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妳的聲音                            小童

此時感覺有千言萬語哽在我的心裏,思緒雜亂,像萬馬奔騰般。

妳很快就要再離開我們、甚至離開妳從小長大的國家,到異國去追求妳理想中的「幸福,因為她在那兒」。我因這事跟妳勸說了好多次,妳執意,我花了好長的時間、走了好多的彎路,終於明白我真的無能為力、只能交給神,我打算放妳走了。自此,我的心輕鬆多了,雖然仍為妳憂心、愁煩。

妳從小就正義、聰慧、貼心、善體人意、獨立自主、比媽媽更懂得付出、更知道如何愛人、照顧人。有多少次,我在工作上遇到難題、挫折而想要放棄,都是妳在一旁幫我喊加油、為我打氣、鼓勵我,妳總是耐心的幫我,妳一直是媽媽生命中的天使。今年五月份,我們去B城參加了妳的畢業典禮,當妳在Messenger 那頭興高采烈並驕傲地述說,妳花了四年拿到BA、MA還有department award⋯;是的,妳很努力、妳真的很棒,可是,這卻不是我要的。現在,再回頭檢視自己的心思意念,我不只要跟神說、也要跟妳說,赦免我,原來我真的如此不知感恩、珍惜!我要為妳的一切感謝、讚美神!祂造妳是如此的奇妙,而我卻輕看祂豐滿的恩典及祂在妳身上所成就的!

暑假回來家裡的這兩個多禮拜,妳自己主動告訴我擱在妳心裏的話。原來,妳有很多的傷口、甚至苦毒。當妳說「I finally realized that a great mom, as you, can be so hurtful….」;「只」因為妳所最愛的媽媽不能接受妳是個同性戀者。女兒,對不起,我真的輕看「這件事」對妳所造成的傷害、與它在我們之間所造成的鴻溝。猶記三年多以前,妳在那頭告訴我,妳已經在一個同性關係裏,妳說妳不想再說謊了⋯這之後,我什麼都沒聽進去,只是一直哭著問妳為什麼,忙著急於告訴妳聖經上的教導是什麼。妳說牧師和媽媽在過去十八年間所給妳的教導是錯的⋯我頓時只覺得天旋地轉、這個世界突然停止運行似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妳我對妳的教導、卻完全無心聆聽妳的心情、妳的痛苦。真的很對不起,我希望我當時知道該如何回應妳;即便現在,我還是沒有足夠的智慧去做到妳所期待的。

妳知道神非常的愛妳,妳知道妳是媽媽的心頭肉。但在幾次的「爭執」中,妳說,神怎麼可能這樣,禁止人相愛,「只」因妳們是同性的?一個那麼慈愛的神,怎麼可以認定妳們這樣就是罪,妳呼天喊地式地告訴我,妳們(LGBT)的生活已經夠辛苦了,可是,這個世界上像媽媽這樣的基督徒讓妳們更辛苦⋯從此,妳不再去教會了⋯

妳說妳不喜歡這個妳長大的地方、不喜歡這個「家」,妳沒辦法在這裡待太久,因為太多讓妳不舒服的回憶了。爸比跟我是很不一樣的人,在妳成長過程中,我們有很多爭吵,每一爭吵,爸比不高興就摔東西、而我就會開車逃離現場,過了一個小時才會回來⋯我從來沒認真想過,這「一個小時」在妳幼小的心靈所造成的恐懼、耽憂;很抱歉,因我們的婚姻問題、我的悖逆不順服帶給妳這麼大的傷害與深植妳心的夢魘。妳說,we missed a lot of milestones,「you, as a mom, mis -focused things」,妳說我沒有教妳怎麼選擇人生伴侶、只專注在「同性」問題上。有多少的時候,妳有relationship的困擾,卻不能問妳所最親愛、最尊敬的媽媽,妳必須自己figure out。這條路走來,妳非常的孤單、寂寞與無助。妳說,我總是ignore 妳的「伴侶」,妳覺得我們實在太沒智慧了!因為,妳即將去她的國家,甚至,將來「也許」有一天,妳們要一起過一輩子,而我們竟然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妳甚至以「威脅」的口氣「警告」我,那妳也不會常回來。⋯⋯

我很感謝妳願意主動向我敞開,讓我有機會認識妳真實的想法;感謝神,這幾次的深談,祂都給了我一顆柔軟的心和受教者的耳朵。當妳知道我在學習這個族群的特性、妳說妳很appreciate, 但妳要我能接受妳的identity,妳要我能夠沒有shame的告訴家人、朋友妳的「身份」….;抱歉,我還做不到、我真的還不知道怎麼做。我想,我也把我自己交給神吧!請祂醫治、纏裹我們的傷口、修復我們的關係、讓我被祂更新⋯我會記得神在一次靈修中對我說的:不要怕,只要信,我的女兒就必得救。而經過了這幾年,我更清楚明白,我只要妳對主有一顆敬畏、渴慕的心,我心已足矣!

小童(一個女同的母親)