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行過的路徑                曉嵐

 

那是一個永遠忘不了的下午,我最親愛的7年級小兒子,在我們上音樂課的學校,一個沒有人的教室裡,滿臉陰霾,掙扎了許久,終於說出 I am gay. 之後放聲大哭。他告訴我他說很小的時候就覺得自己跟別人不同,會受到同性的男生的吸引。當時的我,面對激動的他,一顆心沈落到抓不著的深淵,又像世界在眼前被炸開成碎片。我口中不斷地說著「你是上帝美好的創造,我們的神不會出錯,讓我們一起禱告。」


這個晴天霹靂的宣告,在我心中卻是埋藏已久的隱憂。這個孩子從出生兩三個月以後就沒有給我過一點麻煩。從小就好吃好睡的一天睡16個小時以上。身為老二,他聰明的避免一切老大會犯的錯誤。因著頭腦特別得好,從學校的課業,到其他的音樂藝術運動,沒有什麼可以難倒他的。從來不補習,從中學到大學,成績都是A。但是在他三歲,一次在朋友家的聚會,一個朋友的太太第 一次看到他,說 「哇!你們家這個孩子太可愛、太秀氣了,長大會不會是gay?」這如同咒诅一般的话,一直讓我心裡有一個恐懼。在他成長的過程,不管在教會還是在學校,他的好朋友大多是女孩子。尤其在初中的時候最明顯。但我問他的時候,他說男生們在一起全部都在談打遊戲,他很難跟他們對話。因為我對他們打game , 一直控制得很嚴。


從他跟我說的那一天到之後很多年,我不斷地禱告,心裡一直存在著盼望,希望他在成長過程中被神引導,性傾向會被還原。我隔一兩年會試探的問一次,但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當時除了我一個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mentor知道以外,我不敢,也不願跟任何人講;暗自希望他會改變,也不需要讓其他人知道。他高中的時候是學校orchestra 的 concert master。常有人告訴我好多女孩喜歡他。他在畢業前也跟一個女生走得特別近,甚至兩個人一起去畢業旅行。我觀看著這一切的發展,知道他在作努力。我在整理他的房間時候看到那個女孩送給他的一首詩,深情的讓我心碎。但是在大學二年級,他還是交了男朋友。


現在的他,已經研究所畢業開始工作。 有一個很好的男朋友,兩個人都是人見人愛的年輕人。去年疫情以后,他们有很多时候住在我的家里,遵守我设立的界限。我們相處的很好,我打從心裡愛他們。但我心裡最大的掙扎還是跟神的這一關。我常常設想他們的處境,他們要如何來到神面前,繼續跟隨這位他們從小相信的聖潔的創造主?很多在這方面勝過的見證,都是選擇獨身過潔淨的生活。所以我應該禱告他們分開嗎?每次想到這個,我不斷地流淚。作為母親,我寧可他們分開,讓孩子孤獨一生嗎?又或者我選擇接納他們,那我將來能夠面對神交賬嗎?這中間要怎麼拿捏,怎麼平衡 ? 為什麼這對我們來說完全不需要掙扎的自然本能,卻對他們有如高山峻嶺般的艱難不能越過?我沒有答案 只能求神更大的赦免,引導跟光照,赦免作為母親的自私與軟弱,引導(?)這條陌生乾旱的道路方向,也光照我裏面要被修整與破碎的硬土。


這條路之所以陌生又乾旱,尤其對基督徒,是因為不是發生在自己親近的人之前,我們的本能都是拿著真理高高在上,沒有彈性的空間,更不可能讓步。一句聖經裡面明明白白地說這是神所厭惡的,就把所有溝通的可能完全扼殺。


通常孩子如果有問題或生病,做父母的第一個反應,會是心疼孩子的受苦。但是在這個範疇的父母,第一個要消化的是自身情緒的崩潰、以及極大的羞恥感。震驚地被強迫地捲入這個族群,我們需要時間來處理傷心不堪、憤怒、不甘心等等的痛苦情緒。我自己是到這一年內,才驚覺到這些孩子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心裡可能承受多麼大的害怕孤單與無助。我再一次發現自己的愛是多麼的狹窄,我多年的禱告都是他被改變,我期盼著他一瞬間轉過來,我們就可以回到正常的世界。我忽略了他跟其他任何‘正常人’一樣,是渴望被瞭解,與無條件被接納的。事實上他們渴望的程度,可能比一般孩子更強烈。過去我常常看著他小時候的照片,為他流淚代禱。求神眷顧這個七歲就堅持要受洗的孩子,將他挽回。有一次聖靈提醒我, 這孩子有許多的優點,你過去怎麼樣以他為傲,他現在還是同樣一個人。不要每次想到他,就只感覺到烏雲密佈。


當我的焦點轉向了孩子,我們不但可以做雙向的溝通,溝通的內容也變寬變深了。我向他坦承我原來的無知,害怕與逃避,請求他的原諒,也告訴他我正在一個支持群中學習。知道過去的他是多麼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他也願意正面的跟我溝通他現在的想法。


這個父母支持群真的是我們莫大的祝福。因為在這個之前除了極少數特別好的姐妹,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告訴別人孩子的狀況。即使在非說不可的時候,我的眼淚啪啪的掉,但是話就梗在喉嚨裡,怎麼都出不來。其實幾次鼓起勇氣的分享,我的好姐妹們 因著跟孩子的熟悉,除了跟著我一起心痛,也開始對這個族群有了同理跟同情。藉著符老師的真理與愛並行的教導,帶我們大家聯合在一起,在一個團體裡彼此扶持,好像那腳底的石頭不再那麼刺痛了。


我們這個禮拜要分享的這一章「我敢告訴人嗎」 在群裡看到有姊妹分享在傳統保守的教會的zoom meeting, 對著長老執事談到符老師的教導,之後所引起的回響,非常的感動。我們大家一起,可以凝聚一股勇氣,讓教會開始可以聽見這麼多的真實的掙扎與需要。因為耶穌阿伽佩沒有條件的愛,他十字架的犧牲代贖,是為所有的罪人預備的,包括了我們以及我們的兒女。


還有一件事情想特別跟大家分享。從我知道的第一天開始,我心中不斷的吶喊 「為什麼」?我們的學習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想探討造成我們孩子性向或性別錯亂的可能的原因。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是我做錯了什麼?是不是知道了原因,就有修復與改變的可能? 但這個問號我一直沒有答案,我不知道這一生會不會有答案,但是在溝通當中,我了解到孩子對我們想用一些事情解釋他們的傾向是非常敏感的。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獨特的,但又渴望被視為正常人。所以在這一方面我們溝通的時候要特別的注意。


如同很多人生其他的課題,在乾旱荒涼無水之地,我們被重重地擊打,俯伏在地,在現實還沒有改變之前,我們先被改變。孩子過去成長的光環帶來的驕傲蕩然無存,我一無所有的來到神面前,重新學習做一個母親。孩子會不會改變,我無法掌握。但是我裡面大塊自以為義的硬土,已經被許多的眼淚鬆軟了。神的話語與應許也一次又一次地讓我發軟的腿得以站直。


「你是我從地極抓來的, 我從地的遠方召你來, 對你說:“你是我的僕人, 我揀選了你,並沒有棄絕你。” 不要懼怕,因為我與你同在; 不要四處張望,因為我是你的 神, 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 我必用公義的右手扶持你。」


「我要在光禿的高處開闢江河, 在山谷之間開闢泉源; 我要使曠野變為水池, 使乾地變成水泉。 我要在曠野種上香柏樹、 皂莢樹、番石榴樹和野橄欖樹; 我要在沙漠中栽種松樹、 杉樹和黃楊樹, 好叫人看見了,就知道; 思想過,就都明白, 這是耶和華的手所作的, 是以色列的聖者所造的。」
(以賽亞書 41章新譯本CNV)


我深信這樣的應許不只是給了我們,也給了我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