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同性戀母親的見證         朱齊

我們的家庭生活原本平安美滿,兩個女兒從小在教會長大也一直品學兼優。老二活潑外向在高中非常受歡迎,做了四年的 class president. 在最后一年他開始有了改變, 只是我搞不清楚是什麽原因, 到了大學一年暑假回到家,帶了一個女朋友回來,原來他成了同性戀。同時 也在這個暑假他第一次閙自殺,醫生診斷為depression. 我們家從此陷入一個大風暴,怎麽也走不出來,生活充滿了黑暗。

我的老二一直是留著長髮,喜歡穿裙子,在高中舞會或是prom都會化妝打扮的美美的, 十足女孩子氣。 從小到大我重未查覺他有性向的問題, 他自己也沒有提,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忙而錯過他想要讓我知道的機會。後來有一次他問我如果他要和他的女朋友結婚我會參加嗎? 我嚇得不知如何回答,只說這是罪,不和聖經的教導,是會得罪神的。 完了!從此我們的關係破裂,他不再叫我媽媽。後來他書也讀不下去,找了一個調酒師的工作 就搬出去住,結交了一群LGBTQ的朋友。也許我錯誤的回答是將他推向做變性人的導因之一。

做了變性人他更加痛苦,走在路上會被人打,處處受到歧視,參加家庭聚會親人們也以異樣眼光看他,一切的一切都使他更痛苦。 大麻合法後,他吸大麻像需要吸氧氣停不下來。 大麻使人癱瘓而且錢變得永遠不夠用,每次打電話來不是要錢就是出了問題來找我解決,看到是他的電話我就緊張害怕,可是每一次當發生事情我也總是像救火員拿著滅火器一馬當先的去為他滅火。雖然禱告說 “神啊,你能“,而我并不信任神,自己擔著一切,真是勞苦重擔壓肩頭!

我尋求教會的幫助,可是得到的回應是 “我瞭解也很同情,可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幫助!”一臉同情茫然的表情。 我將孩子的情形告訴小組團契請求代禱,有些人開始躲避我,甚至被告知這種事情不適合在教會公開的尋求幫助,要懂得教會文化。

我每天不斷的禱告,可是情形並沒有好轉,我想孩子和我都深深的得罪神,這麽大的罪是不是使得神遠離而任凴我們陷於罪中?我日日痛苦哀求神,孩子選擇轉向尋求毒品和靈界的幫助。然而神是聼禱告且是信實又有恩慈憐憫的神,他聼每一個禱告,寶貴每一滴的眼淚,他的愛是不離不棄。到了2019年底,孩子餓倒街頭被警察送到醫院,神存留他的生命,保守了他的安全。我們想要他回家或是去rehab,可是他的心中已被黑暗充滿,他説他永遠不要回家,那時是2020年一月,他執意要離去,我們送他上greyhound bus 我的心痛如刀割,晚上睡覺想著自己有溫暖的床可是孩子今晚要睡在那兒呢?我整夜流淚禱告,請求神為他預備住処。神實在是充滿愛且有憐憫,那天晚上他到shelter很晚,床位已經沒有了,可是那裏的人居然肯送他去旅舘住,免了露宿街頭。

神不但看顧孩子也對我有我預備,我多年尋找一個support group ,就在這時找到了,我覺得終於有人能談也能懂得如何支持我的感受。神又賜下一位禱告同伴,她真是神差來的天使,我們素昧平生,她卻持續不斷的陪伴。 她在上海我在洛杉磯,雖然時空不一然而神的靈將我們兩個母親連在一起,從2019年底到如今我們每一個禮拜兩次為老二禱告從未間斷直到如今。去年一年孩子經過政府的幫助有了穩定的住処並領到SSI生活補助金還有social worker的幫助,我於是有一年的休息,不需要每一天擔心孩子的安危,在這一年我有許多時間禱告讀經,聖經的話變成活的, 有意義了,我清楚知道神對我說話,我和神的關係變成親密,我知道只有神能改變孩子,我要學會放手信靠神, 我的心也漸漸不再痛苦憤怒而開始有了感恩, 喜歡用聖經的話勉勵人。 一年之候,今年二月中國新年孩子回家,我不再看他是一個變性人而是我的女兒,他說我變了好多,送她上飛機時他緊緊抱者我說: O!I love you so much!

他回來的時有一天是一個主日,他問我可否和我一起去教會,這是十多年來頭一次要去教會。當他說他要去教會,我心中是爲難的因爲他的外表是一個男生,到了教會怎麽解釋他是我的女兒?但是神不允許隱瞞不實,於是我們一起去了教會,感謝牧師,他不但処理的很好而且還送了他一本聖經,他好開心,把聖經抱在懷中。

當我走到人生盡頭知道自己什麽都不能做只能依靠神,神讓我在禱告中經歷他的信實,我感謝神一直保守孩子的性命,並讓我看到他開始回轉。神真的聼了我的祈求。希伯來書10:22-23 “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 也要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不至搖動,因爲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我會繼續以禱告和信心盼望孩子的改變。我給孩子取的名字是夏娃,是神所造的美麗女子,我會繼續等待他的回轉,我也祈求神為他保留他的亞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