園圃。我怎忍心看著它一寸寸荒蕪?


2009年母親得了乳癌,2014年我也檢查出乳癌。我起先強忍住不願告訴父母,深怕兩位老人家無法接受。直到在手術前三天才告訴父親,他默默流淚三天,這是我見過他最傷心難過的一次。手術前,他緊緊抱住我,即使甚麼話都沒說,但都深信上帝的恩典夠我們用。


如今,餐廳經營興旺,哥嫂也在美國東部開了「半畝園」分店。我銘記父親的教導,對員工們總是抱著感恩的心,因為沒有同仁的幫助,單靠我和外子兩雙手,根本無法撐起這家店。因此我以父母親為榜樣,盡可能回饋員工。我很幸運能遇到一群好同事,在11位同仁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超過十年年資。


半畝園,一世情。在父母親身上我看到職場與親職相輔相成;我看到他們倆並肩工作,同心愛家,彼此加分。儘管工作忙碌,但他們對家庭從未疏忽,總會善用時間與兒女談心,把握機會帶家人出遊。兩人退休後更是熱心教會與公益。


我和外子自2008年結婚以來,無論做任何事,總是把配偶放在第一位,有商有量,彼此尊重,互敬互愛。我認為,這種對家庭的認知和經營,是父母親所傳承給我,彌足珍貴的資產。(廖美惠採訪整理)


星期一(簡訊) 我:「學校打電話來說妹妹吐了,我在外面開會。」 老公:「可憐的寶貝妹妹!爹地來了!」 我:「


星期二 我請假在家照顧女兒。


星期三(簡訊) 我:「早點回家看小孩!今晚我有董事會。」 老公:(滑手機,家庭日曆顯示會前聚餐在著名餐館。) 「記得帶些甜點回來。」 我:「


星期四 老公早餐就吃了甜點。


星期五 我的輪休日,報稅,跑幾個地方辦事,洗了簍衣服。


星期六 老公早上出去運動健身,我帶小孩去圖書館借書,上免費電腦課;老公下午帶哥哥打籃球。空檔間,全家分工合作把家裡打掃了一遍,晚上團契約三十人來家裡聚會。


互助互補A:家用家事

老公從婚前就很清楚地告訴我,他希望的婚姻關係是夫妻兩人都出外工作,這樣,太太不僅在外面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也能跟先生一起負擔家用;至於家事,自然是夫妻共同分擔。


我們一直採取這種合作方式,遇到家事增加,像小孩出生後,就隨機討論誰能做甚麼,然後執行方案。要是有人覺得事情太多,另一個人也擔不下,那就設法減少家事,比如善用洗碗機,或是少給小孩報名一項課後活動,一週就能少接送兩次。


既然家事永遠都做不完,我們很早就開始讓孩子跟著一起做,一方面訓練孩子獨立,另方面讓雙薪爸媽喘口氣。多早能做家事呢?我想,如果她能拿色紙摺艘小船,肯定能摺好衣服;如果他能把貝多芬彈得一個琴鍵都不漏,肯定能把百葉窗每一葉的灰塵都擦得一乾二淨。他們也從沒讓我失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