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公義與家庭-青年座談篇: 社會公義在我家


2020年5月25日,美國明州一白人警察跪壓在黑人嫌犯喬治‧佛洛伊德脖子上長達九分鐘,導致他窒息而死。如數百年埋藏地下的地雷,在正被疫情壓抑得煩躁不安的美國,此事件引爆了難以收拾的示威抗議、暴動、搶劫,甚至拆除、撤銷「政治不正確」的歷史人物雕像及商業品牌。面對高喊的口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成了大眾廣泛討論、爭議的議題。


事實上,美國的種族歧視早在還是英國殖民地時期就已存在。難解的是,從人類開始形成社群之初,人就渴望獲得公義對待,卻難如願;而期盼受公平對待者,卻不一定願意公平對待別人。為甚麼?現今,美國已有法律上的平等,卻仍不足以制伏系統性的歧視(systemic discrimination),為甚麼?


記者特別邀請六位生長在美國、介於 26至 40歲的華裔基督徒專業人士,從個人和家庭的角度,分享對「社會公義」的觀點和體驗。他們是:


Q1 你認為甚麼是「社會公義」?

每個人在政治、經濟和社會中的機會都是均等的。―MC

它確保社會中每個人得到的待遇、權利和機會都是公正和公平的,特別是對長久以來一直被邊緣化的人。―GW

社會公義是一種信念,認為社會應該是一個公正、公平的地方,每個人都可以完整、健全,與其他人保持良好的關係。―JC

當社會、族裔或階級的差異被用為侵犯個人權利的藉口時,理當藉社會公義改正。―CL


Q2 在成長過程中,父母曾否直接或間接教導社會公義的信念?請舉例。

小學時,曾聽長輩述說臺灣先後在幾國的統治下,家族所經歷不公義的故事。他們教我:信仰是艱難時期中生存力量的來源,只要活著,我們就有責任幫助其他的人,尤其是因戰爭、飢荒和迫害而不得不逃難的人。從小我家的車庫裡常有多餘的碗盤、器具、電視機等等,等著送給有需要的人。―JC


父母教導我要公平對待所有人,先不論斷,多了解,然後根據自己與他們相處的經歷來做判斷。如果把這一點延伸到社會問題上,我不應該根據一個人的膚色或社會階層來判斷這人,當我第一次見到某位窮困的黑人,就應如首次見到一位富有的白人般,同樣以微笑和握手相迎。―CL


父母間接地教導我們社會公義,例如在墨西哥宣教時,鼓勵我們去廚房或孤兒院幫忙,我們因此得以接觸不同膚色、背景和文化的人。


母親特別關注教會中的弱勢群體,包括老人、病人和受到情感傷害的人。她會做飯、計畫郊遊,並花時間與他們交談,注意他們的特殊需要。長大後,不論我搬到哪裡,她的榜樣激發我對世界和社區中最弱勢群體的關懷。


父母經常談論他們和祖父母在臺灣成長的經歷。那年代,某些不同政治思想和信仰群體間,常發生摩擦,從政府所得的待遇也大相逕庭。即使父母在政治上不太活躍,他們的感受還是非常深刻,這也使我對社會中的不公義現象強烈感到不滿。―GW


Q3 你曾親歷或目擊不公義、不公平的對待嗎?這經歷如何影響你對社會公義的看法?

在學術醫療界,尤其是外科領域,一般而言,女醫師的薪金比男醫師低,升遷為管理層的機會也較低,非裔或少數民族的醫師也較難進入這領域。本來我以為在美國,每個人在專業上都有均等的機會追求成功,但事實並非如此!除非我願意犧牲自己的家庭生活,在工作上付出比別人加倍的精力。但,這樣值得嗎?―MC


我曾在芝加哥的中學教書,目睹黑人和拉丁裔學生因學校經費、師資和社工人員不足,在教育上受虧損;也看到暗中運作的隔離政策,造成公共設施和運輸系統在貧富地區的差異。如果只談論社會公義而不討論種族問題,就不能深入了解美國面臨的問題根源,誠如幾位黑人同事曾不客氣地指責我:「如果你不確實了解我們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就不要自以為是地給建議,否則就表示你歧視我們!」―YC


在華人中,我屬又高又胖型,曾被冠以不雅甚至侮辱的綽號。有人曾以暴力對待我,奪取我努力工作的成果,問我憑甚麼資格居住在美國……。


我曾看見有色人種的學生被學校、警察、路人、企業界歧視,看見女人被男人粗魯對待。我也曾和遭男人虐待卻毫無出路的婦女一起工作。


2008年美國大選,我看到了社會公義的某些重要部分從此被改變的可能性,興奮地從紐約飛到印第安那州助選。不論後來情勢如何發展,至少我貢獻了自己的一分力量而非漠不關心。―JC


身為律師,我的職責就是對抗社會上種種不公義的事,從家庭暴力到環境上的不公平。藉著這工作,我可以用專業來幫助被困擾、遭傷害的,更希望有機會與他們分享上帝的愛。―JS


在大學參與遊民事工時,我看到很多不公義和不合理的事。一般人對待遊民如次等公民,交談時不把他們當人。目擊社會如此看待(或完全忽視)遭受悲慘苦難者,我很氣憤!這些經歷讓我更堅持:基督徒應更積極與社會中被邊緣化或愛欺壓的群體建立關係,並為他們發聲。


一回,我和一群朋友去露營,深夜才抵達營地。開車的是一位黑人朋友,當他搖下車窗,一位警員立即現身,手按槍上,以強硬威嚇的語氣對他講話。我趕快搖下窗戶,告訴警員我們只是在找停車位,他馬上變得柔和又有耐心。即使這只是件小事,但我對黑人朋友必須忍受這種對待感到憤怒。―GW


Q4 你認為有沒有一種切實中肯、合乎聖經的方法,能幫助華人基督徒在社區中貢獻於社會公義,並能在家庭中代代傳承這價值觀?

『世人哪,耶和華⋯⋯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參考彌迦書 6: 8)這節經文提醒我行公義時,要有愛心和同理心,尊重對方;同時要謙卑,不以為自己比對方有能力或智慧。


家長和教育者需從孩童幼小時,就開始教導公義的信念,同時作好榜樣。在家庭裡,這不是容易談論的議題,很多人有時甚至怕觸碰,恐怕引發爭論。


我常看爸媽善待窮苦人家,體貼弱勢族群,然而,他們的善行似乎有選擇性。當家長把自己族群的需要放第一優先,會讓孩子有錯覺,以為華人或基督徒比其他族群更需要社會公義。這種只關懷「鄉親」的狹隘觀點,也許讓我們覺得安全舒適,但不是聖經的教導。―MC


在波士頓念大學時,我曾成立一社團,用很多精力關懷無家可歸的遊民。父母卻無法了解我為何有心、有辦法和那麼多三教九流、不同種族的人混在一起。我只能反問:在耶穌所講的好撒馬利亞人比喻中,是誰憐憫受重傷的人?豈不是那位一向被猶太人輕視憎惡的撒馬利亞人嗎?我們需要教導孩子怎樣落實「愛鄰舍如同自己」,這是對我們信仰和上帝恩典的有力明證。―JC


我認為家庭和基督徒社群可以從學習開始,閱讀、討論與社會公義和信仰有關的經節和書籍;也可以常作義工,為無聲者發聲,例如簽署請願書,參加和平表達社會公義主張的集會,打電話、寫信給當地和州的民意代表。另外,鼓勵家人認識、結交與他們背景不同的家庭,也是增加彼此情誼和理解的好方法。―GW


我認為將激烈爭辯演變成人身攻擊,完全於事無補。華人基督徒應該運用作為少數中立群體的身分,在許多社區中進行調解,並對欺壓者和被欺壓者表達愛和同理心。

在美國,大多數亞裔受過良好教育,我們必須參與選舉,並盡最大努力去理解能夠做的政治決定。最能讓一個民主社會受益的,就是鼓勵其中有見識的選民積極投票,所以絕對不能放棄自己的選票。


許多亞裔家庭對黑人都有種族歧視。華裔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可能常聽長輩說要遠離學習成績不好或不可靠的黑人。其實,鼓勵孩子去黑人或拉丁裔居住的市區做有益身心營會的義工,就是讓孩子安全地以愛接觸有色人種的好方法。通過觀察這些黑褐皮膚的孩子是如何成長的,可以更理解他們,而不是心懷恐懼或偏見。如果你的教會還沒有到附近這種社區傳福音的計畫,考慮從你自己開始,或參與已經從事這類事工的公益組織。―CL


有些亞裔家長會教下一代保持低調,自掃門前雪就好。既然已經融入美國白人文化,只要努力工作,就會成功。然而,上帝是慈愛又公義的,我們必須主動去了解非裔和拉丁裔在種族歧視下所遭受的困苦。我們必須傾聽其他受壓迫群體的故事和心聲,看到上帝對祂所有孩子的心意。我們也必須檢討自己在面對種族歧視時,所養成的冷漠心態。傾聽、同理心,和反思的態度和價值觀,是我們應該傳授給子孫後代的。―YC


我們不應忽視社會公義,但也不應僅僅追求社會公義。相反地,「促成社會公義」應該成為活出基督信仰,並搶救靈魂的有力途徑。


要與哭泣者同哭,同情受傷害的人,向人表達『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的生命特質,因為祂深知並憐憫我們的每一個弱點和傷痛。要同情被欺壓者,並爭取社會公義,因為我們已經從上帝得到了最大的恩典、愛和正義。在家庭中分享傳承這樣的價值觀,是非常重要的。―JS

特邀回應者:鄒鍵(James Zo) ―在美國受教育,文化與故事學教授 ―

提到社會公義,很多人就聯想到示威或政治、神學的爭論,因此反感,我也認為那些不是重點。耶穌在世時,看到有些人這麼糟蹋資源,有些人卻這麼缺乏,故常以言以行,將在人群互動中被掠去的公平正義轉回。


這六位接受採訪的年輕人,非常關心社會公義。他們看到自己應有盡有,世上卻有那麼多人活在苦難中,覺得應該有所改變,這是絕對值得鼓勵的好開始。但真有愛心的人,不只是有想法,更會嘗試力行。從評論轉向行動時,就會遇到挫折、產生懷疑,甚至發現自己原來太天真。但懷疑並非壞事,它會帶來自我的重整,驅策我們深思是否要做出「付代價的委身」。而長期的委身才會累積建設性的影響。


在此,我要提出一道簡單的數學公式:「貢獻-消耗=建設性」。此處所謂「建設性」,數值可能為正或負。


先不看別人,問問我自己:我對這個社會付出了多少貢獻?享受了多少消耗?我雖然只是千萬人之一,若一味奢侈揮霍,對旁人漠不關心,就是在累積不義!而貢獻多,消耗少,就是在為社會公義加油添柴!


消耗,不僅指物質,也包括抱怨、欺哄、懶惰、吝嗇、期待受人奉承、剝削弱勢者的勞力,及自認有權坐等別人救助(entitlement)。貢獻,則包括真心的感激、謙卑、為人設想、助弱勢者自立,及愛心的建議與行動。


目前在美國,示威和政治只做到給弱者多一些「消耗」,沒有幫助他們立足起來加入「貢獻」的行列,因此現有的貢獻者不願意再做浪費而沒感激的貢獻了,造成這議題的重大分歧。

但願我們的禱告,少停留在祈求上帝改變別人、改變世界,而是求祂鑒察我,少消耗一點資源,多做出一分貢獻,反思、付代價、委身,在真實的社會公義上,投下神聖的一票。


關於真愛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 Facebook
  • Line@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