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櫃到同婚:「愛」字怎麽寫?         默然愛你

 

我和先生來自中國大陸,我們育有兩個男孩,老大在上海出生,2歲時我們來美國,他留在國內跟外婆外公住了一年,3歲外婆帶他來美國與我們團聚,老二男孩,比哥哥小7歲半。在我們的大家庭裡信主的第一人是我的媽媽,她在來幫我們帶老二時信主受洗,3年後我也信主受洗,不久大兒子2004年在他12歲時受洗歸主,先生于2006年受洗歸主,小兒子也是在他12歲時受洗歸主。感謝主的恩典!

大約9年前,我們因著大兒子被動地開始了對LGBT群體的認識。大兒子從2012年正式出櫃到如今已有近十年的光景,其中的滋味一言難盡。下面我就選其間的三個事件來分享一下我們的經歷。

 

事件:

2009夏: 我意外地發現兒子在看同性戀色情視頻,當時我非常震驚、恐懼,兒子也是一樣。記得我的第一反應,是要求兒子和我一起跪在神面前,向神禱告認罪,求神赦免。之後我和兒子有過一段談話,別的記不清了,但兒子當時說的一句話讓我一生難忘,他眼淚汪汪的,低著頭說“媽媽,我看不起我自己”。看到兒子的掙扎,聽到他這樣的自我認知,想到自己以往對兒子在陪伴上的虧欠,我心痛、心碎不已。我對他說“讓我們一起尋求幫助吧?媽媽也不懂,我們一起找你的牧師J聊聊好嗎?”J是為兒子施洗並且很受孩子們愛戴的一位傳道人。“不行,不行,絕對不可以告訴教會的任何人。”兒子恐懼的態度以及我自己的僥倖心理阻止了我的求助。我心想這或許是成長過程中短暫的迷失吧?兒子從各個方面來看都是一個正常男孩的樣子啊。與此同時我和先生的禱告裡多了一份幽幽的求助事項,這事項是我們心中的一個難以向任何人分享的秘密。以後的日子裡兒子繼續著在教會青少年團契的服事,還開始參加了他們高中的一個禱告小組。看到兒子仍然在主裡,在愛主的弟兄姊妹的當中,我心裡的傷痛和恐懼似乎在當時得到了撫慰。

 

2012年1月,兒子決定休學一學期參加一個電視節目的拍攝,在爸爸送他去飛機場路上,他正式肯定地告訴爸爸自己是同性戀,並要爸爸接受現實。之後他從拍攝營地發email給我們,逼著我們選擇他在Facebook上出櫃的時間。後來他是在當年五月弟弟在教會受洗之後,公佈了這個消息。用他自己的話說,我不想騙得任何人的友誼,我要讓他們認識真正的我,如果他們不能接納,那也只能這樣了。這次兒子的態度跟三年前有了截然的不同,他似乎把所有的掙扎都拋在了腦後,斷然決然地要向前走了!

這次我的絕望更深,雖然為他今後的人生道路擔憂,但作為基督徒更讓我害怕的是:性取向能改變嗎?兒子將來永遠的去處會是哪裡?記得我們把哥哥的事情告訴小兒子時,他問的第一句話就是“哥哥以後還會上天堂嗎?”

對我來說那是一段不堪回首、以淚洗面的日子,但是教會弟兄姐妹們不離不棄的陪伴,和牧師們的關心,陪伴著我們艱難地走了過來。知道兒子要出櫃的消息後,我們第一時間,告訴了跟我們關係很親近的一對主內基督徒夫婦,他們多次到家中陪我們一起禱告,哭泣呼求神的憐憫。

稍微冷靜些後,我們告訴了當時華語堂的牧師,牧師平靜地提醒我們“現在先不要多想別的,你們要考慮的問題是你們還想不想要這個兒子?是準備和他永遠都不再來往?還是繼續愛他,把他當作自己的孩子而不僅僅是一個同性戀者來對待?” 牧師的提醒讓我們從由私欲而生的憤恨情緒中覺醒 。之後我們跟英語堂牧師和青少年牧師也有溝通,當時的青少年牧師也專門來探訪我們,雖然我們並沒有講什麼話,但我知道他在乎,他關心。後來教會還請袁幼軒弟兄來教會做了同性戀方面的專題講座和分享,這是第一次大家在教會,有機會談論學習這方面的知識。記得那個週六的講座結束後,有一位姐妹走過來跟我說,我的兒子也是同性戀,之前我的先生說“算了算了,沒辦法了,隨他去吧!但聽了今天的講座,我想我們一定要堅持為孩子們禱告,不要放棄。” 這些都讓我重新燃起了希望。

在團契層面,我們藉著當時同工會聚集的機會,我們跟大家通報了這個情況 。團契弟兄姐妹給了我們很多的同情理解和關愛,或請我們吃飯談心,或寫卡片送書,或發email安慰鼓勵。記得一位元弟兄說,“聽到了孩子的情況,我的心在滴血。但正如我的孩子們提醒我的 - 我們都是罪人,誰都不例外。” “滴血的心”正是我當時的心,他孩子們的提醒,似乎也讓我看到自己和兒子在神面前沒什麼兩樣,這對當時的我也是一個極大的安慰。

2019秋兒子與交往了一段時間的一個男孩,決定進入彼此委身的婚姻關係,邀請我們參加婚禮。在決定去與不去的短信中,我們還產生了一些不愉快。最後兒子說“我想要邀請你進入我生命中的每一個階段,每一個歷程,請你不要拒絕。” 而當時我和先生心裡的掙扎是:如果答應去、好像就是在神面前對兒子的放棄,也好像是在信仰方面的妥協。如果不去、好像是對兒子呼求的拒絕。想到以前在兒子年少孤獨地掙扎時沒有陪伴,我們深感內疚和難過,現在真的不想讓兒子再次經歷那樣的孤獨無助、和被棄絕的感受。記得那時在一次教會禱告會上,一位弟兄會後特意找我談話並提醒我,你們不是以基督徒的身份去參加,而是以一位父親母親的身份,去陪伴扶持自己的孩子。這提醒讓我和先生突破了自己的心裡障礙,最後決定去參加了兒子的婚禮。

最後我想用幾次與兒子的對話,和自己的一個眼光上的一個改變來結束今天的分享:

兒子在決定出櫃之後,就不再去教會了。 我曾經在他的Facebook留言中,瞭解到他之所以怕去教會的原因之一,是自己擔心有被教會開除的可能;根據教會的教導和身邊基督徒對LGBT人士的看法,他心裡認定教會是不會接納像他這樣的人的。

但是一直以來我的禱告和祈盼就是兒子能夠回到神的面前,重新進到神的家中。有一次我小心地問他,“兒子,你真的不再相信有神了嗎?” 兒子輕聲地回答我說“媽媽,我現在只是不去想這些事了。” 我沒再繼續追問,心裡猜想或許他是害怕回到從前那種自己不能接納自己,且又自卑抑鬱的光景中去吧?還有一次,我勸他還是找一個教會聚會,他說“媽媽,我唯一覺得有感情的教會,還是從小長大一直去的教會,其它教會我找不到那種感覺,就沒有想去的願望。*”我何等盼望兒子能重回教會,重新拿起聖經,只有常聽到神的聲音,常經歷主的愛,他才有可能被喚醒啊!

以前談到同性戀,我腦中出現的就是一群出入同性戀酒吧,因被不潔的情欲所困、而不斷出入色情場所,尋求肉體刺激的一群人。通過瞭解兒子以及他身邊同性戀的朋友,我糾正了原來的那些偏見。確實如兒子曾經對我說過的,除了性取向上的不同,他們仍然是普通的人,他們中不乏關愛父母的好兒子,捨己助人的好朋友,我不該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待他們。

有一首敬拜詩歌,叫“祢對我的愛”,其中唱到“祢鋪天造地,祢攪動洋海,有什麼事是祢不能完成?... 祢擺設星辰,祢安置山脈,有什麼事能攔阻祢意念?” 神啊!在祢凡事都能!求祢醫治,求祢改變!祢為什麼還不答應我呢?是祢不肯嗎?我該怎樣做?每次唱這首詩歌,我就好像是在神面前哭訴哭求一般。但是慢慢地我的禱告停留在了“我該怎樣做”上面。神啊,醫治改變是祢的工作,也唯有祢,唯有祢能!幫助我做好自己的本分,幫助我好好地愛兒子和他的同伴,殷勤地禱告,如果祢要用我,我不會躲藏,我願意。

 

*:兒子現在離開了從小長大的地方,搬去了另一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