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真愛
國際真愛家庭協會
Family Keepers
訂閱電子郵件&雜誌

本會以專業的理念與策略,協助華人建立溫馨和樂且飽享神愛的家庭;進而推動以「將心歸家享最愛,為家而戰守真愛」爲核心價值觀的真愛家庭運動。

20672 Carrey Rd,

Walnut, CA 91789

909-595-6777

office@familykeepers.org

© 2019 by Family Keepers

第106期- 真愛分享 : 伴你行過青春路 "好友竟是雙面人!"


比想像的還糟! 念十年級的女兒不常在上學時給我發短信。那天,我卻在下午一點收到她的短信:「媽咪,今天下班早點回家好嗎?」憑著心靈感應,我知道定是發生大事了!


下班一進門,就感到很不對勁,黑漆漆的,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找到裹著被子窩在床上的女兒,叫她,發現她兩手冰涼,還黏著一層冷汗。她並沒睡,坐起來,看我一眼,又移開視線。回家路上我就猜過各種可能狀況,但現在看到她臉上的憂傷、無助、恐懼,不禁心裡一沈:比我想像的還糟!


又過了好一陣子,她終於哭了出來,斷斷續續說出原委……

女兒的好友X告訴她,上週末一群朋友去H同學家開聖誕派對,到了現場才發現有多種毒品和菸酒,有幾個女生喝了點酒後就high起來,拉著男生在眾人面前亂搞。X和其他幾個同學看不下去,想走又走不掉,就躲到一個房間將門反鎖起來,可外面的人卻乒乒乓乓地砸門。沒有成人在場。X還聽到女生Y向「女主人」H索取一種特別的毒品,H沒有,Y馬上給毒品販子打了電話,半小時後毒品就送到了。X後來按名稱上網查了那種毒品,據說最近本地有年輕人服用過量導致死亡。


吞雲吐霧亂搞的那些男女青少年,有好幾位平時在學校居然都是師長同學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而最讓女兒受不了的,是其中一個女孩Z。那是女兒特別要好的朋友,在那場派對的兩個小時前和十個小時後,竟然都站在教會詩班中,大聲唱著敬拜上帝的歌!


徹底被撕毀的圖畫 我掂量著、感受著女兒今天所經歷的鉅大衝擊和幻滅―她所信任、喜愛的朋友們,竟是雙面人!女兒雖知外面世界很亂,但她向來以為至少身邊的這個小天地一直是光潔的。然而,今天這個漂亮的氣泡被戳破了―不,是女兒的心被戳破了!


女兒失魂落魄地拼命掐著腦袋,頭痛欲裂。「明天我不上學了,我根本沒法聽課!也不能面對Z!」雪上加霜的是,再過幾天,女兒就要在家辦聖誕派對,而邀請名單中有Z!她又該如何在自家面對明知是雙面人的好友?


雖曾耳聞類似的故事,但發生在這群我認識的孩子們身上,對我的衝擊亦無比強烈。按X的描述,派對上有很多人已是「老手」,而這次X和其他幾個是第一次受邀請。這是他們擴大圈子的方式嗎?他們怎麼物色下一個「獵物」?H的父母為甚麼會把一整棟房子、一整個晚上交給一整群荷爾蒙飆飛的青少年而不管不顧?


女兒心中原本有個理想國的圖畫,年齡漸長、見得多了,這幅畫的邊邊角角也漸漸被抹髒,但畢竟還是一幅畫。今天,這幅畫被徹底撕毀了。她會不會從此對所有同伴都不再信任?


母女深談 我整個晚上陪著女兒,讓她好好傾倒情緒。用了幾個小時,終於釐清,今天最讓她抓狂的,是好友Z竟是雙面人;最讓她糾結的,是還要不要請Z參加自家的派對,以後又要怎樣面對她。


「妳經常要我幫忙接送Z,她父母經常不在吧?」我問。

「嗯,她爸媽經常為教會的事忙到半夜才回家,Z大多時候一個人在家,要出門參加活動就得找人接送。」

「妳經常跟Z在網上聊很久喔。」

「對啊,她很黏我,說我是最懂她、最靠得住的朋友。可她是個玻璃心,總是刻意要別人的注意,一看到別人關係近就受不了,會硬插到別人中間說:『你們要加上我!』,搞得大家都躲著她。」

「妳也躲她嗎?」

「 兩 難 。 想 躲 , 又 想 陪 她 。 她 好 可 憐 , 經 常 自殘……。可是Z怎麼能做到一會兒在教會裡虔誠,一會兒去吸毒?」


幾天後,女兒漸漸平靜了,生活回到正軌。但我知道必須抓緊時機繼續和她懇談,給她機會學習問問題,並尋找答案。


這些,都是女兒後來提出的問題:

「如果我發現教會中越來越多偽君子,我該怎麼看待教會?」

「我甚麼時候才敢離開有媽媽保護的純淨的環境,走進『真實』的世界?」

「世界越來越糟糕了嗎?」

「我為甚麼那麼脆弱?」

「我可以不和我不喜歡的人作朋友嗎?」


我說:「危機往往是轉機,遇見這次危機,正好能讓妳平日所讀的聖經,在心中活起來。耶穌不是說嗎?『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來不是要召喚義人,而是要召喚罪人來悔改。』」


女兒點點頭:「Z還願意一直來教會。她可能真的需要這樣一個接納她的地方。」

我應著:「妳對Z的關愛也是在接納她,就像妳自己在教會得到的關愛一樣。」

「可是我不敢長大,我不敢跨進更複雜的世界,我是不是太脆弱了?」

「不是。妳不能用現在的能力去擔心能否應對未來的挑戰。上帝不會把妳還承受不了的擔子加在妳肩上,但是媽咪相信,這次危機對妳是個成長的好機會。」


「這幾天我一直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讓Z來咱家。我真的不想讓沾了毒品的人進咱家門,可是如果我收回邀請,Z肯定好受傷……」


「也許連著兩週參加兩種派對,Z自己會發現不同。如果妳願意請Z來,媽咪沒意見。」

「唉!我感覺我朋友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從來不會跟父母像咱倆這樣談話!他們跟父母好疏遠喔!」


必經之路 女兒的派對如期舉行了,我全程在場招待這群活力四射的青少年。吊詭的是,偏偏那天Z的父母又無法按時接送她,所以Z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女兒不得不單獨陪她一會兒。為派對預備的節目裡,除了一盤盤美食、交換禮物、說說唱唱,還一人發一張卡紙,每個人都在卡紙上寫下迴響和祝福的話。看來,「乾乾淨淨」的節目也能帶來滿堂笑聲和歡樂,一晚上都聽到孩子們說「好吃,好吃!」「好玩,好玩!」女兒和Z之間的互動也挺自然的。


幾天後Z在Instagram上傳了一段話:「過去一年我走過很長的黑暗,我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我傷害自己,我多次放棄,可是你們都沒有放棄我,謝謝你們一直這麼愛我、幫助我!我決定,新的一年,我要重新作人。」


看到這段公開留言後,女兒目瞪口呆了老半天。從幻滅中走出來,勉強自己繼續接納她不喜歡的朋友,竟能在對方生命中帶來這麼大的改變。差點壓垮她的危機,真的讓她成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