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期- 真愛分享:瞻望金色年華"你說甚麼?我聽不見!"


當身體開始老化時,不論是帥哥或美女、富豪或窮光蛋,也不管否認或抗議,許多與生俱來、我們不曾特別珍惜的身體功能,遲早都會像徐志摩的名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聽覺,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之一。


永遠耳聰目明的丈夫

「老公,今天王牧師打電話來找你……」

「妳說甚麼?我聽不見啦!」

「今天王牧師打電話來找你……」她把音調提高八度,音量加大兩倍。

「今天妳要去找誰?」

「今―天―王―牧―師―找―你……真氣人!我忙死了,沒時間和你玩猜謎啦!我早要你去找耳科醫生了!你偏……」

「不要怪我!是妳自己口齒不清晰,講話嘴巴也不開大一點!」

夫妻是24/7的伴侶,知夫莫若妻,良人卻一再拍胸說:「我,堂堂男子漢大丈夫,說沒問題,就沒問題!」忠貞的妻子只能繼續跺腳等待,等著再次與他同台演出「答非所問」、「張冠李戴」、「無中生有」,等著他更認識自己的軟弱。


唉呀,糗死了!

「數十年來,太太嫌我聽力不好,我都沒放在心上。近70歲時,我越來越常聽不清枕邊人在說甚麼,好像她都用棉被蓋住頭,或嘴裡含著甚麼東西在講話。聽電話也越來越吃力,每當有人在電話裡唸一串數目字時,就必須找人幫我聽寫。身為醫師,我知道『時候到了』,只能乖乖去找聽力專家了。」一位丈夫說道。


另一位丈夫說:「60歲以前,我非常不願意承認自己聽力不正常。但是有幾次去做學術演講,聽眾提問時,我必須走近提問者,或把手掌放在兩耳後,像米老鼠,才勉強聽清楚。最糗的一次,是我當主日崇拜的即席翻譯,把『以利沙』翻成『以利亞』,『三千萬』翻成『三百萬』,在座的年輕人當場大聲糾正,讓我很沒面子。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去做聽力測驗。」


陪他多走一里路

重聽的人遲早會發現並承認自己有問題。在此過程中,夫妻的溝通必然受影響,然而,智慧的婦人若能靜靜地想,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還是可以苦中作樂。有幾位朋友與我分享她們在挫折中的領悟和學習:


「隔牆叫嚷是最沒效率的溝通方式,我們卻用了許多年。他重聽後,我必須叫更大聲,無效,於是我怪他增添麻煩,他氣我張牙舞爪,結果兩敗俱傷。後來我想:『山不轉路轉』,於是把這招『河東獅吼』改成『河西鶯啼』,只不過多走幾步路,到他身邊好聲好氣和他交談,問題就輕易解決了。」


「溝通的方式很多,口語只是其中一種。我們自創一些簡單的手語,也常用手機傳簡訊,例如『滿漢全席,只欠大胃王。下樓吃午飯吧!』當然,我們也可以趁機傳些『愛你在心口難開』之類的話。」


「他的書房在二樓,我的地盤在一樓,我們習慣隔梯相望交談。他重聽後,當織女千呼萬喚,牛郎遲不出面,戲碼馬上換成『干戈相見』。後來,我思想聖經講的『同他走二里路』,就勉強自己走上樓與他面對面交談。起初每走一階,我就抱怨一句。事後想想:走樓梯不是最好的運動嗎?我這樣做不是一舉數得嗎?從此,我上樓的腳步就變得積極又輕快了。」


「常常感恩:1. 他只是重聽,不是老人失智。2. 他還有部分聽力,以及健康的其他感官。3. 他有喜樂幽默的心靈。4. 他喜歡聆聽上帝的道。5. 他有世上最棒、最獨特的愛妻。 6. 我們有能力買助聽器。7.……」


助聽器能助聽,但……

現代科技發達,多功能的助聽器確實非常神奇,正如一位重聽族的體驗:「我和太太常去聽古典音樂會。我是高音聽不清的重聽者,助聽器的『古典音樂頻道』能加強高音的音響效果,使音樂變成多層次的豐富圓滿。我在墨西哥的森林徒步旅行時,遠處的鳥兒啾啾爭鳴,透過助聽器的『古典音樂頻道』,我聽到鳥兒就在我身邊為我歌唱,好奇特的感覺!」

但是,助聽器不能使重聽者恢復正常聽覺,也無法完全去除背景的雜音。高級的助聽器功能較多,也比較貴。美國聯邦老人醫療保險不給付助聽器費用,私人的保險公司可能付部分或全部。


想要在生理層面上做到「六十而耳順」,得靠自己的努力。時下各式各樣的助聽器能「助聽」到甚麼程度,也得靠自己學習使用和保養、花時間適應、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

有的助聽器造型小巧玲瓏,戴在耳中時不易被別人看見,但很容易被主人遺失。因為:助聽器在耳中時,咀嚼食物的聲音特大,有人吃東西時就把它取下;助聽器不能進水,洗澡時不可戴,睡覺時也必須取出;耳屎可能堵住助聽器的小孔,必須常取下,用特定的小刷清理……。

戴助聽器其實無法讓人變成能「耳聽八方」―戴耳內型助聽器的人若開車,很可能聽不清從後座、旁座來的講話聲。他若坐後座,就聽不清前座在說啥,除非前座人轉過頭,和他面對面談話。助聽器掛在耳後的人,對來自後方的聲音聽得較清楚。戴助聽器容易受雜音干擾,例如洗碗沖水時,就聽不清別人的談話。

戴?不戴?

一位長者告訴我:「我每天早上起床後,就把助聽器戴上,到晚上洗澡或就寢前才拿下。每次我拿下助聽器,就會向太太報告。」

「為甚麼?」「怕她找不到我啊!」

對於這麼體貼的為人夫者,我真想多按幾下「讚」。


另一個相反的例子:先生買了昂貴的高級助聽器,只有出門時才戴,所以夫妻在家裡的溝通還是雞同鴨講。有時妻子很氣餒,就使出殺手鐧―「三振出局」。該說的事她講三次後,若他還是不能領悟,她就向他打躬作揖:「陛下既不合作,就好自為之吧,臣妾無法隨侍在側了。」幸好她有機會向其他姊妹學習靜靜想,慢慢說,慢慢動怒,夫妻終於能夠彼此尊重,互相體諒。


有一位受人敬愛的長老,80歲時開始重聽,卻頑固地拒絕配助聽器。長老娘患有嚴重氣喘病,每次要大聲向他說話,必須先吸一大口氣,才能說幾個字。直到他92歲,一生逆來順受的長老娘流淚告訴兒女,她實在無力大聲和他講話了,他才同意去配助聽器。


第一次戴助聽器參加主日崇拜回家後,他興奮地打電話給兒女:「牧師的講道我全聽清楚了!……午餐時,牧師還告訴弟兄姊妹:『我們的長老終於戴助聽器了!大家要小心,可別在他面前說他的壞話喔,哈哈哈!』」幾天後,長老一睡不醒,連第二次戴助聽器參加主日崇拜的機會都沒了。六個月後,長老娘也安息主懷。


當我們開始老化時,願主教導我們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得著智慧的心。那時,我們和親愛的老伴還能常常眉目傳情,送上感激又會心的微笑,安靜享受「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情趣。離別時,願我們能說:「滿足地,我走了,不留下任何怨言或和遺憾;喜樂地,我上路了,預備與主面對面。」

關於真愛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 2019 by Family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