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囘肋骨-從同性吸引走入男女婚約            波阿斯

 

弟兄姊妹平安,感谢主让我有机会来分享见证。也谢谢符老师和杨牧师对LGBT团体的负担和关爱。帮我们更好认识自己生命中的问题。

 

信主前的我:

18岁入党,保守传统的家庭。回想小学和中学都有校园欺凌的经历,被说像女孩,体育差,自卑。父亲在我小学的时候在乡镇工作,所以一周中基本上5天是我单独和母亲相处。从小被家人的爱环抱,备受宠爱,助长了我自我为中心的根子。小时候父母年轻的阶段争吵还是相对比较多的,现在有时候还会提起来,我记忆不多,但是对我的影响我也不清楚。家庭和学校基本上没有性教育。在家里发现父母遗落在外的A片,热血澎湃的拷贝到了自己的电脑上,高中就开始了自慰。外表上我还是听话孩子。家里的教导一直是不要谈恋爱,会影响学习。


 

接触同性恋:

高考后离开家乡独自到北京读书,工作,憧憬到适应大城市的生活。同时也毫无防备的接触到各样的讯息。在大学校园里,学长的一个示好的短信打开了我的好奇心,我开始搜索同性恋相关的信息,当年流行校园网,国内各高校的学生都在使用这个社交媒体。慢慢结识了几个同性恋的朋友,很友善,聪明,后来开始了与同性的交往,沉静在其中,过着两面的生活。

 

符老师推荐我一本书《同志有路》,里面有五位後同性恋者的故事,我和未婚妻都有看过。很真实。仿佛就是我当时生活的写照。沉静在罪中不能自拔。有多次的机会可能感染艾滋。身子完全是顺从私欲,并不觉得是罪。慢慢的了解到这个群体非常的大,在各大高校中,外企,国企,政府机关。我当时也在国家机关工作。除了工作的圈子,身边有了一帮同志朋友。有的Gay和拉拉迫于家庭的压力形式结婚,试管婴儿,最后搞得两个家庭鸡飞狗跳。

我在情感的开始上总体是一个被动的人,所以我和男女都有交往过。都有过性经历。

 

留学接触教会

2015年我来到加拿大留学,有在北京高校里的学长夫夫帮助我租房,他们已经在加拿大结婚。我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一边认识了温哥华的一帮同性恋的朋友。

 

15年下半年,我被一位基督徒带去威灵顿教会的赞美之泉布道会,我走到台前决志,但并没有留在教会。16年下半年我和当时交往的男友分开了,他有来温哥华一段时间。我想根源是:我内心里对家庭生活的向往,对家的概念还是一男一女有孩子的,这个是我当时内心深处的一种潜在的渴望,随着我年龄的增加而加强。分手的客观愿因还有当时和朋友之间的矛盾,我也因此越来越远离了这个圈子。

 

18年底我随朋友去寺庙烧香祈福,他给我讲那位上师的神迹奇事让我觉得惊奇,结果祈福带给我内心的恐惧。我想到因着工作而认识的一位马大哥,他给我分享过他从佛教徒到基督徒的经历。我联系了他,紧接着主日,他就邀请我们一起去教会了,就这样我就一直参加主日聚会,很奇妙,我的恐惧慢慢都没有了,感觉就是奴役得释放,一直到19年10月13日感恩节受洗。

 

在此期间,色情影片对我的捆绑一直在。

 

对同性恋是罪的认识,我想没有牧者或弟兄姊妹单独和我讲过,因为没有人知道我有这样的经历。我刚信主很渴慕,很喜欢参加查经学习,当时一位姊妹介绍我参加了一位外教会陈弟兄带领的线上《创世记》查经每天一章,陈弟兄鼓励我在查经过程中帮助他读经,我也很渴慕每周的学习,当读到第19章的时候,当时弟兄的解经有提到同性恋的问题,我自己在家有一种复杂的感受,内心的炽热难受煎熬很久才舒缓了。我认识到同性恋是罪。我想是圣灵的工作,因为陈弟兄并不知道我的过去,至今都没有见过这位弟兄。

 

2020年底,因着教会弟兄姊妹的鼓励,我自己在加拿大华人神学院修了三门课,借此机会认识到了不同教会的弟兄姊妹,当时我渴慕进入婚姻,也祈求弟兄姊妹为我祷告,介绍对象。其中一位姊妹很快就介绍了路得给我认识。其实在此之前也有弟兄姊妹为我介绍主内的对象,但都没有成功。我想对婚姻内在里渴望的增加,是神对我改变。这个改变让我自主变的主动,远胜过之前父母和关心我的长辈的所作所言。

 

和路得交往了一段时间。其实和路得讲我的过去的感动一直有,我里面两个声音一直在争战,若神已经医治我,改变我,过去的事我还要说吗?直到温哥华单身基督徒的团契的袁牧师,80多岁的老牧者找我谈心,给我分享了他自己女儿女婿的故事,我才和路得坦白了我的过去。她当时给我了一个拥抱,感谢我的坦诚,说我这样做不容易。这个动作和言语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感谢主。我后来才知道神早有预备,路得参加过袁幼軒宣的布道会,并买了书籍看。路得其实在我坦白前已经有听闻一些声音。路得和她的父母分享了我的事,阿姨找机会和我讲了主耶稣和奸淫妇人的故事。耶稣对那妇人说,有人定你的罪吗?妇人说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起来吧,以后不要再犯了。

 

教会和我

感谢主,恩典无比的丰盛。我好像又是一种在祂爱中的释放和解脱,我完全的敞开,被祂所接纳。我之后才和我的父母分享了我的过去,然后是我的家小组的组长。所以我在自己的教会中并没有主动的打开我自己,和环境有关,也和我心境有关,当时陈牧师有做性别议题的英文讲座,我有去听。神真是很奇妙,在我和路得坦白之后,陈牧师邀请符老师来我们教会做了两次关于性别议题的讲座,我和路得,还有路得的父母都有参加。让我学习到我的经历,有很多复杂的成因,和我小的时候都有关系。

 

其实路得还是有一些担忧的,我也可以理解,实话说,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将来会如何。我们找了婚前辅导,找了与性别议题相关心理咨询师,效果都不显著。袁牧师一直有陪伴我们两个人,带领我们学习登山宝训,他一直表达对我的信任和肯定,至少在同性倾向这件事上,他对我表达了信心。感谢主。同性的吸引有可能还会再有,但是我意识到,这并不是罪,重点是当这种感受来的时候,我怎么来靠主应对它,靠主得胜。就像我们在关系中有激烈矛盾的时候,内心会有愤怒憎恨,但是我们是爆发出来,还是寻求耶稣。为了消除我们从人而来的担忧,袁牧师陪我们进行了三天的禁食祷告。我在这位老牧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主耶稣的生命和心肠,他82岁了,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不是像我一样为自己的生活工作,而是为了关心弟兄姊妹,包括不是他教会的;他去医院探望生病的肢体,主持婚礼,葬礼。他主动的爱,深触我心。他看得到我的不成熟和生命中的问题,却又祷告求神用爱心的言语来表明,有的时候又严厉的批评。正如符老师所说的:恩典在真理之先。他不是只有恩典,没有真理。他也没有用真理把我定罪。而是凭着爱心说诚实话。我想若是教会讲耶稣基督,讲真理,却没有耶稣基督的生命,我可能会离开。我自己生命幼小,但我认为传道人的确不易,有很多的工作,不能关怀到每一位肢体。教会中弟兄姊妹互为肢体,针对这样的一个群体,需要有成熟生命的弟兄和姊妹有负担的祷告和陪伴,帮助他们走一段路。感谢主,让天使在我身边环绕。信主2年多了,身边很多帮助我,鼓励我的家人们,他们来自不同的教会,在不同的时间段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神在我身上做了奇事,感谢主恩,荣耀归主。愿主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谢谢大家。

 

(我知谁掌管明天)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每一天只为主活,

我不借明天的太阳,因明天或许阴暗,

我不要为将来忧虑,因为我信主的应许,

我今天要与主同行,因他知前面如何。

 

有许多未来的事情,我现在不能识透,

但我知谁掌管明天,我也知谁牵我手。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或遭遇生活苦楚,

但那位养活麻雀者,他必然也看顾我,

他是我旅途的良伴,或经过水火之灾,

但救主必与我同在,他宝血把我遮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