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流淚谷     小穎

疫情爆發2020年的二月,兒子才上了兩季的大學就輟學回家,憂鬱症想死,同年七月才告訴我們,他要變性!我每天以淚洗面,不知該如何是好。隔年也就是去年二月,發現一個那時不算熟的朋友,她的兒子跟我有類似的情形,我們都遠離神很久,決定開始每週一起禱告。朋友從S姊妹那裡得知這個【真愛使者家屬團契】,我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像是汪洋大海中找到了一根浮木,填了單子等了好一陣子,終於等到入團契的面試通知。

從去年六月加入真愛到今年的九月,其實才一年三個月的時間,神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從剛加入每次一說話就悲從中來淚流滿面,到漸漸地可以露出笑容,我經歷了神的醫治安慰和在祂裡面的安息。還記得今年一月到三月,在跨性別小組連續三個月,每一天我們都為一個不同的孩子禱告;每天都有好多姊妹寫下很長的禱告文彼此代禱。我們不再是孤單的枝子,乃是放在一起的一捆柴,彼此鼓勵取暖。我們同哀哭同喜樂,一起面對生命裡面的傷痛,也一起為每一個小小的勝利歡呼。

我的兒子在經過兩年等待之後,今年七月開始使用女性荷爾蒙貼片,雖然前面的路還很長,還有非常多艱難的挑戰,但是如今我知道我信靠的是誰。回想過去這20年,我把所有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孩子身上。我活著是為我的孩子,我自己無欲無求。如今20年前原本被擁有孩子所填滿的心裡的空洞,20年後再一次被扯裂拿走。神讓我明白:那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心裡愁苦必加增。當我們把孩子視為生命,視為偶像,我們的世界也因著他們的問題而崩裂。我有時想,我們殷殷期盼著孩子能明白我們的心,能回轉向著我們,愛我們的父神不何嘗也是這樣恆久忍耐地等著嗎?唯願我們的孩子都能早早明白父神愛他們的心,在人生的路上遇見神得著神,被神改變。我以以賽亞書61章第三節做結束:神賜華冠與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願神安慰我們當中所有憂傷的父母,所有神拿走的,耶和華必以祂自己來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