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公義與家庭-青年座談篇: 社會公義在我家


2020年5月25日,美國明州一白人警察跪壓在黑人嫌犯喬治‧佛洛伊德脖子上長達九分鐘,導致他窒息而死。如數百年埋藏地下的地雷,在正被疫情壓抑得煩躁不安的美國,此事件引爆了難以收拾的示威抗議、暴動、搶劫,甚至拆除、撤銷「政治不正確」的歷史人物雕像及商業品牌。面對高喊的口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成了大眾廣泛討論、爭議的議題。


事實上,美國的種族歧視早在還是英國殖民地時期就已存在。難解的是,從人類開始形成社群之初,人就渴望獲得公義對待,卻難如願;而期盼受公平對待者,卻不一定願意公平對待別人。為甚麼?現今,美國已有法律上的平等,卻仍不足以制伏系統性的歧視(systemic discrimination),為甚麼?


記者特別邀請六位生長在美國、介於 26至 40歲的華裔基督徒專業人士,從個人和家庭的角度,分享對「社會公義」的觀點和體驗。他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