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期- 真愛分享-伴兒女行過成年路: 你過的橋跟我走的路不一樣



在我的定義中,所謂「年輕人」(young adult),泛指 18至 25歲左右,經濟尚未完全獨立者。隨著社會和企業的變遷,職場對求職者的學歷和能力,要求越來越高,因此現今的年輕人在完成學業之前,不太可能靠自己的收入來支付學費、房租、健康保險、生養孩子等等費用。


這如何影響他們和家人的關係?較早離家的年輕人,單靠手機就足以維繫和家人健康和樂的關係嗎?父母當怎麼做,才能適應不斷變化的世界和下一代?


作為在美國生長的40歲發展心理學者,我深深體會,現代年輕人的成年之路,和前幾世代是大不相同的。以下是我很想和家有年輕人的父母分享的肺腑之言。


聽誰?聽啥?

父母怎麼說,幼兒就怎麼做。但是,從少年成為青年時,互動模式會有所改變。他們聽到了父母的聲音,也確實了解了,但必須學習自己做決定。他們正在準備進入成年階段,許多事都是第一次,例如:離開家人、管理自己的財務、尋找愛情、經歷懷孕生子、適應新家庭、面對專業的挑戰、失業、照料生病的尊長等等。


面對這一長串的人生大事,年輕人的反應很可能與父母所期待的南轅北轍,但是,愛他們,就是讓他們有空間為自己選擇並負責。每當我看到父母們當面或對著手機責罵年輕兒女:「瞧!這就是為甚麼你需要聽我的!」就忍不住要搖頭歎氣。哪項對他們比較重要―是服從父母,還是能在艱難或錯誤中自己學到功課?


年輕人做決定所帶來的結果,造成親子間的衝突和失望後,作父母的當如何應對?從此對他們不理不睬,以致他們不再把喜怒哀樂或任何決定告訴你?還是仍願意提供觀點,彼此重新建立信任?你是否希望他們有朝一日會由衷地說:「父母的人生閱歷比我多,他們可能比我更有智慧,我應當聽聽他們的意見。」孩子能否看到,無論發生何事,你對他們的愛恆久不變?在愛與信仰的傳承上,你願意成為他們的榜樣嗎?


當你那處於「準成人階段」的孩子來向你傾訴時,請務必先聆聽,搞清楚孩子是否只想要你了解他們現在的處境、面對的挑戰、情緒的起伏等等,或是真的需要你幫助解決問題。


「你當初應該……」「我不是早就告訴你不要……」「你不趕快把這問題解決,就會找不到工作,然後變成街友……」「為了你的將來,忍耐吧!」「哪個年輕人沒碰到這種挫折?你就學著接受現實吧!」諸如此類馬後炮、三級跳或隔靴搔癢的勸誡,很容易引起年輕人的反感。


我這樣說,不是要你那樣做!

世代更替之際,在任何環境下,總會出現文化溝和代溝,需要彼此尊重,並設法解決這些差異帶來的摩擦。


廿多歲時,我在波士頓一高中當老師,同時攻讀碩士。每年一兩次到洛杉磯探望父母時,必須度假兼工作,媽媽就勸告:「你太勞累了,應該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多休息和放鬆……。」然而,當我多花些時間在看電影或和朋友社交時,她會說:「你沒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嗎?你需要更認真學習,為自己的未來著想……。」


我抱怨道:「媽媽,我都快30歲了,妳幹嘛還這樣嘮嘮叨叨管我?」她回答:「你不知道『臺灣媽媽』是甚麼意思嗎?我應該是你後腦勺的眼睛,幫你看四方,幫你找到生活中最重要的平衡點。」


我很喜歡這件讓我謙卑的往事,因為我不是「千里眼」,有媽媽委婉地提醒,總讓我感溫馨。雖然並非百分之百同意父母教養我的方式,但他們的確有許多值得我效法的優點,可以應用在我的孩子身上。幾年後,當兩個女兒嫌我囉嗦多慮時,我就會告訴她們這「後腦勺眼睛」的由來。


念博士之前,曾在聖地雅歌作了一年半的青年傳道,離爸媽家僅兩小時車程。爸爸那時身體不太好。一天,我打電話給他們:「這個週末我想回家看你們。」他們說:「哦,不用擔心,你不必花那麼多時間來看我們,你太辛苦了。」我說:「你們不要我去?那太好了,我可以和朋友們一起出去玩,輕鬆一下。」


當這事又發生兩三次之後,父母的口氣好像有點失望。第四次時,媽媽對我說:「聽著,我得教你老一輩的文化。我們告訴你不需要回家,是一種表達禮貌和關心的方式,表示心疼你的勞累。但是你不應該真的不回來。你要堅持說:『我真的很想見到你們。』然後排除萬難來見我們,這才是『臺灣好兒子』。」


我恍然大悟:在這不強調界限的文化裡,對某些事必須來回推讓或搶先一籌,或給予彼此照顧的機會,或堅持要來拜訪,或搶著付帳等等。這些都是表明關愛和誠意的方式,對長輩更需如此。


「浪子回頭」的啟示

我很喜歡聖經中浪子回頭的故事。它對我而言,具有信仰和文化上的特殊意義。我是長子,又凡事中規中矩,因此一直自認像故事中的哥哥。然而,我也曾有幾分像浪子,認為有權利離開家庭、離開父親和兄弟,拿了自認為該得的,然後將所有的都花在自己身上。


高中畢業時,我非常想獨立,就選擇去美國東岸上大學,要盡可能遠離家人。結果,住東岸的16年不但把身體凍壞了,和家族的感情也冷漠了。


當我年齡越大,人生歷練越多,就越珍惜與父母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我發現,多和家人團聚,能幫助我重新認識自己,認識「家庭」真諦,成為更愛家的人。眼見父母日益老去,我警覺盡孝道當在今天!


浪子的父親對大兒子說:「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這句話很美,但我認為他指的不僅是財富,也包括照顧家人的責任。因此,父母當反思自己是否從小就教導孩子:你們是家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分子,然而,不是僅領受福分,也要承擔責任,包括長大後繼承照顧年長親人的責任。


身為長子,有時我會提醒弟妹記得打電話給父母,邀請他們與我們一起思考家庭的未來,以及如何一起度假,如何善用家庭資源,如何互相支持等等。身為移民家族的第三代,我已籌劃採訪家族第二代,製作成視頻,幫助第四代及子子孫孫認識家族歷史。


成年子女不當盤算自己應比兄弟姊妹多得甚麼權利,或如何從父母獲得最大利益,或如何免除某些責任。我們必須從專注於自己,轉向關注家族的整體發展。故事中的大兒子,為自己的角色和負責感到驕傲,卻無法體諒弟弟的掙扎,也體會不到弟弟回家後父親的欣喜。


如果我們常自以為是,在照顧家人方面就不會比大兒子做得更好。相反地,無論是「失」(失去小兒子和許多產業),或是「得」,父親還是全心愛著兩個兒子。我們豈不當也以真愛來連結世代間的關係,因應家族的各種需求?


作者John Chen(陳崇道)為發展心理學博士,現任教於西雅圖華盛頓大學,與妻 Rebecca育有兩女。陳崇道在青少年和大學時期與父母「抗戰」的精彩故事,請上網閱讀本刊第29期(2006年6月號)。


關於真愛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