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真愛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 2019 by Family Keepers

第108期- 主題企劃 : 實例篇 "携手並肩,裡外兼顧"



爸爸媽媽在我眼中,是一對最恩愛的夫妻、最有人緣的餐館老闆、最棒的父母親。他們職場親職兼顧,是影響我一生最重要的人。


父親今年86歲,母親70歲 。1974年,父親在臺北市仁愛路白手起家,開了一家「北平半畝園」。就我所知,這應該是臺灣第一家以此為名的餐館。


在我成長過程中,父母親幾乎都是從早到晚在餐館忙進忙出。儘管忙碌,他們卻沒有忽略我和哥哥,我可以感受到一家四口的緊密連結。從小看著父母親辛苦工作,假日我不太和同學們出去玩,只想到餐館幫忙。招牌三寶:牛肉餡餅、刀削牛肉麵和綠豆粥,永遠吃不膩。打從有記 憶開始,除了上學,我不是家裡就是餐館,小小的「半畝園」就是青春歲月的全世界。


父 親 4 4 歲 才 有 了我,中年得女,故疼愛有加。下午餐館休息時間,爸媽會主動和我閒話家常,關心生活的種種,問問有何需要。有時我會坐在爸爸的大腿上,有時也和爸媽擠在店裡的床鋪小憩或趴在桌上休息,等到傍晚五點又開始忙碌。小學時非常樂意為父母親擦擦桌子、換換調味料瓶;上了國中,就迫不及待進廚房洗碗。


從小最難忘的,應該是每年全家大小到各地旅遊。溪頭、日月潭、阿里山、高雄澄清湖、墾丁、花蓮……幾乎臺灣的知名觀光景點都有我們全家的足跡。 正因為父母親平日都忙,所以更珍惜家人共處遊憩的時光。父親常說 :「再忙,也要全家一起旅行!」每次回顧那一張張老照片,如同看到一顆顆閃閃發光的鑽石。如今父親都八十幾歲了,還隨我們到美國迪士尼世界旅遊呢!


同進同出,蔚為典範

如果問我: 「令尊在妳身上做得最對的一件事是甚麼?」我想,應該是他對孩子的生活教育。父親經常教導我們兄妹倆作人做事的基本道理:「作人比做事重要」、「敬老尊賢」、「吃虧就是占便宜」、「食人一口還人一斗」……。父親從來不會說一套做一套,總是言出必行。他待人厚道,思想開明,極看重禮貌。在課業方面反而對我們要求不高,他老是說:「考試可以零分,但是作人不能零分!」所以一直以來我總認為自己還算挺有家教的!


15歲那年與母親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從小至今,似乎沒看過母親在外人面前與父親爭執。她總是順服、體諒並包容父親。我相信,這和母親的信仰息息相關。父親比我們晚了十幾年才受洗。受洗時特別感謝上帝賜下包容他的好妻子。


無論到哪兒,爸爸媽媽總是同進同出、形影不離,是 事業上的好夥伴,也是彼此在家庭中的好幫手。以前開餐館時如此,現在退休了也是如此。他倆就是事業與家庭兼顧的活典範,也是活出基督信仰的美好見證。


半畝園中植親情

2003年我從美國大學畢業後,曾經認真考慮是否要留在美國發展。那是人生中一次重大抉擇。最終,為了陪伴父母,我毅然回到故鄉。


上世紀90年代是餐館的全盛時期,2004年遭逢亞洲SARS風暴,生意一落千丈,加上父親年紀一天天老邁,經營似乎陷入無法突破的困境。不想看著父母一手建立的家族事業淡出歷史,不願見到這家在臺北市大安區挺立了45年的老店從此消失,我和外子(當時的男友)決定承接父母親的老店,重新裝潢,迎接「半畝園」的第二春。


原本以為父母會大大贊成我接管餐館。不料,他們卻認為做餐館太辛苦,時間被綁住沒有自由,而且全力栽培我到國外讀書,返鄉後卻做餐館,大違他們的初衷。但我深信,爸媽對我還沒出生之前就已存在的「半畝園」,有很深很深的情感,這是他們一生打拼的心血,也是一家人避風遮雨的小港灣。從最早仁愛路巷子裡的鐵皮屋,到後來東豐街這家轉角小店,都是我們全家親情凝聚的小園圃。我怎忍心看著它一寸寸荒蕪?


2009年母親得了乳癌,2014年我也檢查出乳癌。我起先強忍住不願告訴父母,深怕兩位老人家無法接受。直到在手術前三天才告訴父親,他默默流淚三天,這是我見過他最傷心難過的一次。手術前,他緊緊抱住我,即使甚麼話都沒說,但都深信上帝的恩典夠我們用。


如今,餐廳經營興旺,哥嫂也在美國東部開了「半畝園」分店。我銘記父親的教導,對員工們總是抱著感恩的心,因為沒有同仁的幫助,單靠我和外子兩雙手,根本無法撐起這家店。因此我以父母親為榜樣,盡可能回饋員工。我很幸運能遇到一群好同事,在11位同仁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超過十年年資。


半畝園,一世情。在父母親身上我看到職場與親職相輔相成;我看到他們倆並肩工作,同心愛家,彼此加分。儘管工作忙碌,但他們對家庭從未疏忽,總會善用時間與兒女談心,把握機會帶家人出遊。兩人退休後更是熱心教會與公益。


我和外子自2008年結婚以來,無論做任何事,總是把配偶放在第一位,有商有量,彼此尊重,互敬互愛。我認為,這種對家庭的認知和經營,是父母親所傳承給我,彌足珍貴的資產。(廖美惠採訪整理)

星期一(簡訊) 我:「學校打電話來說妹妹吐了,我在外面開會。」 老公:「可憐的寶貝妹妹!爹地來了!」 我:「




星期二 我請假在家照顧女兒。


星期三(簡訊) 我:「早點回家看小孩!今晚我有董事會。」 老公:(滑手機,家庭日曆顯示會前聚餐在著名餐館。) 「記得帶些甜點回來。」 我:「




星期四 老公早餐就吃了甜點。


星期五 我的輪休日,報稅,跑幾個地方辦事,洗了簍衣服。


星期六 老公早上出去運動健身,我帶小孩去圖書館借書,上免費電腦課;老公下午帶哥哥打籃球。空檔間,全家分工合作把家裡打掃了一遍,晚上團契約三十人來家裡聚會。


互助互補A:家用家事

老公從婚前就很清楚地告訴我,他希望的婚姻關係是夫妻兩人都出外工作,這樣,太太不僅在外面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也能跟先生一起負擔家用;至於家事,自然是夫妻共同分擔。


我們一直採取這種合作方式,遇到家事增加,像小孩出生後,就隨機討論誰能做甚麼,然後執行方案。要是有人覺得事情太多,另一個人也擔不下,那就設法減少家事,比如善用洗碗機,或是少給小孩報名一項課後活動,一週就能少接送兩次。


既然家事永遠都做不完,我們很早就開始讓孩子跟著一起做,一方面訓練孩子獨立,另方面讓雙薪爸媽喘口氣。多早能做家事呢?我想,如果她能拿色紙摺艘小船,肯定能摺好衣服;如果他能把貝多芬彈得一個琴鍵都不漏,肯定能把百葉窗每一葉的灰塵都擦得一乾二淨。他們也從沒讓我失望過。


互助互補B:課業才藝

在「家事」中,課業或才藝算是相當繁重的一項,許多爸媽花許多時間跟孩子一起做功課,或接送孩子上課、練習才藝。


為孩子選擇才藝方面,我們順性而為,只決定大項目,讓他們挑選細節。舉例說,一定要挑選一項體能類,兄妹各自挑選籃球、舞蹈;一定要挑選一項音樂類,他們分別決定是鋼琴、歌唱。既然是自己挑的,練習起來心甘情願,爸媽不需多花時間囉嗦。


我們在經過一番嘗試及討論後,決定爸爸主要負責籃球隊相關事宜,跟哥哥一起練球,另外還負責教孩子數學、電腦,包 括 一 起 玩 電 腦 遊戲,順便設計電腦課程。媽媽則負責語文科目,以及音樂、舞蹈等藝術相關課程,也擔任藝術基金會董事。


這種分工方式,不只是順著孩子的天性,也順著爸媽的天性而為。我們在各自負責的領域不會親子大戰、充滿挫折,反而是津津有味和孩子一起成長,感情越來越親近。


互助互補C:職場拼搏

在事業上,只要我有升遷機會,老公就願意在家照顧小孩好幾個晚上,讓我有時間準備考試、面試;要是我有成長機會,像是出差受訓或到外地做專案,老公也很配合,有時調整工作時間,可以接送小孩上下學,有時全家跟著我出差,造訪以前沒有去過的地方。


聽說有些丈夫會因為妻子在事業上成就較高,就鬱鬱寡歡、若有所失。我特別問老公:「如果我升官比你快,賺的錢比你多,你會覺得很難過嗎?」老公非常有安全感,笑嘻嘻地回答:「不會啊,妳賺越多越好,我會負責把錢花掉!」


多年來,我們在事業上互相鼓勵,常是老公拿股票,我緊跟著升職;老公拿紅利,接著我也加薪。只要有一方好,另一方就跟著一起高興,就像聖經《傳道書》說:「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


互助互補D:雙重保障

老公操持許多家務,跟孩子很親;他做得一桌豐盛的早餐,送孩子上學以後回來洗碗、倒垃圾、掃掃地再上班,也負責家庭帳務,陪孩子讀睡前故事。


他心裡十分篤定,因為就算經濟海嘯,就算公司裁員,至少家裡還有一份收入;職場上遇到困難,家裡就有位信得過的軍師,能隨時商量,一同出個主意。他也覺得自己很厲害,因為太太在職場上遇到的困難,他總能想出辦法解決。


我就是老公的紅粉知己,因為他在工作上的成就感、失落感,我都經驗過。無論是讚賞好同事、抱怨壞老闆,我倆都心有戚戚焉;週間晚上兩人都累,很有默契地減少任何需要絞盡腦汁的溝通項目,以避免不必要的衝突;長週末收假的晚上大家都一樣沮喪:明天又要早起上班了!


老公是職場媽媽身邊的標準好男人,在職場、家務和孩子教養上都和太太「同負一軛」,聰明運用家庭資源,共同累積家庭財富,確實是為愛犧牲奉獻,但也因此「同他所愛的妻,快活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