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期- 真愛分享-特別報導 : 愛,在冰寒徹骨時


2021年2月中旬,一場世紀大風雪由美國西北角一路席捲到美國東南區,全美72%土地覆蓋在冰雪之下。素來以乾燥炎熱聞名的德州,竟然出現攝氏零下20度左右的極低溫,打破了122年來的紀錄。包括眾多本刊讀者在內的數百萬戶居民無電可用,逾千萬戶人家無法正常獲得自來水供應。部分居民得排隊好幾個小時買水、買速食。整個大休士頓地區,有好幾天一片漆黑冰寒……


以下是凜凜酷寒中的煦煦真愛小故事―

康介莉:人間何處覓真暖?

2月10日左右,氣象局就預告,超低溫寒流將籠罩休士頓數日。我們只想到請人維修家中的暖氣,並沒有留意室內室外水管的保護,更大意地忽略了酷寒天氣將持續一週,也無從預知攝氏零下的溫度是甚麼樣的感覺……。


2月14日,苦苦忍耐了一天斷水又斷電的日子,終於在攝氏零下十幾度的夜裡,離家去住旅館,好好享受了一整日的暖氣和熱水。


方自慶幸著,出乎意料地,旅館竟無預警全面停水。擔心得到新冠肺炎,只好漏夜離開有暖無水的寄居之地,凌晨時分駕車流浪於冰雪街頭,到處尋「暖」。在三家知名大旅館間尋尋覓覓,皆被拒不接納,同時被告知全市旅館皆不供水。從凌晨算起,已經不死心地徘徊了三個小時,無奈之下,只好掉轉車頭,猶猶豫豫地準備返回冰冷漆黑的家。


不料,又乍然驚覺油箱快空了,急忙找加油站,一路上加油站是不少,可憐卻是滴油不流,終於在第五家加油站加滿了油。


回顧自己的性格,多麼經不起檢視!自認有條件亦有資格享受優越的待遇、優質的服務,殊不知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絕非理所當然!……於是我們義無反顧朝家中急馳。


凌晨 4:00回到家,老夫妻倆相依相偎、互相扶持,專心又有序、摸黑又篤定地和衣上床就寢。這才深深領悟:我倆孜孜矻矻四處尋覓的「真暖」,其實就在無水、無暖的家裡。這豈非和「心靈浪子」尋覓天父家門的天路歷程有異曲同工之妙!


凌晨 5:00,燈火亮了,暖氣襲來,我倆也彷彿「浴寒重生」,對平日習以為常的光和暖,深深深深地感恩。


在重整家園的修復工程當中,外子丕強將屋中12根因冰凍而爆裂的銅管拼凑留影,成為鑲嵌在心中的紀念品,直觀而強烈地提醒我們思索這冷暖之間的難解方程式。今後當如何在多變生命中找到不變定點?我彷彿聽見耶穌慈聲說:「妳要我為妳做甚麼?」是的,惟有來自耶穌的「噓寒問暖」,才能補滿我生命中一切的缺欠與軟弱!

天蜜:媽媽的冰雪奇緣

就像動畫電影 《 冰 雪 奇 緣 》(Frozen)中的奇幻場景,艾爾莎公主纖纖玉手往哪兒一指,那兒立刻冰凍寂靜。牛年新春剛過,德州人從未見識過的北極寒流起興造訪,一覺醒來,我們也被白雪冰封在自家屋裡,小區無人走動,氣氛詭異。

聽州長說,德州的基礎設施完全應付不了華氏個位數的低溫,所以盡人事聽天命吧!腦中閃過前一日讀到馬太福音 25章十個童女點油燈等候新郎的比喻,暗想現在不管再做甚麼,恐怕也來不及成為聰明童女了吧!


才宣佈說將輪流停電,幾小時後,不管你住東南西北哪個區,停電、斷水、水管爆裂的壞消息就在手機上沸沸揚揚、鋪天蓋地,看得怵目驚心!這下子,也不用輪流了,已經受苦的就讓他們忍耐,其他人存著感恩與僥倖之心,說不定下一個就是你。


我們家 2018年經歷過哈維水災,那天雨勢剛起,上帝感動我快去接老父母來家中。他們起初不肯,我連哄帶騙把兩老接進家門,半小時後,雨水已淹至車庫門口無法進出,困居三天水才退。所以我們立刻尋覓新居,把父母接來同住方便照顧。


這次冰災,我們非常感恩,直到接近尾聲才停電兩個多小時。但是這次的難題是父母身體更加虛弱了,老父怕冷行動不便,老媽癌症末期居家安寧,需要24小時插電的氧氣機。


我們有一罐從未使用過的應急氧氣瓶,大概只能維持四小時,我不敢驚動兩老,心中默禱求上帝憐憫。天快黑時,電果然停了。因為不知會停多久,我盡量保持鎮定幫父母如廁,穿上厚衣褲,讓他們吃完晚飯早早上床休息,點上幾根蠟燭,封緊門窗縫隙,但心中始終因信靠主而有平安。


寒災過後,父母才知德州這次災情有多嚴重。我說:「爸爸媽媽,您們好棒!這裡百年不遇的水災、寒災,您們都經歷了,而且有上帝的保守,全家平安。」倆老都笑著說:「感謝上帝。」


幾天後,媽媽在睡夢中被主接回天家。冰雪奇緣,成為我們母女共享的最後回憶。


楊子洵:主恩奮我心

2月裡,德州經歷了百年一遇的大寒災,我家最長一次的停電足足有36小時,有三個夜晚,室溫只在華氏 50-54度(攝氏10-12度)之間。壁爐用的是瓦斯,自從三十多年前搬來後就沒用過,臨時也不敢去開,因為聽一位姊妹說,她有次開了從沒用過的瓦斯壁爐,結果頭髮都燒焦了。於是我把門縫用塑膠袋塞住,晚上穿著鵝絨大衣、戴著頭罩、蓋著棉被睡覺。


2月15日上午起床時,看見窗外雪景甚美,白淨如畫……。但當猛然發現小浴廁牆角有水滲出,上方冷氣出風口有三處在滴水時,久未曾有的驚恐慌亂頓時湧上心頭……。當下直呼:「主啊!幫助我!」(雖然在2008年Ike颶風侵襲休士頓時,辦公室、倉庫都被屋頂上滲下來的雨水淹得滿目瘡痍,但至少那時妻子還在,兩人能攜手共度……)


那幾天在天黑之前都要先把飯煮好、吃好。挖出十幾年沒用過的輕便瓦斯爐,學著、摸著怎麼使用……不禁又想起妻子在世時的好處……那時,家裡的事都不必我掛心。(妻子於 2013年因病過世,我就一直獨居。)


那三、四個「坐黑牢」的晚上,沒電、沒網路,寂靜到有點恐怖,覺得彷彿跟全世界都失聯了。也因停水,每天的大小解要想方設法用容器裝好,埋到花園裡去,好似回到農業社會!

2月21日晚上9:47分,我發了一段訊息給太太的姊姊和妹妹,問哪裡可以洗澡。「真不想麻煩妳!飲用水還有五加侖,但自來水已剩兩小盆,請問我可以借用小五家洗澡嗎?或去老爸家?謝謝!」


這通訊息竟然莫名其妙地也傳到了一家「A/C捷克冷氣」那裡去。下面是我們兩個陌生人的對話:「你需要水,我這邊有。」如此熱心?我連忙寫:「謝謝,我需要的是水工。」

我發現傳錯人了,就補上一句說:「抱歉!發錯了!」沒想到對方竟然很熱心地問:「你住在哪裡?有水管破掉的照片嗎?我回:「在天花板,要找!」

就這樣,在大休士頓地區全面缺工缺料的大災情中,我竟約到了這位天使般的水工,隔天就上門修理,而且前後三個小時就修好了!這真是上帝奇妙的恩典,我充滿了感恩!(事實上,我之前聯繫的水工已爽約了兩次,而且都沒交待一聲。)

身為教會的小組長,雖然自己也是受災戶,但仍然敦促沒斷電的弟兄姊妹們去關懷其他組員。同時我也每天在群裡傳發上帝的話語,求主親自安慰及賜力量給那些正面臨著嚴峻挑戰的弟兄姊妹,例如:「既然禱告了,就要把你的困難交託給主!若再擔驚受怕,就是對主沒有信心,還要再磨練!」申命記說:「不要驚慌,不要害怕!因為那為你爭戰的,是耶和華你的主!」


災後心境:

每日晨起,坐在床沿,高舉雙手,仰頭高喊:「哈利路亞!讚美主!我雖孤單,但有主同在的感覺,真好!」

蔡正驊:冰風暴中燃親情

才剛過晚上10:00,離平日上床時間還有兩小時。毫無預警地,熱鬧的電視節目聲、爐子上水快燒開的叩叩聲、暖氣吹送的呼呼聲……,隨著內人乃儀的一聲驚叫,突然一片寂靜漆黑!原以為不一定會落到我們頭上的停電還是來了!


打開手機裡的「手電筒」,把實體的手電筒找出來,卻遍尋不著以為應該有的蠟燭。手機、手電筒的電有限,趕快簡單刷刷牙、洗個熱水臉(還好,儲存在熱水爐裡的熱水還是很熱的),就早一點上床吧!


怎麼睡呢?穿平常的睡衣,恐怕一會兒就會凍醒;多穿兩件衣服?又怕太不舒服,無法入睡!平常總被乃儀嫌棄、戲稱「230磅大火爐」的我,這下可有點用處了!她平常睡覺離我至少一呎遠,今天可是小鳥依人般被我擁在懷裡、枕在我的臂上,預備度過這沒有暖氣的冰冷夜晚。

上床的時間比平常早了這麼多,我倆一時都無法入睡,怕手機沒電,也不敢滑手機。於是二人相擁著聊天,從年輕的往事到如今與孫子們相處的喜樂;從服事心志到靈修領受;從天南地北到明天怎麼辦……。感謝上帝,讓我倆的身心靈在這個特別的時刻,可以如此親密,真是天父特別的恩典。天再冷、屋再黑,也不能使我們與上帝的愛、彼此的愛隔絕!


同住在休士頓的兒女,得知我們家停電,就一直打電話過來關心。兒子還表示,如果第二天天亮還沒有恢復供電,就要我們過去他那裡。第二天醒來(我這「大火爐」似乎有點用,不是凍醒的),還是沒電,水龍頭的水也只剩下筷子粗細的流動,兒女的關心電話不停催促我們去兒子家避難!


平常自詡還很強壯、獨立,盡量避免打擾孩子的我們,口裡雖說「不用不用,可以再堅持一下」,心裡卻感動得要命!兒女平日各自忙於工作,還要照顧年幼孩子,在緊要關頭却毫無保留地關懷我們倆老,不停輪流關切我們所有的需要,真讓我們從心底感到溫暖!


找出以前預備的一副手機充電寶,乃儀充好了電,就開始一家一家電話關懷。有位姊妹說,丈夫每天需要在家洗腎,因為停電了無法進行,還好家裡存有一些過去沒有用完的材料,可以手動操作,只是操作者必須一直陪在病人身邊。夫妻倆就在這一片冰冷中,用一顆感恩的心,更深地享受彼此陪伴、守護的溫馨。


更有許多平日忙碌的年輕父母們,因為無法出門上班,孩子也無法送去學校,在家中也因停電無法播放卡通影片充當保母,為了在困境中安撫孩子,只好使出渾身解數,講故事、唱歌、玩遊戲、分享……,讓這冰風暴期,成了一段難得美好的親子時間。


家中停電的那兩天,我勉強還可以用冰冷的手去彈鋼琴,和乃儀一起唱詩歌激勵自己。那些非常熟悉的詩歌,在這無水、無電的酷寒時光中,讓我們更多思想天父的慈愛和保護,也讓我們更多體會、珍惜、享受夫妻、兒女、弟兄姊妹們彼此相愛、互相扶持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