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期- 真愛分享-愛故事館: 愛,在久別重逢時


人生猶如一列長途火車,在時光遷移、景色變幻中,各色各樣旅客上上下下。有的待得較久、有的乍現即去,而其中,有一些是上帝特別為我們安排的「貴人」。他們或耕耘、接納、陪伴,或教導、救援、提拔,或忍耐、寬恕、承載,成為上帝在你我生命中流露恩慈與能力的管道。


當他們「下車」後,大多杳無音訊、徒留懷思。然而,亦有極少數在你我行過千山萬水、嘗遍人間百味之後,竟然又在我們人生旅途的某一站驀然現身!雖不知他們此次「上車」後能同行多久,但已足以令人喜出望外、格外珍惜。以下就是兩個真實例證─


之1:孟繁毅與龎老師(離別56年後重逢)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董事、新視福音傳播董事會主席孟繁毅牧師,常向包括他妹夫余大為在內的小學同學,說起龎老師是他這輩子最想念、最想找到的老師。因為她在孟繁毅從幼稚園到小學畢業的八載童年時光中,為他帶來最幸福歡樂的兩年。


孟繁毅印象中,在那段年日裡,所有的老師都以藤條來伺候學生,惟獨小一和小二時遇到的龎老師是以愛來教導陪伴學生─下課時帶著他們玩,放學時送他們到學校門口。但是小學三年級以後就再也見不到她了,留在孟繁毅心中的只有想念⋯⋯。


2013年10月24日上午,孟繁毅在臺北家中陪伴父母,忽然接到一位熟識的姊妹從洛杉磯打來的電話。她開門見山地問:「你還記不記得小學一、二年級時教你的龎老師?」驚訝不已的孟繁毅說他不但記得,而且想念龎老師已經足足五十六年了。

這位姊妹告訴孟繁毅,龎老師就在她的教會「培城國語浸信會」聚會。不久前教會播放一部「新視福音傳播」出品的影片,當製作團隊名單出現在片尾時,聚精會神觀賞的龎老師突然看見「孟繁毅」這三個字。龎老師既激動又不敢置信地問該教會的李約翰牧師:「您認識孟繁毅嗎?」此時坐在教室裡一位也姓龎的長輩,年近九十、聽力也不好,但上帝就在那一剎那開了她的耳朵,讓這位長輩聽見了「孟繁毅」三個字,立刻興奮地大聲說:「我認識他!」於是要女兒趕快打越洋電話給孟繁毅。就這樣,這對失聯近一甲子的師生重新連上線了!


孟繁毅請這位姊妹轉告龎老師,他再過幾天就要飛回洛杉磯,一定會儘快去探望她。放下電話,對上帝如此奇妙的安排,孟繁毅激動、感恩不已!


10月30日早晨,當孟繁毅夫婦出現在龎老師家門口,那真是無比動人的一刻。「老學生」緊緊握著「老老師」的手久久不放,老師以最好的茶葉和家裡剛摘的新鮮芭樂招待他們,又大又甜、又香又軟,而且滿了汁漿。聊了許久,龎老師問:「你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那麼多年、那麼多老師,為什麼會記得我?」孟繁毅恭敬真摯地回答:「因為我是您愛心所結的果子。正如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所說,愛心的果子是能存到永遠,不但會受人記念、更會蒙上帝記念的。詩篇九十二篇14節就是我為您的禱告:『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正如您院子裡所結的果子一般,您也要結滿屬靈的果子,豐豐富富,又大又甜又香又好!」(請期待下期龎老師的現身說法〈奇蹟,在雙福臨門時〉) 之2:蘇文安與尤醫師(離別44年後重逢) 2013年9月30日,由洛杉磯回臺灣主領營會的本刊總編輯、美國真愛家庭協會副會長蘇文安牧師,因覺得一年前配的近視眼鏡似乎度數不足,走進一家眼鏡行想配副新眼鏡。不料驗光師為他檢測後,力勸他去大醫院做更專業的檢查,因一年之間,人過中年的他,竟然左眼近視增加200多度、右眼增加100多度,比青少年還厲害!


朋友在10月1日為兩天後即將離開臺灣轉赴別處帶營會的蘇文安在網上掛號,但各大醫院眼科門診名額全滿。經多次多方鍥而不捨地嘗試,終於,10月2日下午的一個空缺驀然出現,掛到臺北某醫院眼科主任當天最後一號,熟悉臺北求醫內情者無不嘖嘖稱奇。


10月2日下午,蘇文安赴該醫院眼科報到後,護理師為他做了一連串精密的檢查,一看各儀器打印出來的檢驗數據,她臉色凝重,要他「去跟主任好好談談」。


親切開朗的尤醫師,一見病歷上的名字,立刻熱情地脫口而出:「你是我初中同學!」一點兒印象也沒有的蘇文安,愣在當場,「你⋯⋯你⋯⋯你⋯⋯」地說不出話來。(後來尤醫師告訴蘇文安,就在幾個月前的暑假期間,住在美國的小姨子送給他《至於我和我家》這本圖文並茂的書,故在書中已認出他是四十餘年前的同窗。歲月悠悠、人海茫茫,豈料今日竟會在這診療室中重逢!)


尤醫師診斷,蘇文安雙眼皆有嚴重白內障,尤其左眼幾乎已完全被遮蔽,過去這一年他很可能只用弱視的右眼在生活。在此情況下,除非左眼立即動手術,否則絕不可以再開車。

蘇文安說,他不但不能不開車(否則在公共運輸不發達的洛杉磯不就等於沒腿),兼且再過幾天回到美國,正好必須完成五年一度的駕照更新,而通知上指明此次須做視力測驗。尤醫師斷言,依他的現况,此次視力測驗絕對過不了關。


知道蘇文安行程極為緊湊,尤醫師說:「我加班幫你開!」當場將他加進最近一輪(10月8日)的手術名單中。蘇文安後來才知道,在臺北要排候開刀,等一、兩個月以上是常事!


10月8日上午,由外地兼程趕回臺北「赴約」的蘇文安,躺在手術檯上,聽著開刀房中優美的聖樂,知道老同學必已成為基督徒,心中滿溢喜樂。超音波乳化儀嗤嗤輕響,約廿五分鐘就大功告成。

高科技的超音波乳化白內障手術,竟是如此乾脆俐落、簡單迅速!於病患,這當然是天大的事,於院方,則僅是當天上午求診人潮中的一例。對經年累月忙得人仰馬翻的尤醫師和醫護團隊,除了醫術精湛,還能對眾多病人表現出一份溫暖、親切、幽默,蘇文安生出由衷的感佩!他自我惕勵:日後在講道、教課、編輯、寫作時,亦要時時記得如此誠心禮遇每一位受眾。


11月26日,尤醫師又為蘇文安做了右眼白內障手術。因換上了調整過度數的人工水晶體,自小學三年級迄今近半世紀,累積各逾1000多度近視的雙眼,從此竟可以摘掉眼鏡!12月2日,做完最後一次覆診,尤醫師宣布蘇文安雙眼皆已治好,可以從他這兒「畢業」了。距兩人10月2日在診療室中重逢,正好是兩個月。


在回應蘇文安的感謝時,尤醫師誠摯地說:「能參與上帝在病人身上的復明計畫,是我當醫師的職志,《藉我賜恩福》這首詩歌最能描述我的心情。謝謝老同學讓我更多體會到作為上帝器皿的無上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