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學邊做           雷蓓

我在香港成長,15歲的時候在基督教中學認識主耶穌,重生得救蒙主恩寵40年。之前,我在澳門的政府醫院做麻醉科醫生。來美國之後,修讀公共衛生流行病學,現在大學從事健康行為和公共衛生的研究工作。住在大費城地區。我與丈夫育有兩個成年兒子。現在中宣會迦恩堂(位於普林斯顿地區)聚會,在關懷部和成人主日學事奉16年,丈夫曾在教會執事會事奉。

接觸和認識LGBTQ群體

 

在小兒子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就認識了他的好朋友有兩個媽媽同住。當時心裡覺得很不可思議,很荒谬。

 

在我工作的大學,福利政策非常包容。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前,已經賦予同性伴侶與異性伴侶一樣平等的家庭福利。我的男同事說有husband,女同事說有wife,渐渐地司空见惯。

我前门的鄰居是兩個年輕同居男生,後園的鄰居是兩個中年同居女性。

 

在每年的全美公共衛生研究研討會上,都有一個panel是專門討論LGBTQ群體的健康問題。我有的時候也去聆聽這個主題,對這一群人在身體和心理健康上的問題有一些的認識。

 

以上這些,都是我在社會上對LGBTQ群體的看見。但是,以下的故事是發生在好朋友家裡的,引起我有很多的思考。

 

Brian的媽媽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兩家人關係都很好。在過去的20多年里,我們在每年的感恩節都去他們家裡過節。Brian生長在華人工程師家庭,有兩個弟弟,家庭和睦,父母親都是愛主的基督徒,爸爸是一間千人華語教會的長老。Brian很有才華,在名牌大學畢業後,去了紐約工作。一年之後假期回家,就帶回來一個男孩子,宣布出櫃。我們都傻眼了。我的丈夫和孩子都在背後議論。我還曾經和丈夫商量過,如果他們要舉行婚禮,邀請我們,我們也不會去。可以想像,這對父母帶來什麼樣的衝擊和挑戰!幾年來,他的爸爸老了許多,媽媽從一位很美麗的女士變得肥胖憔悴。

 

之後的幾年,我們都沒有見到Brian和他的同性伴侶Alan回家過感恩節。大概又過了五六年,Brian和Alan 舉行了婚禮,沒有邀請我們出席。Brian的父母和兩個弟弟(其中一個當時還在神學院唸書),父親母親家的親戚,堂表兄弟姊妹,都參加了他們的婚禮。還有一些出席的親人是從歐洲來的。Alan没有家人出席。從此之後,Brian帶著他的同性伴侶Alan每年回到家裡過節。Alan在他們的家庭合照中常常出現,他們家是多了一個兒子。

  

 我一直在揣摩Brian父母的心路歷程。他們如何根據聖經的教導去接納他的兒子和他的丈夫?他們的教會又是如何對待他們這件事情呢?  因為Brian的父母在教會還繼續有很好的服侍。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與他們探討這個話題。

 

教會與基督徒在這議題上的態度

 

 有一次,在我們教會的一個夏令會,主題是“夫妻關係與親子關係”,提問了一位很有名的華人牧師。“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孩子回家告訴我們,他是同性戀,我們該如何回答和面對?”牧師當時支吾以對,“這個話題不屬於今天的講題內容。我們應該為他們禱告吧”。

 

 每次美國總統大選,在基督徒討論的圈子裡都有同性戀的議題,只是都成了總統候選人的標準。誰誰誰支持同性戀,我不選他;誰誰誰反對同性戀,我選他。同性戀人群成了政治選題的禍心。

 

 兩年前,我們教會有一位白人牧師,在講台上嚴勵抨擊同性戀群體。教會的大學年輕人從此以後一個一個都不來了。

 

我與兩個兒子也討論過同性戀的議題。大兒子的觀點,“排斥和敵對同性戀人群,并不能給他們帶來改變,也不會使異性戀人群活得更好,只會使教會的人數越來越少”。我與丈夫也探討過,應該在教會怎麼樣面對同性戀這個群體,才是符合聖經的教導,符合耶穌基督的憐憫和慈愛。

 

装備與事工的開展

 

2021年三月,參加了符济珍老師與使者開辦的同性戀講座,開啟了我的眼光和思維。所介紹的幾本書:《耶穌遇見同志》,《聖潔性戀》,《不再是我》,《當代基督徒與同性戀議題》,《愛放對位置》,和《性別有自信孩子更快樂》,我都買來看過一遍了。

 

聖靈一直在感動我,把這個議題放在教會裡討論,教導弟兄姊妹以聖經的原則為本,一起學習和服事LGBTQ群體和他們的家人。符老師今年開辦的種子教師課,我就馬上報名參加。上課期間,我們小組裡有一位姊妹的女兒是跨性别人仕,她的經歷和分享也一直深深地挑戰著我,感動著我在這群人中的負擔。願意與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同行,陪伴和關懷他們。

 

我禱告了一個月之後,就與教會的主任牧師分享我的負擔,以符老師的著作《斷背山遇真彩虹》作為主日學的主要教材。牧師說這個議題很敏感,講的時候要很小心。我承诺,每一節課做好的PPT,在課前都會交給牧師過目,讓他批評和提意見,也知道我授課的內容,與教會的信仰相符合。感謝神,牧師答應了,并且极力支持。我每節課的PPT他都很認真地閱讀,而且加以批示和建議。我就在今年的四月份,國語主日學開始了第一課 “基督徒與教會如何面對性別議題” 。

 

在第一課,弟兄姊妹的反應都很熱烈。雖然偶爾有些負面的想法,問為什麼我們要包容他們?為什麼我們要接納他們?第二課第三課談到聖經的教導和原則,也談到“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可以改變嗎?”弟兄姊妹的反應開始慢慢有所轉變,他們覺得這些內容使他們對這個議題的人群有一個新的認識,也很願意更多的學習。我現在教到第四課,每個月教一課。每次上課的時候,參與的弟兄姊妹都特別的踴躍。感謝神,大家的反應都很正面,積極提問,都覺得應該更多的學習和理解。正如使徒保羅的禱告“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 使你們能分別是非 (腓立比書 1:9-10)” 。同時,我也爲教會的圖書館增添了上述的書籍,供弟兄姊妹學習和参考。

 

計劃中,我教完了國語主日學,將在粵語主日學教授。我已經跟姊妹查經班溝通了,她們也很願意讓我在姊妹查經班中分享這個議題和事工。教會有一個姊妹在費城角聲中心服務,她也邀請我在新移民家庭群中有一些有關同性戀的教導。因為最近有一個家庭有孩子出櫃,對這個家庭起了一個震撼性的打擊,他們迫切地需要學習和認識同性戀群體。

 

教會一位姊妹最近問我,“有位美國朋友是同性戀,告诉我,她getting engaged,不知该不该祝贺?怎麽祝贺?或者不回復?”這樣的問題以後會越來越多。

 

目前,我們教會還沒有接待过出櫃的人仕或他們的家人(或许有,我們不知道)。求神在當中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地走,我們每個人都在裝備,求神引導我們的弟兄姊妹,願意的去接納和服事耶穌基督所愛的人和他們的家人。

    “ 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要救一切相信的(羅馬書 1:16) ”,是我們服事的動力。

雷蓓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September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