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馬忤斯的路上        劉爸、劉媽

 

劉爸:     
我們家有一兒一女,乖巧聽話,從小也隨著我們參加教會活動,青少年時他們都接受主,也受了洗。
老大是兒子,非常討人喜歡,善体人意,是家裡的開心果,個性也非常的陽光。就在他大學最後一年,有天說有要事要和我們談談,就在完全沒有心理的準備下,他向我們表明自己有同性戀的傾向。當時我們對同性戀不很清楚,只知道這種情況不可能發生在我們的家中,認爲兒子是被誤導的,是暫時被迷惑的;於是安排了一位基督徒心理醫生幫助他,希望能帶來改變。但是情況非但未得改善,反而兒子決心離開教會,放棄了他的信仰。
而當時我們所參加的教會,對同性戀族群這一塊並不了解,也沒有這方面的教導;甚至有時候在講台上的信息,還對同性戀的族群加以撻伐。所以我們不但開不了口向教會尋求幫助,甚至還害怕讓教會的弟兄姐妹知道,心裡真是非常的苦。後來乾脆藉著搬家,更換其他教會。但內心的憂傷、自責和羞愧,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改善。


劉媽:
兒子大學畢業後,他就在離家不遠的地方工作。我們時有聯絡,也曾想用自己的方法來改變他的性傾向,但結果帶來的是更多的衝突和關係的破壞。
我也因兒子的事,心情鬱悶、沮喪、常為他的行為感到羞愧,自責沒將他教好。在沒有人可以幫助下,獨自流淚,夜裡經常失眠,以致健康一落千丈;甚至連處理日常的家事都有困難,更不願意與外面的人接觸。

劉爸:
回想起來,在兒子青少年時,他曾向我們暗示並提出有關同性戀的議題,來試探我們的態度。只是我們當時工作忙碌,也未想到這事會發生在自己的家中,所以全然忽略即時給予他的幫助。
其實,一向開朗的兒子,曾向我們透露過,他經歷了多年憂鬱症的困擾,甚至也有自殺的念頭。
現在每想到這些年他獨自承擔同性戀的困擾,有時還要接受父母因不了解,所帶給他的壓力,心裡就有無限的不捨。自從兒子出櫃後,我們夫妻的生活就由「彩色」變成「灰白」,二人可謂是「楚囚對坐」、心靈非常憂傷無助,健康也每況愈下。我自己也有次在開車時,突然心臟病發,若不是神即時的搭救,我早已不在人間了。當時心中常想:「走了也好,就不用再操心兒子的事了」。 可每有此念頭,就有聲音提醒我,若我們離開這世界,誰能為我們的兒子禱告呢?從那時起,我們立定心志每天一起禱告,神也藉此改變我們的生命。

劉媽:
我的好朋友知道我們的狀況,介紹我們參加2021年3月真愛和基督使者合辦的「斷背山遇見真彩虹」講座,信息內容開啟我們的視野,也幫助我們對這族群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過去我們不明白,也不了解,更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但經過三週的學習;朝著符老師經常勉勵我們的:「兒女永遠是我們的孩子,關係永遠值得去重建」的方向前行,相信神必賜力量、智慧、愛心和耐心,幫助我們改善和兒子的關係。
後來我們也加入真愛使者家屬團契,每月二次的聚會,有詩歌、禱告、和真理的教導,以及弟兄姐妹的分享,帶給我們極大的鼓勵和幫助。
感謝神預備這安全的環境,可以與一群有同樣困境的弟兄姐妹相互扶持、彼此代禱。在這些日子,神擦去了我們的眼淚,安慰了我們的心,也挪去了我們臉上的帕子,知道自己並不孤單。現在發現自己擔子輕省許多,心情也開朗不少,可以拾回往日的笑容,那灰白的生活又開始有彩色了。

劉爸:
回想在這段不容易的時日,神帶領我們走過死蔭的幽谷,醫治了我們的憂傷,拿掉羞恥、自責和憤怒。雖然目前尚未看到兒子在性傾向上有何轉變,但神先更新了我們夫妻的生命,學習不將眼光放在兒子的行為上,轉而依靠神,放手讓祂來帶領。深信改變是神的工作,我們的職責就以禱告和慈愛來守候他。這期間,因著與兒子關係的改善,他也顯著地對神和教會不再排斥,甚至偶而還要求我們為他的需要禱告。
這是我們的見證,願一切的頌贊和榮耀都歸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