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期- 真愛分享-真愛故事館:奇蹟,在雙福臨門時


當一個人行過生命荒漠,一心選擇遺忘,有沒有可能在逾半世紀之後,卻驀然發現,當年不經意間栽種的愛之幼苗,已經茁壯成一棵結實纍纍的大樹了呢?


當一個人已年逾七旬,有沒有可能原已淡出記憶的一位昔年幼童,突然以成人形象現身,三言兩語,激發你回顧、省思過去的青澀時光,使陳年心靈創傷得到醫治呢?


這兩件事,都在2013年10月間同時發生在我身上了!這真是我人生中極為珍貴的「雙福臨門」奇蹟。我七歲就沒了母親,半大不小的孩子,不能接受別人代替媽媽的位置,所以就不願受管束、很叛逆。高中畢業後,因為升學問題和家裡鬧得很不愉快,村子裡的小學校長知道後,告訴我:「去考一張教師執照,到我們學校來教書吧!」就這樣,我在臺灣南部鳳山的眷村裡作了小學老師。


在學校裡我努力成為盡責的老師,帶的是剛入學、又興奮又好奇的一年級小朋友。我那年才十九歲,自己也是個大孩子。我組了一班笛鼓樂隊,每天帶著孩子們敲敲打打的,操場上、課堂裡都玩得好盡興。但是回到家,我依然不快樂,在學校裡待了兩年,那班小朋友升上三年級的時候,我就離開了。一直覺得那兩年是我生命歷程中最灰黯的一段,離家後,我選擇了忘記,從來不願回顧當時的情景,再也沒有聯絡過當時的同事和朋友,更別說那一班小朋友了。

時光荏苒,五十餘載如飛而逝,我也漂洋過海落足美國洛杉磯。我參加的教會每個月都會辦一次福音見證影片觀賞,近幾個月都放映「新視福音傳播」所出的短片。播完以後,接連幾次都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打出來。開頭也沒怎麼在意,直到2013年10月又看到,我忍不住問牧師:「這位孟繁毅您認識嗎?」牧師說:「認識,但不熟!」這時在教室另一端的龐媽媽大聲說:「孟繁毅我認識,我和他們家很熟!」年近九十的龐媽媽一向聽力不佳,這回不知怎麼卻聽見了。這時我倒有點猶豫了。過了這麼多年,又是遠隔重洋,是我認識的那個孩子嗎?也許正好同名吧!我又問:「是曾經住在鳳山眷村的孩子嗎?」龐媽媽的女兒正好進來,她很熱心地說:「我可以打電話回臺灣幫您問問。」我把半個多世紀前的老故事大略說了一下,這才發現,原來以為已經忘得一乾二凈的人和事,竟然又活了起來。


隔了幾天,龐媽媽的女兒打電話來說:「我聯絡到孟哥了,他好高興有您的消息。他說您是他小時候最喜歡的老師,下星期他要來美國,一定會去看您。」聽到這話我好感動。在我曾經努力想抹掉的那段陳年往事裡,居然有人還懷念著我!


見到繁毅的那一天是10月30日,算算已經過了五十六個年頭,歲月的痕跡讓我們都已經認不出彼此,當年那個活潑好動的小男生如今是祖父了。在短短一小時談話中,知道了他也曾年少輕狂,也曾惡疾纏身,最後回應了上帝的呼召,成為傳道人。聽了他的生命故事,我不禁回到那段青澀少女的時光,深深反省昔年的自己。我抗拒父親的教導,不聽父親講述聖經的真理,真正的原因就是不能接受母親已經離世的事實,不願承認家中弟妹們也需要人照顧!我堅持用自己的觀點,去看待無法改變的現實,真是大錯特錯了!⋯⋯無限的悔意頓時湧上心頭。


繁毅回到臺灣後寫信給我:「親愛的龎老師,保羅說:『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老師,我們一起跑吧!」看了他的信,我如釋重負。是的,耶穌的寶血已經洗淨了我的罪!我雖已進入暮年,仍然可以繼續為上帝結出愛的果子。


我也終於深切領悟到,原來人生中每一件事發生,上帝都有整體的安排計畫,是不能分割開來的,只有愛上帝的人,能學會寬恕、能勇敢面對自己的軟弱,能從生命的成長中得益處。


感謝上帝奇妙的安排─讓我當年在並不情願的情況下接了教職;讓小朋友們都喜歡我、還記得我;讓龐媽媽突然獲得好聽力、讓她女兒主動熱心幫忙聯絡;讓繁毅在百忙中來看我,帶給我一個自我反省的機會。正如聖經上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我在此向召我、愛我的天父獻上無盡的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